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bout us

eCounsel group

A boutique firm with unparalleled expertise in business and technology. We have good command of industrial ecology and legal practice, and have undertaken highly regarded cases. Because the small business scope, we pay more emphasis on effectiveness and efficiency, and choose clients with deliberation. The managing partner not only has extensive experiences in various legal issues more over than 20 years, but invests and manages several technology companies. In addition, he always checks each case rigorously. Clients’ business objectives are our primary focus. To achieve the same in the most cost-effective fashion trumps all seemingly sophisticated legal discussions.

Waterland Securities (Part 2)

2011 - 12 - 21

The process of the crime has two steps, the first step is: “Fake Transaction, Real Transition”.

楊瑞仁的犯罪過程可以分為兩個部驟,第一個部份是「假交易,真入帳」。楊瑞仁為了取信於台灣銀行信託部[2],楊瑞仁於上班前、下班後利用公司電腦列印出不實交易成交單並且刪除電腦紀錄,使台銀看到交易單而買進楊瑞仁的偽造商業本票,然後將資金匯入國票在台銀所開的帳戶。但是這個帳戶是國票的並不是楊瑞仁所能控制,所以他還需要另一個步驟來把資金從國票的帳戶裡面套出來。

為了要把國票總公司銀行帳戶裡面的錢轉到自己的互頭裡面,楊瑞仁想了另一個辦法,就是要使國票總公司「誤認銀行帳戶中的錢是客戶的錢」。因為國票有一種業務項目是為「附買回交易」[3],而在這種交易當中,投資人提前解約是非常常見的(可能因為資金調度需求),一旦投資人解除契約國票當然得把投資人所附的價金還給投資人,楊瑞仁便是看準「國票必須在投資人解除附買回交易約定時將錢匯還給投資人」的這一點而加以利用。

再加上這些台銀所支付國票的款項,楊瑞仁知道國票總公司不會詳細的核對每一筆交易的細節(台銀匯款給國票時匯款單上匯款人欄裡面寫的是台銀,而非楊瑞仁的人頭戶的名子,如果有稍微核對匯款人的名稱,就可以發現根本沒有附買回交易之存在),而只會核對交易總金額,所以他利用偽造的收付款憑單(一樣利用公司沒人的時候利用電腦列印、做完刪除電腦上的記錄)成功使國票誤信該款項是客戶與國票達成「附買回交易」所付之款項(其實根本沒有交易),而楊瑞仁隔兩天再對公司解除契約,國票公司便把戶頭裡面的錢匯入楊的人頭戶,這樣的「假交易,真洗錢」就讓楊瑞仁獲得了巨額資金。

參考資料:
1. 楊瑞仁實際向台灣銀行信託部詐取的金額高達98億元,而於1995年當時國票公司的實收資本只有110億左右(2006年資本額已經達到約180億),換言之楊瑞仁所詐騙的金額可能快要超過國票公司的所有資產了!且國票是上市公司,其所保證在外流通之商業本票高達一千億元,此案影響層面極廣,不但包含票券業更囊括股市,造成金融市場動蕩。

2. 此時台灣銀行等於是一個投資人的角色,透過票券買賣的方式台灣銀行可以將其閒置資金移轉至需求資金的公司,台灣銀行則從中賺取利息收入。

3. 附買回交易,是指票券交易商(如本案中的國票公司)與投資人訂定的一種附條件交易,交易商將票券賣給投資人,同時約定「一定期間」後賣方必須以「約定價額」(通常是本金加上利息)贖回該票券。對於買進票券的投資人來說此交易之功能類似短期存款,可以賺取利潤,對於交易商來說則是可以方便其資金調度。

Recommended article 

The Internet Era - Does the Music Industry Understand Consumers?

The main reason the music industry in Taiwan not catching up with the Internet Era is the lack of data. 「最近比較煩」的老段以後要幹什麼   「……因為鮮於接受媒體採訪,許多人對滾石老闆段鍾潭的印象仍停留在周華健《最近比較煩》中的這句歌詞之上。 老段說:『互聯網正在摧毀創作者和消費者之間的關聯/我也怕有一天,音樂走上照片沖印業的末路。音樂產業大環境不樂觀,我個人認為比較大的問題在於產業跟消費者基本上是脫鉤的。……』」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50925/15229814.html   音樂產業和消費者脫勾的主因來自大環境不樂觀? 我對段先生是抱著高度敬意的。身為當年公認流行樂界之成功典範,但在面對科技所帶來之改變時,這位大腕兒仍然不停地勇敢嘗試、與時俱進、並且到今天還繼續活著。但是,他所講的這點,我有不同的看法。 「……當年我們做唱片,壓成一張張CD,如果這個藝人表現很好,唱片製作也不錯,那最直接的反映就是有人買你的唱片。唱片公司和消費者之間存在著一個直接的關係。這一點對於經營公司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之前做事,真的蠻清楚該怎麼下手,賺錢賠錢真的是結果,絕對不是目的,做得不好就摸摸鼻子去檢討。然而在互聯網的長期影響下,這方面就發生了脫節,譬如大家都知道《小蘋果》很紅,但紅到什麼程度,這個概念就變得很模糊。CD時代之所以清楚,是因為消費者要花錢,而現如今,比如你一天聽了500首歌,可能有些聽20秒就跳過去,聽者在做這些決定的時候沒有代價,所以可能會比較草率,沒有辦法體現他對這個東西的認可。這個是我覺得大環境不好的地方…」 下面幾件事,老段,您不會不知道吧?! (1) 當年CD裡,總是兩首好聽的搭八首爛歌+充數的演奏曲 (2) 當年出一張CD,打歌宣傳行銷動輒破千萬台幣;因此,像陳明真這種五音不全的傻B歌手發片,都能在90年代銷售排進連續多周前十名 (3) 究竟是什麼樣的消費者、聽多少次你的歌、又在何時何地聽、過了多久又挖出來再聽、聽你的歌是第一次就跳過還是一直連續聽個不停……

Video Streaming:

影音串流,這種仗永遠都在打。大咖有 Amazon, Apple, Netflix,小的有 Spotify, KKBOX。玩到 video 量級的,就等於跳了一座山,但這種搶內容授權的競賽本質,是一樣的。 2010年,Netflix 和 Epix(派拉蒙和 MGM 以及 Lions Gate 的合資公司,有多猛你就知道了)簽了張十億美元的獨家授權,2012年到期,所以 Epix 當年就上了 Amazon。 結果,Netflix CCO (Chief Content Officer) 說 “we have decided not to renew our agreement in the US…

Drug Prices in Taiwan Are Too Low

In U.S, there usually is a co-payment charged at the pharmacies for most prescription drugs. Even for one or two generic drugs, you are paying tens of dollars.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