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全球產業遽變下的貴族:投資銀行家

2016 年 09 月 16 日

知名美劇影集訴訟雙雄(Suits)中有這麼一段商務律師和投資銀行家間的言詞交鋒,從以下這句台詞可以就可以理解,為什麼我們說這些投資銀行家是所謂「當代貴族」了。(影片連結)

“We’re not lawyers. We’re investment bankers. We call you for the paperwork. We didn’t go to Harvard. We went to Wharton, and we saw you coming a mile away. Spank. ”

提到當代貴族,大家聯想到什麼?
1. 在人群中,他們自視永遠高你我一等
2. 食不厭精,餐餐客單價美金百元起跳
3. 出差飛商務艙、標配就住麗思卡爾頓
4. 自己身家都上億、案子起跳得幾十億
5. 縱然落難仍是貴族,上頭一切得照舊

組合牛肉當高級牛排賣

我們看看這篇華爾街日報的文章:Deutsche Bank Settlement Could Strain Capital

德意志銀行近期因為發行不良房屋抵押貸款證券(MBS)而被美國監管局開罰140 億美元,造成財務危機,也引發其股票被拋售。但是,即便投資銀行變成慘業,也慘不到所有已晉身貴族的高管們。缺錢,一定能從外頭搬進去;萬一客戶或投資人不給,也可以用金融危機要脅政府紓困。德銀的人心裡穩得很,想說自己怎麼樣也不會變成Bear Stearns啊!

從最大咖的美國銀行在2014被罰了美金一百六十六億,到Goldman Sachs的五十億。這些投資銀行被罰的原因,這段寫得很清楚:

The banks have been accused of bundling poorly underwritten home loans and selling them as safer securities than they knew them to be, ultimately helping to fuel a bubble in rising home prices and exacerbating the consequences of the subsequent collapse.

最簡單的比方,就是這些投資銀行,明知自己賣的是「組合牛肉」,卻包裝成「高級牛排」。他們的組合牛肉無良到什麼程度?大量的過期肉品、混一些下等牛肉、再加上人工香精、色素、與化工黏著劑,嗯,可以大規模舖貨了。

他們海賺一狗票,消費者吃了全死掉。

So much for investment bankers.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不能理性思辨,就沒有上堂議事的資格

我們擔綱處理各種複雜的商務訴訟和非訟案件近20年,手中案件動輒標的金額都在美金數千萬元以上。我們親身參與各級政府部門的立法遊說與政策公聽程序亦有10年以上,對於法案形成之經過及其在各個產業之影響均瞭然…

科技律師 (vii):我用Amazon的這20年

對於特定科技領域,從基本原理到應用發展以及各國適用之法令政策,具備理解與分析能力的律師,可以充任預備成為科技律師之見習生。 但是,這位見習生,若未能親自涉獵該領域、復長期與業內專家交流、且實際參與相關…

商務律師 (ii):專業養成篇

我們在去年底聊過,想成為賺大錢的商務律師,菜英文會構成一定程度的障礙(除非英文菜,但是日文不賴…)。 不過,外語聽說讀寫的能力,在協同當事人辦理商務案件上,所占的地位高歸高(直接精確解析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