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bout us

eCounsel group

A boutique firm with unparalleled expertise in business and technology. We have good command of industrial ecology and legal practice, and have undertaken highly regarded cases. Because the small business scope, we pay more emphasis on effectiveness and efficiency, and choose clients with deliberation. The managing partner not only has extensive experiences in various legal issues more over than 20 years, but invests and manages several technology companies. In addition, he always checks each case rigorously. Clients’ business objectives are our primary focus. To achieve the same in the most cost-effective fashion trumps all seemingly sophisticated legal discussions.

Procomp (Part 2)

2011 - 12 - 14

If you are skeptical about the status of document management in corporations, we can take a closer look at another part of the criminal act in Procomp case.

讀者若還是對於企業內文件的地位半信半疑,我們可以再來看看博達案的另一部分犯罪事實。在博達所假造的五大代理商應收帳款過高[1],已經逾期且無法用循環假交易收回的情況下,葉素菲與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澳洲聯邦銀行)高層互相串通,設計衍伸性金融商品來掩飾過多的逾期應收帳款。首先,博達先將五家假銷貨代理商的債權賣給CTB AUSTRALIA LTD(簡稱CTB)公司(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的子公司),而CTB所支付的帳款則必須存入博達公司在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的帳戶,之後呢,CTB公司再把這個買來的債權轉賣給一家葉素菲設立的空殼公司AIM GLOBAL FINANCE LTD(簡稱AIM),然後博達公司再用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的帳戶裡面的存款來認購AIM公司發行的應收帳款債券。除此之外,在AIM公司將買進應收帳款債權的款項付給CTB公司之前,博達公司都不得動用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帳戶中的存款[1],而且若是AIM公司或是博達公司發生信用問題時,澳洲聯邦銀行可以以交付AIM公司債券之方式來償還其對博達之存款債務。

總而言之,雖然用這個方法使博達的帳戶上多了一筆金額,卻是一筆受限制的存款,其意義目的在於把實際上不存在的應收帳款債權轉變成為不存在的銀行存款債權,就像說謊的人為了避免真相被發現,而只好「以謊圓謊」,說更多的謊話來掩飾之前的謊話。

這部分又會出現哪些文件?除了上述交易的契約書外,依據[2]公開發行公司取得或處分資產處理準則規定,公開發行公司必須訂定取得或處分資產處理程序,該程序內應該包括如價格決定方式及參考依據等評估程序,而針對公開發行公司的衍生性商品交易也規定必須在處理程序中納入定期評估之方式,所以在博達公司將其虛偽的應收帳款債權賣給銀行、或是後來認購AIM公司的債券都必須經過一定的評估程序,由相關專業人士來出具評估意見,這也是交易過程中會出現的文件。

博達所做的應收帳款契約以及購買衍生性商品契約的不合理之處從契約書就可以觀察出來,數量龐大的逾期應收帳款怎麼會有人以幾乎是原價的價格購買?銀行裡的存款為什麼無法動用?相關專業人士在評估博達處分其資產時應該要發現問題而出具相對應的評估意見書,稽核人員看到契約書也應該可以發現不合理的地方而依此作成稽核報告以便呈報董事會,契約、評估意見、稽核報告都是這裡面有助發現真實的極其重要文件,對於這些文件當然應該要妥善的管理與保存!

我們也必須強調,有鑑於文件的重要性,本書認為企業必須妥善管理其文件,但是並非意味著文件管理是萬能的,搞好文件管理仍有可能發生如博達案般的弊案。文件管理忠實保存文件的功能可以分為事前、事中與事後三個部份,事前嚇阻潛在犯罪者、事中有助於內部稽核單位或外部專業人士發現問題癥結、事後便利檢調單位釐清事實、追究責任。

文件管理之於企業正如同司法系統之於國家,並非有了犯罪訴追之機制就可以將犯罪完全消弭,其功能在於提高犯罪的成本以及其事後被追究責任之風險,文件管理也正就是秉持如此之精神!

參考資料:
1. 約美金5000萬,以九折4500美金萬的價格轉賣給澳洲聯邦銀行。
2. 轉賣應收帳款債權而取得之價金。

Recommended article 

Sharing Economy: A Hoax or What?

“Sharing isn’t new. Giving someone a ride, having a guest in your spare room, running errands for someone, participating in a supper club—these are not revolutionary concepts.” – The MIT Press Sharing economy has been a…

Neflix in Taiwan, Same Price for Less

Neftlix is coming to Taiwan. Fans in Taiwan are rejoicing about its arrival. On the contrary, we feel pity for those who have signed up. Netflix今年進台灣,美劇粉絲引頸盼。我們其實很為這些人難過,為什麼呢?讀者可以參考這篇文章,摘譯如下: 「訂閱Netflix的DVD服務,主要就是為了它完整的DVD片庫。用戶有超過93,000部電影可供選擇。透過郵寄遞送服務,92%的用戶可以隔日取片。此外,因為著作權原因,最新發行的影片通常只以DVD配送,不供網上串流。」 「實體DVD和藍光DVD租借的授權其實比線上串流單純很多,電影通常在上映內一個月內即開始授權。串流影片則完全不同,授權合約經常到期或更動。Netflix常常必需從其影片庫中移除電影,也嘗試著用自製影集來補強其內容。很多Netflix粉絲對這樣的問題並不陌生,喜歡的電影一看再看,但再回首時,這些電影卻已遍尋不到。影片來來去去在串流服務可說司空見慣,使用者如果喜歡重看好片,還是用它的DVD服務比較好。」 Netflix台灣,價高片少 瞭解影音業者串流授權模式的都知道,契約和授權金都是以國家/地區為計算基礎,個別談判的。因此,每個地方能看得到聽得到什麼,永遠都是不一致的。這部分,Netflix 在美國拿到的授權片庫比起台灣的大得多、新得多。但是 Hastings給比較爛的服務,然後要收比較貴的費用(參考Spotify美國和台灣的服務方案與費率差異。) 在美國的 Netflix 可以另外訂郵寄 DVD/Bluray…

Waterland Securities (Part 2)

The process of the crime has two steps, the first step is: “Fake Transaction, Real Transition”. 楊瑞仁的犯罪過程可以分為兩個部驟,第一個部份是「假交易,真入帳」。楊瑞仁為了取信於台灣銀行信託部[2],楊瑞仁於上班前、下班後利用公司電腦列印出不實交易成交單並且刪除電腦紀錄,使台銀看到交易單而買進楊瑞仁的偽造商業本票,然後將資金匯入國票在台銀所開的帳戶。但是這個帳戶是國票的並不是楊瑞仁所能控制,所以他還需要另一個步驟來把資金從國票的帳戶裡面套出來。 為了要把國票總公司銀行帳戶裡面的錢轉到自己的互頭裡面,楊瑞仁想了另一個辦法,就是要使國票總公司「誤認銀行帳戶中的錢是客戶的錢」。因為國票有一種業務項目是為「附買回交易」[3],而在這種交易當中,投資人提前解約是非常常見的(可能因為資金調度需求),一旦投資人解除契約國票當然得把投資人所附的價金還給投資人,楊瑞仁便是看準「國票必須在投資人解除附買回交易約定時將錢匯還給投資人」的這一點而加以利用。 再加上這些台銀所支付國票的款項,楊瑞仁知道國票總公司不會詳細的核對每一筆交易的細節(台銀匯款給國票時匯款單上匯款人欄裡面寫的是台銀,而非楊瑞仁的人頭戶的名子,如果有稍微核對匯款人的名稱,就可以發現根本沒有附買回交易之存在),而只會核對交易總金額,所以他利用偽造的收付款憑單(一樣利用公司沒人的時候利用電腦列印、做完刪除電腦上的記錄)成功使國票誤信該款項是客戶與國票達成「附買回交易」所付之款項(其實根本沒有交易),而楊瑞仁隔兩天再對公司解除契約,國票公司便把戶頭裡面的錢匯入楊的人頭戶,這樣的「假交易,真洗錢」就讓楊瑞仁獲得了巨額資金。 參考資料: 1. 楊瑞仁實際向台灣銀行信託部詐取的金額高達98億元,而於1995年當時國票公司的實收資本只有110億左右(2006年資本額已經達到約180億),換言之楊瑞仁所詐騙的金額可能快要超過國票公司的所有資產了!且國票是上市公司,其所保證在外流通之商業本票高達一千億元,此案影響層面極廣,不但包含票券業更囊括股市,造成金融市場動蕩。 2. 此時台灣銀行等於是一個投資人的角色,透過票券買賣的方式台灣銀行可以將其閒置資金移轉至需求資金的公司,台灣銀行則從中賺取利息收入。 3. 附買回交易,是指票券交易商(如本案中的國票公司)與投資人訂定的一種附條件交易,交易商將票券賣給投資人,同時約定「一定期間」後賣方必須以「約定價額」(通常是本金加上利息)贖回該票券。對於買進票券的投資人來說此交易之功能類似短期存款,可以賺取利潤,對於交易商來說則是可以方便其資金調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