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從一紙合約,看百億新創的「格調」

2015 年 11 月 01 日

Uber對很多人來說很方便也很新潮。但我們在此不打算評價其服務好壞,我們想要談談這事上最有錢(當然是創投砸的)新創公司的「格調」。

目前,Uber的司機數已達三十萬人。在他們的簽訂的工作合約中,Uber規定:
1. 不准去法院告Uber,有問題只准提仲裁
2. 不准聯手其他司機對Uber提出集體訴訟

Technicality Ties Up Uber Technologies

In the agreement all Uber drivers must sign to start work, the company asks workers to agree to resolve disputes through arbitration rather than the courts, and bars them from joining class-action suits against the company. Though drivers can opt out, an overwhelming majority sign on, and Uber is now fighting a series of court decisions that question the validity of its arbitration policies.

絕大多數的司機都簽了。但是,已經有一連串的法院判決,都認定Uber這種條款無效;當然,它表示要上訴到底。

不能不承認,Uber 是一家很有趣的公司。這個創業,在科技和商業模式上,確實有新穎獨到之處。它故意在世界各國操弄、鑽營法律及合約制度上的灰色地帶,為自己創造最大的經濟效益,這並不是對或錯的問題,而是品味與格調的問題。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商務律師 (iv):再談法律專業與商業

司改國是會議開始至今爭議不斷,據聯合新聞網2017年5月2日報導「前途堪慮」:法官、檢察官爆離退潮,今已有不少基層法官、檢察官因此萌生退意。該報導指出,依法務部及司法院統計資料,今年退休及申請退休的法…

國票(中篇)

【第壹章 – 國內案例二】 楊瑞仁的犯罪過程可以分為兩個部驟,第一個部份是「假交易,真入帳」。楊瑞仁為了取信於台灣銀行信託部[2],楊瑞仁於上班前、下班後利用公司電腦列印出不實交易成交單並…

博達 (上篇)

【第壹章 – 國內案例三】 2001年美國恩隆案爆發,引發全球關注公司治理議題,而恩龍案的陰影還未消散,台灣卻爆發了猶如台灣版恩龍案的博達案,使一家上市企業毀於一旦並且禍及3.8萬的股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