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bout us

eCounsel group

A boutique firm with unparalleled expertise in business and technology. We have good command of industrial ecology and legal practice, and have undertaken highly regarded cases. Because the small business scope, we pay more emphasis on effectiveness and efficiency, and choose clients with deliberation. The managing partner not only has extensive experiences in various legal issues more over than 20 years, but invests and manages several technology companies. In addition, he always checks each case rigorously. Clients’ business objectives are our primary focus. To achieve the same in the most cost-effective fashion trumps all seemingly sophisticated legal discussions.

Waterland Securities (Part 1)

2011 - 12 - 23

On December 10, 2008, Yang Jui-jen was released by the prison and was put under media spotlight. But who is this guy?

內控作不好,一百億輕鬆盜領

2008年12月10號,蹲了十三年牢的楊瑞仁出獄了,各大媒體爭相報導,到底這個楊瑞仁是何方神聖?

十三年前,也就是1995年間,國票案爆發,堪稱台灣金融業史上最大經濟犯罪案,就是由當年未滿三十歲的國票板橋分公司營業員楊瑞仁一手策劃,盜領國票300多億元,轟動台灣金融市場,其案件造成當時國票股票跌停、引發擠兌風波、楊瑞仁的主管國票作業部經理還因此跳樓自殺。

楊瑞仁盜領一百餘億元的代價是被法院判處13年的刑期以及三十億元的罰金(創下坐牢一天值271萬、罰金易服勞役一天折抵833萬的驚人紀錄)、他在坐牢期間還買通監所人員在獄中炒股,又被多判兩年徒刑,直到今年符合減刑條件才得以出獄,出獄後還必須依照他跟國票之間的協議,他必須要在出獄後的八到十年間償還國票公司四十億元。以下就來簡單介紹一下楊瑞仁的犯罪手法。

國際票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國票)之主要業務是短期票券之簽證、承銷、經紀、自營、保證、背書[2]。以保證業務中之發行商業本票為例,就是當一家民間廠商或是公司需要調度資金而開立商業本票給他人,他人對於開立本票的公司不放心怕將來錢拿不回來,於是就希望那張本票上面可以由很有錢的人來保證,而國票公司就是那個在本票上保證、從中賺取利潤的人[3]。而國票板橋分公司的營業員楊瑞仁就是從這種業務當中找到了可趁之機。

楊瑞仁於1994年9月間,趁提早上班公司內四下無人之時,利用公司內部控管的疏漏,竊取國票公司置於儲物間內,提供給客戶使用之空白商業本票數本,再於上班前、下班後以及遞送公文的空檔,趁該分公司有權保管保證章之副理疏忽之際,偷取公司經理以及襄理所保管的保證章、簽證章,在全部的空白本票上面蓋上這些印章,之後需要錢的時候呢,再填上金額及到期日,然後把他之前所盜刻的公司客戶印章蓋於本票上。如此一來,楊瑞仁偽造本票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參考資料:
1. 詳細事實內容請參見張衛航,國票案洗錢行為模式之刑事規制對策研究-以洗錢行為應刑罰性與可罰性間落差為探討重心,中國文化大學法律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年6月。

2. 參國際票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網站,http://www.ibfc.com.tw/info/info.html

3. 利息、保證費、簽證費、承銷費、票券集保結算交割服務費等。

Recommended article 

Nose-Holders: U.S Voters Disgusted by Both Candidates

The president election is just around the corner. Only until last week, the poll hadn’t been in Donald Trump’s favor, largely because of his lewd comments on woman 11 years ago. Continue reading

America Today and Its Founding Values

No matter its Clinton o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 the outlook remains dim for America, a situation perceived not only by American, also the world. 不論川普或柯林頓上,美國的下場只有一個慘字。這,不僅全美國人民知道,全世界也都知道。 今天(星期日)上午九點,走進華盛頓國家大教堂。行禮如儀的事暫且略下不表,但牧師 Randolph Marshal Hollerith 所傳遞的信息,對鎮日探索美國今昔的我而言,等同舖上最後一哩路。 淒涼的是,宏偉壯觀的教堂大廳(目測可容納1,500人以上)裡,僅僅坐了區區400-500人;而這裡面還包括了一團約40人、中老年人占絕大多數、來自印第安納州的遊客。周日全家老小穿上最好的衣服去教堂唱詩歌聽牧師講道,在上個世代的美國是一種社會儀文(雖然我們清楚,即便去的人裡面,可能有大部分的只是「拿香跟著拜」,拜什麼?啊就跟著拜啊!);而目前,在這兒教會裡的年齡層分佈,又讓我再想起歐美的音樂廳。年輕人,已近絕跡。剛講的「全家老小」亦已不復見。 (以下論述會將自己所認知的美國立國精神與基督教義作連結,對此不認同的朋友就別讀了) Kingdom of…

Internal Controls: Understaffed

Another problem in internal control practices is that they often exist to keep up the appearance. The department of internal control exists only for compliance’s sake. 實務上最常見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內部控制制度流於形式,淪為一個僅僅為了符合法律規定而存在的編制。由於管理階層對於內部控制制度的不重視,造成公司不願花費成本聘請太多內部稽核人員,而使一個人員須負責超過其負荷量的業務,稽核品質可想而知。 在有分公司的情況下,一位總公司的稽核人員除了要負責數個業務單位之查核工作外,還要外加每個月出差至公司其他營業據點或應受查單位從事查核工作,從事相關工作的稽核人員根本不可能深入了解所轄查核業務的內外規以及實際運作的全貌,外加分公司人員由於自身業務忙碌、怕麻煩或其他自身利益之考量,往往不願意全力配合調查或是提供完整資料,而最後稽核人員迫於時限壓力,還是得交出稽核報告以及查核明細表,在這種工作底稿都未能完整取得之前提條件下,內部稽核的高調唱得再響,實際上也歸於枉然。 1. 請參行政院勞工委員會,職業類別薪資調查報告,民國95年6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