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法令遵循律師 (iii):犯法被抓沒在怕的Google

2018 年 07 月 12 日

今天華爾街日報這篇Google to Face Multibillion-Euro European Union Antitrust Fine(Google即將因為反托拉斯案,遭歐盟判罰數十億歐元),正好呼應了我們向來對於「Compliance 法令遵循」之理解。

古哥,有的是超猛的市占率(瀏覽器破六成、搜尋引擎破九成、數位廣告吃掉全球三分之一)、有的是滿出來的鈔票(2018年第一季,手上的現金與約當現金加上短期投資就狂破美金一千億,另外還有約二百億的應收帳款,長短期負債全部加總小到微不足道)、有的是傲視群倫的產品毛利率(高於75%,反觀我們EMS廠可憐的毛3到4…),有的是大規模的in-house與外部律師兵團,再加上一年廣告費飽賺七八百億,怕不怕違法?

如果它一違法就被抓、一罰就是二千億,肯定怕。敢不敢一犯再犯?肯定不敢。

但是,畢竟歷來再怎麼罰,都只拔到九牛一毛;在2017年,我們曾經以「當它大到毋庸顧慮別人死活,就把你我的頭踩在腳下」,報導它因為 ”abusing the dominance of its search engine to skew search results in favor of its own comparison-shopping service”(濫用自身搜尋引擎的優勢地位,在網購比價服務上刻意貶抑競爭對手,拉高自身服務的搜尋排名) 而遭開罰24億歐元的事。

結束了嗎?還沒。A third formal probe into Google’s AdSense for Search advertising service is still under way.(第三件對Google的正式調查 – 針對其AdSense廣告服務 – 仍在持續進行中)。那部分具體指涉的犯行是,The EU criticized restrictions in contracts for placing ads on websites including retailers, telecommunications operators and newspapers. The company prevented customers from accepting rival search ads from 2006 and maintained restrictions on how competitors’ ads were displayed when it altered contracts in 2009.(歐盟對其於零售商、電信商及報紙之網站上置放廣告的合約,作出批評。Google自2006起,禁止其廣告客戶接受對手之搜尋廣告;而自2009年調整其合約後,仍對其競爭對手廣告之呈現方式作出限制)。

Don’t be evil 不為惡?Strict compliance 恪遵法令?

最好是。

在每一隻跨國巨獸的商業算計之下,只要(被抓到的風險百分率 x 被判罰的最高金額)還稱得上在可控制範圍內(年廣告營收七八百億毛利率近八成,就算年年EU開罰幾十億,把它視為營運的必要費用又怎樣),上頭那種話就純粹只是拿來講給外行人聽的、是呈給各國政府作表面功夫的。

這,才是真正內行的法遵律師的思惟。

台灣如此之小、地位如此之低,還整天沒事把我們拼了老命還擠不進去的國際組織各種規範(我們就別一一細數了)套在自己脖子上,美其名為盡一個世界公民的義務,但這究竟划不划算?

看看蔡英文馬英九,再看看Google… 我們,真的好弱。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搞定個資法不難,重點在「安管措施」!

2012.9.11 陳明堂(法務部次長)講了,今年10月1日個人資料保護法正式施行,除了要對全部政府機關及民間組織一體適用之外,同時還不給任何的寬限期,因為這已經是二年多前通過的法律;通過之後遲遲不施…

訴訟判斷不及格.競爭環境必險惡

我們一再指出的,就是宏達電這家公司,有信仰虔誠的老闆、有認真打拼的團隊,但是完全沒有及格的訴訟判斷能力。 不該打的訴訟堅持要打,不該告的案子去告。這種公司,產品再好,股票是否值得買,就應該再作考慮。因…

ER講堂: 在美中台各自的內部力量衝撞間,找到自身的平衡位置

台灣 (中華民國) 特殊的地理位置與歷史文化使其在國際地位上始終不明確,自1971年10月25日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的『中國』代表席位後,海峽兩岸政府在國際與外交關係上產生重大變化。80、90年代台灣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