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台大法律,搞殘台灣經濟?!

2019 年 04 月 15 日

韓國瑜講「過去三屆中華民國總統都是台大法律系高材生,三個台大法律系總統幹完,台灣經濟和競爭力基本上已經殘廢了」 。

台大法律從我1986年入學的那一屆開始,成為第一志願。不知對韓市長這句話,學長姐和學弟妹認同否?帶著淡淡的哀傷,I do!!! 其實不必等他這樣針對性地嗆聲,我從多年前就對所有朋友作了相同的意見表達。對此「誤國」之罪,要不是因為「自殺不能解決問題」,我們早該拉著系主任一起相約去切腹了。

圈外人不知道法律是在念什麼,十之八九都以為是要背六法全書。該不該背,這點我暫且略過不論,但不論中外,學法律的絕對重點之一,都得玩「文字」,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比方說,假如刑法第一條規定「殺人者死」,而「張三殺死李四」被警察抓到而且人證物證俱全,那麼「張三該死」,自然是天公地道的正義沒錯吧。這,就是法律文字透過三段論法邏輯推演,所帶出來的必然結果,也是法律人的常識。

那為什麼台大法律「高材生」(陳馬蔡這三位是否高材我不敢講;一個出言鄙俗行事奸巧望之不似人君、一個眼神呆滯整天倡導運動量體重、一個講話空洞既無實意同樣也抓不著把柄)會搞殘台灣呢?

壞就壞在「百無一用是書生」。

法律之外的大部分其他人文甚至理工學科,書亂念甚至沒念都是無妨的(請千萬別誤認為這是我所鼓勵的);畢竟就算當年好好念,等進了社會一看,以前在大學念的99.9%都派不上用場,搞好人際關係、向上管理、把老闆交辦的時間抓緊做個樣子出來,比起四年成績GPA 4.0還有用。但偏偏搞法律的學生比較辛苦,多數至少要從大二開始補習拼律師司法官或各種高普考,要不然就得準備法研所或留學拼德英日文;當年台大法學院還在徐州路20號,明明那個校區還有經濟、國貿、會計、財金與社會學系等等,但放眼法圖二樓偌大的空間裡,十個卻有八個是我們法律的。這是為了讀書救國吧?!

念完法律(多半只學到「以蠡測海」)之後的應用,少不了的,總得包括耍嘴皮玩文字遊戲,幫自己這一方少揹責任,逼對方愈扛愈重。這技能,對厚顏無恥的政客來講,是不是很好用?「責任在前朝,功勞我最大」,陳馬蔡三廝哪個例外?

再加上,就算書真的念超好、從十幾二十歲就被捧得老高,實質上就可以和「少年得志大不幸」劃上等號。我們帶過許多年輕律師,氣宇軒昂的外表和鍍金的學歷,完全掩蓋不了連柴米油鹽醬醋茶都不知該向何處張羅的無知。想當商務或科技律師的,用NB擬好準備交給客戶的建議,在送到我這裡來覆核時,經常佈滿了冠冕堂皇但絕不可行的理想(法律意見)。客戶,既然不是付錢讓我們來高談闊論的;那麼台灣的人民,難道是納稅讓陳馬蔡去喊「拼經濟」這種爛口號的嗎?

在天遠,我們永遠只給客戶在真實世界裡具體可行的解決方案,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自詡Legal Maneuver in Business Complexity。看得透商業環境與競爭關係之複雜交互作用,是商務律師在把法律搞通之後最艱難的修煉。光講這部分,那三位愚蠢的學長姐都搞不明白了,怎麼配談比這個複雜萬倍的治國?

你或許想看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二、經濟誘因管制方式與法令遵循

【第陸章 – 延伸閱讀B – 立法建議】 那如果要將經濟誘因手段引進至法令遵循規範的話,直接管制模式可能是立法者在法律當中規定:「企業必須執行法令遵循計畫、設置遵守法令主管,違者處以罰鍰」。若是採用經…

蕃茄面膜:韓國熱賣、進口犯法…

這種案子,和我們幾年前代表一個國內大型連鎖通路成功辯護到無罪確定的情形完全一般無二。 它的法律依據是這樣的:化粧品衛生管理條例第7條,對於「輸入化粧品含有醫療…藥品者,應提出載有原料名稱…之申請書,連…

電商與黑幫

據聯合報2018年5月21日之報導「網賣仿冒品撈7千萬,首度依組織犯罪收押」,有5個人涉嫌聯手自中國淘寶網進口仿冒精品,再以真品市價6折於蝦皮、雅虎、樂天等電商平台轉售,粗估逾千人受害,不法獲利近7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