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電子五哥,誰投資台灣新創?

2019 年 06 月 25 日

作者為「和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早期投資人及監察人 (2014-2017)

蔡總統在出席泛太平洋暨東南亞婦女協會的活動之後,說「電子五哥都會回來台灣投資,除了郭董事長的公司以外」。從這句話就能看得出來,她身居大位僅僅不過三年,就已然離青年太遠、離市場太遠、離真相太遠。

在2014年中,翟本喬博士因為台達電新任董事長的策略改變,不再支持他所領導的雲端研發部門,只好被迫帶著數十人的團隊離開。雪上加霜的是,台達電還要求翟博支付高達三千萬元的智財權買斷費,因此他急著要找到資金。當時,團隊共同出資的三千多萬已近燒光,如果付掉台達電的那筆錢之後還要能維持公司運作一整年,至少需要九千萬。儘管翟博名氣夠響、人面夠廣、募資期間也總共會晤了二十餘位科技及投資大咖,卻除了有位電子五哥之一的表示「在有別人領投六千萬的前提下」願意跟投三千萬以外,沒有半個人伸出援手。

翟博在當年五月找我研究對策。我接手募資案之後,偕同翟博和公司的二位技術長共同調整出了一套立足於原有的研發基礎、但又有機會和全球雲端巨擘AWS, GCP, Azure… 一拼的混合雲模式;翟博同時也接受我的提議,將其命名為Cloud Convertible。當時,我透過一位在學界夙富聲望的前輩引薦,向鴻海投石問路;七月二日翟博和我第一次到土城總部作投資簡報,八月郭董就親自批可,九月鴻海九千萬的資金就全數到位,沒讓上述那位電子四哥之一來「跟投」。後續,鴻海還陸續追加投資了二億,那些事情就都已見諸報章。

儘管在這段時間內,我們也曾想方設法,總共求見了多位立足台灣、年營收達千億元以上的科技或投資圈大腕兒,但每位老闆或高階經理人最後給的答案都差不多「AWS很強,你們怎麼拼得過?」

最後,和沛的確不但沒拼贏AWS,更是敗給了自己,辜負了郭董事長的信任;作為募資案的承辦人,我也深感慚愧。但我此生永遠不會忘記的是,從頭到尾,郭董對我們團隊,一句責備的話都沒有。

全球的新創都一樣,十家成立九家倒閉,這是眾所周知之事。年紀太輕、經驗不足、決策執行失誤都是主要原因,但是請教蔡總統,電子五哥,誰有心,給年輕人犯錯的機會?

其他四家我不敢講。至少我從親身經驗裡看見,早在美中尚未進入川普任內的緊張年代前,那一位乾脆爽利的郭董。

你或許想看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會計師是財務專家,內控應該由他們去設計?

【第貳章 – 內控的假象三】 不論是在國內的恩龍案或是國內的博達案,我們發現會計師都扮演關鍵地位的角色。會計師依據法令必須負責查核簽證這些大型企業的財務報表,如果會計師沒有做好把關者的工作…

專利訴訟 vs. 做生意

即便在歐美,絕大多數的專利訴訟,都是和解收場。主要原因有二: (1) 它不過是商戰整體策略之一,邊打仗做做樣子邊談生意,達到目標就該喊撤了; (2) 打專利訴訟連大公司都嫌貴,如果在美國,一個案子di…

別跟著王家一起腦袋打結

我們,就像Now.in事件一樣,再一次看不懂台灣社會的無知民粹。 舉個例子。請問,有哪個民主國家不建馬路?有哪個人權社會沒有動力機械車輛在街道上跑? 路上有車,從統計學上講,必然會帶來大量的傷亡。以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