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我們的日子才是真的:法律與政治不是

2011 年 09 月 11 日

中秋節到了,我們早上也參加了一場動人的告別式,所以多了些感觸,少了點批判。今天決定和大家分享一下為什麼在國內外讀了這麼多年法律、辦過這麼多案子,卻打從心底不信任法律與政治。

我們從念國中時,就注意到了「華定國弒母案」。華定國到底殺了他媽媽沒有,我們當然不知道,說得冷血一點,也覺得事不關己。但全案妙的是,從地院到高院到最高法院換過三十來個法庭(每個法庭都是合議制,有三名法官),一庭判死刑、一庭判無罪、再判他死刑、又接著判無罪…就這樣來來回回在法院裡,快二十年了。雖然到了最後,法院判華定國有罪,無期徒刑確定。但你們認為是真相被找到、正義被伸張嗎?這只是妥協的結果,司法,一樣會有挺不住壓力的一天,得趕緊給社會一個交代。

你們可能會說,「這不就是司法需要改革的原因嗎」?是。但不管怎麼改,改得程度是否有限?我們從一開始當律師,就抱著理想加入司法改革基金會,裡頭一樣充斥著詭計的政治算計,能改甚麼?此外,不問在台灣或美國,也不問是法官獨任、人民參審、或由陪審團陪審,也不問是速審速結或查案查到至死方休,也不問是三級三審或十級十審,畢竟法官、參審員、陪審員…都無法坐時光機去還原真相,因此永遠都在犯錯。如果您還沒想清楚,打算在遇到不公不義時一心要把正義寄託在法律上,當然令人感到難過。

法律,即便是在執政者騙我們是由人民當家作主的台灣或美國,也都只是執政者想辦法讓人民乖乖聽話、繳稅、供他們盡情發洩權力慾望的工具。對各位聰明的決策必勝的讀者而言,何必把它當成正義的化身?法律充其量,不過是你我達成目的之手段之一!萬一法律沒幫你我達成目的,怎麼辦?是在事前就預見這種高度可能發生的結果,並且作好完整而全面的規劃?

玩政治的人、執審判槌的人,都已經高度體制化了,腦袋沒有你我聰明。只要我們夠認真,就不受他們宰制。我們與您一起加油!

華定國弒母案

你或許想看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科技律師 (x):你對科技有熱情嗎?

高一開始,下了課就到南海路對面的科學館學BASIC(年輕人都沒聽過的化石等級語言),一路開始玩電腦。退伍後,到回去法研所讀書前的那個暑假,和老弟組了一台80286(年輕人一樣沒聽過的古董級CPU)並且…

民刑事責任對掃蕩瑕疵建案毫無幫助

潮水退了,就知道誰在裸泳;地震來了,也才知道哪棟大樓有偷工減料。 一案建商是常態,人頭董事長更是司空見慣。那麼,有人或許會說「但我們可以轉身要求從建築師到營造廠都必須對建案落實問責制度啊」?! 這句話…

Pearl of the Orient's Struggle

Hong Kong, once the financial capital of Asia, is now struggling with both local economy and the 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