Skip to content

About us

eCounsel group

A boutique firm with unparalleled expertise in business and technology. We have good command of industrial ecology and legal practice, and have undertaken highly regarded cases. Because the small business scope, we pay more emphasis on effectiveness and efficiency, and choose clients with deliberation. The managing partner not only has extensive experiences in various legal issues more over than 20 years, but invests and manages several technology companies. In addition, he always checks each case rigorously. Clients’ business objectives are our primary focus. To achieve the same in the most cost-effective fashion trumps all seemingly sophisticated legal discussions.

Forget the 1992 Consensus, One-China Policy Does No Harm

2016 - 12 - 01

There was no 1992 consensus. Even if there had been one, it would have been an under-the-table consensus between KMT and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which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citizens in Taiwan. This has been our political view.

我們向來的立場,九二沒有共識。就算有共識,也是國共兩黨之間私下的共識,不干台灣人民的事。

1. 九二共識是假: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台灣如有單位和大陸想達成與政治有關的共識,必須「將協議草案報經委託機關陳報行政院同意,始得簽署」。其次,「協議之內容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30日內報請行政院核轉立法院審議;其內容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無須另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30日內報請行政院核定,並送立法院備查」。國共兩黨心裡清楚,上述程序在台灣根本沒走,講啥共識。

2. 一個中國OK:從1949到1992,台灣向來講中國只有一個(中華民國),而我們也都嚮往「統一、富強、民主自由、不受列強宰制的中國」。那麼,1992年發生了什麼事?刑法一百條的修正。從那時起,主張台獨才算是件合法的事(我們也真心尊敬舊日主張台獨並因而被判刑入獄的志士)。既然現在主張台獨可以;堅持自己的民族信念,主張一個中國(不論現在台灣社會的主流意見是什麼),當然也OK。

3. 大陸腦袋通了: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所長周志懷昨天說,大陸不反對在「九二共識」之外,建立體現「一中原則」內涵的兩岸新共識,為此兩岸可從智庫對話起步,積極探討可以選擇的方案與實現路徑。這,就呼應了我們一直以來所提的,台灣與大陸的對話,當然可以從「我們需要一個富強、民主、不受列強宰制的新中國」開始,這也符合台灣所有的法律規範、更不違背台灣全體人民的利益。畢竟,大陸現在已經看懂,除了即將入土的國民黨,在台灣找不到半個人會承認九二共識。

4. 聊到天荒地老:擁抱台灣、唾棄中國大陸的人,會不會接受當年警備總部的白色恐怖?Of course not. 那你們以為大陸人民接受對於僅僅是維護自身權益(如三聚氰胺受害者)的人、甚至維權律師的迫害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二條就寫了「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這句話怎麼實踐,兩岸可以講上一百年。更何況,就我們看來,大陸現在實行冷血的資本主義,台灣是社會主義,這方面的辯論可有趣了,又能再扯一百年。台灣,何不給彼岸時間?時間,會改變一切的。

新聞來源:
周志懷:可建立體現一中內涵的兩岸新共識

Recommended article 

Internet Neutrality Rules? Justify the Conclusion Later

The current controversies  about Open Internet Order revolve around the fact that FCC is fixing things that are not broken. How 關於美國是否通過Open Internet Order(在台灣較常見的用語是Net Neutrality rules – 網路中立性規則),在美國引爆的爭議不止一端。其中最根本性的,是批評他們 “try to fix things that are not broken.”沒壞的東西,費勁修它作啥? 豈非治絲益棼?但現在看來,Obama和Tom…

Lee & Li Attorney-At-Law Embezzlement Case (Part 2)

To further look into Lee & Li’s case, it is obvious that the root of the problem is the documents regarding all the transactions. 如果更詳細深入探討理律案,我們可以發現在上篇所述問題的癥結點其實就是理律案相關交易中的文件。 理律根據前述華僑及外國人投資證券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代理美商新帝公司來做國內股票的買賣事宜,依約定理律需在中信證券以及彰化銀行開設證券及現金帳戶來處理新帝公司之股票,理律將此事全權交由劉偉杰處理,並且將存摺及印鑑都交由其保管,劉偉杰另外私自在亞洲證券及國泰世華銀行開設另一組帳戶作為私自操作之用。 而開設相關帳戶會有存摺,如證券帳戶以及現金帳戶的存摺,每一次的交易紀錄會記錄在存摺之上,比如說劉偉杰提領、轉存現股至私人帳戶的行為、賣出股票的行為、將款項匯至國外帳戶的行為,這些交易行為都需要有美商新帝公司的授權書證券商及銀行才會核准辦理,因為劉偉杰擁有美商的印鑑所以可以偽造全權授權書來騙過銀行做出這些相關操作。前面另外開設私戶也是使用偽造的授權書。 存摺跟授權書是本案當中的問題所在。理律遲至事後交接才發現弊案,原因是理律本身對於這兩樣文件沒有適當的掌握與控管,連帶的對於這兩者文件上面所承載的重要交易資訊也都無法即時知悉,遑論做出應有的應變,可以說是資訊不充分、不完整而造成的疏失。 在這個案件當中,上級完全信任劉偉杰所以將相關交易所需的印鑑、存摺皆交由其保管,所以劉偉杰能在不被任何人監視的情況下完成提領股票至其私人戶投並與轉賣、匯款至國外的諸多行為而不被發現。在事後工作交接給其他同仁的時候也故意不附上某些重要的交易資料意圖隱瞞。 理想的內部控制方式應該是將劉偉杰所負責的工作交由另一個高階主管與劉偉杰共同處理,而且在任何需要的交易文件上面都必須由該主管與劉偉杰共同用印,而用印之同時該主管必須將該文件予以保存、建檔,確保相關交易資訊可以隨時被掌握與監督,當然這些文件紀錄不能被竄改或刪除,如此一來縱使有人心懷不軌也可以經由明確的紀錄及時發現及制止,預防弊案之發生與擴大。 理律案,小筆記 在理律劉偉杰到賣股票案當中,金額高達三十億的案件竟然只由劉偉杰一個人全權負責,沒有人負責稽核,而他利用上司對他的信任大大方方的把客戶所有的股票據為己有賣的一乾二淨,從容不迫的拿假護照出境離開台灣,等到理律發現的時候早就在某處高興的數鈔票了! 1. 企業當中的重要業務如果只交由一個員工來負責處理,會產生很大的風險,應該盡量交由多人共同辦理。 2. 內部控制本身有許多環節,文件的管理是其不可或缺的核心部分。

“The Anxiety and Lack of Confidence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 Give me a Break

Taiwan President Tsai Ing-wen called a rare press conference on May 24, after losing two diplomatic allies (Dominican Republic and Burkina Faso) in a single month. President Tsai gave a rare strongly-worded remarks stating that lo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