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bout us

eCounsel group

A boutique firm with unparalleled expertise in business and technology. We have good command of industrial ecology and legal practice, and have undertaken highly regarded cases. Because the small business scope, we pay more emphasis on effectiveness and efficiency, and choose clients with deliberation. The managing partner not only has extensive experiences in various legal issues more over than 20 years, but invests and manages several technology companies. In addition, he always checks each case rigorously. Clients’ business objectives are our primary focus. To achieve the same in the most cost-effective fashion trumps all seemingly sophisticated legal discussions.

How to Improve the Doctor-Patient Relationship - Part 2

2015 - 05 - 24

The doctor-patient relationship is a matter of great importance in Taiwan. Once we have a clue, its not that hard to improve.

二、思考方向:

  1. 減少健保給付項目:要有改革的道德勇氣。除了前述已有同成分劑量劑型的學名藥之原廠藥價外並且提高藥品自付額以減少台灣特有的「藥不拿白不拿」的惡習之外,更不能被可憐的罕病故事牽著鼻子走。病人永遠是值得同情的,罕見疾病的家庭更是。但是,如果沒搞懂社會保險與個案救助之間的本質差異,必將拖累大局。
  2. 提高承擔重責之醫護待遇:要改善五大科(內外婦兒急)皆空之現象,必須先從尊重著手。打高空沒有用,香蕉只能餵猴子,這是最基本的道理。健保必須善用如前述所節省下來的經費,提高特定項目之點值並強制醫療院所將增額分配給醫護人員、並且為其投保責任險(詳下述);請他們重新念十遍希波克拉提斯誓詞,不如從這裡做起。
  3. 醫療過失責任保險必須普及:一方面擴大「業務上之正當行為,不罰」的阻卻違法事由之判斷,讓醫護除非有惡意之怠忽職務,否則不必擔心刑責;另一方面,則更不能阻礙病家循民事司法求償之權利。但是,倘若不能循私人責任保險的機制處理,那麼光是訴訟以及因而帶來的賠償風險,就會妨礙頂尖人才加入醫護的行列,更非全民之福。台灣的產險公司向來對於責任險種之開辦興趣缺缺,有其歷史成因,不在此贅論;但是,台灣市場一直以來除非像汽車的責任險因有強制規定,否則多半保戶太少,風險亦無從分散,賠償上限也太低。這部分,是稍修法令(比方說,按一定基礎投保醫療責任險的醫事單位,給付點值可以作對應的向上調整等等)就能輕易完成的事情,各家產險公司的意願問題,更可以由金管會把他們約來喝咖啡解決。

醫病關係何等大的事情,但只要抓到頭緒去整理,並不難解。惟醫糾法這種「頭痛醫膝蓋」的作法,可悲可嘆。

Recommended article 

The Difficult Situations of Netflix, Spotify and Pandora

The online music and video streaming services are facing the same uphill battle. 目前線上的影音串流業者,都面臨類似的困境。Netflix只有美國的實體DVD郵寄業務賺錢,串流部分則是做得愈多,虧得愈大。Spotify更不必講了,在全球喊得很大聲,然而它不但年年在賠,還賠很多。 只有Pandora,在串流音樂的領域是非常成功的。它砍掉搜尋這種on-demand功能,而主張自己是radio station之模式,支付遠較Spotify這種業者低的權利金。惟其在北美以外一直沒有明確的海外擴張計畫,因此台灣對它比較不熟悉。 它的UI/UX看得出是千錘百鍊的最佳化配置、進入市場早(2000年)、每年包括MAU(目前有八千萬人)及聆聽總時數等等各重要數據都正成長(以營收而言,2012年4億、13年6億、14年9.2億、15年近12億);而在營收配置上,廣告占80%、premium訂戶占20%,更是值得參考的模式。 在影音串流領域表現佳,但目前在NYSE上,Pandora市值不到美金20億,去年營收近12億,四年來都一樣,小虧。併掉了Rdio之後也不會有改善。 讀者可以參考華爾街日報的這篇文章: Pandora Media Swings to Loss Amid Higher Expenses Web-radio-service Pandora Media Inc. on Thursday swung to a loss in its…

Trump-Tsai call Complicates U.S-China Dynamics

It happened two days ago but we haven’t written any comments because most of the mass media, U.S media included, haven’t figured out why Trump took the call, breaking all precedents, and tweeted about it. 事情發生了兩天,我們都未評論;是因為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大主流媒體,都還沒想明白川普不僅破例接了蔡總統的電話、更主動發了兩則推特的盤算,究竟是什麼。大家放上頭條忙著分析了半天,有講跟沒講一樣。以下為我們的看法:…

Crooked Construction Firms(Part 2)

追訴法律責任?大家別傻了。 一案建商,遠比消費者、比政府更精於算計,要比奸比賤,我們是贏不了的。 曾有律師投書向媒體表示:「像這種法律責任事沒有時效消滅的問題,就算公司結束了還是可以追究負責人。」 我們不這麼樂觀。 建案完銷,股東把賺的錢分一分,公司就辦停業或解散,你覺得董事長或總經理還會把錢留在身上、把財產放自己名下,等著將來自己起的樓被發現是海砂屋、或輕輕一震房子就倒時,供屆時賠償之用? 也許讀者認為可以用刑事責任逼他們展現誠意? 可預見的狀況是:賠償金十億,而這些不良建商負責人被法院以業務過失致死判二年,最後關個一年半就假釋在外。 或是開公司期間,這些建商的董事長和總經理,根本是每個月領三萬元車馬費的人頭? 那要不要再出個殺手鐧,立法禁止任何一個建商在房子蓋好後到住戶同意非因瑕疵而拆屋重建(例如都更)前,全部售屋所得均不得以股利或任何其他模式處分掉、更不准解散清算?(能想得出這種橋段的人肯定不知道憲法上的平等權和財產權保障是什麼意思) 故此,這幾十年來台灣建築業生態上常見的現象該如何解套,請見下篇「民刑事責任,對掃蕩瑕疵建案毫無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