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商務律師 (vi):腳不勤,哪來文化理解力?

2018 年 02 月 28 日

從事務所開業的第一天起,我就喜歡去客戶那兒開會。

多數情況下,公司找商務律師研究事情,若非由董事長總經理CEO親自連絡,就是派高階主管出馬。畢竟,事情本身有一定敏感度,又牽涉到相當層面的金錢與人際關係,自然不方便委由下頭的小朋友處理。

的確,如果純粹只是「處理客戶交辦事項」,律師只和高管以上面那樣的模式溝通也不能說是不行。但是,你知道,在中大型公司裡,高管和董總CEO們對事情的認知,「失真」的機會有多高?高到嚇人。

老闆的下面一定有人。但正因為那些人在「下面」,而他們多半又只想討口飯吃做到退休,沒事,去煩「上面」幹什麼?首先,把事情陳述到太細節,上面的人懶得聽;其次,再若有些事態發展的颱風尾有可能掃到自己或同儕,對上頭報告時,大概也得稍加美化窗飾一下。這些點點滴滴,商務律師坐在自己辦公室裡輕鬆吹冷氣等著高管董總來開會,是見不著、聽不到的。

公司倘若真信任自己的律師(這靠的是商務律師的自我修煉),都會願意讓他們和「下面的人」直接面對 面溝通,以避免在定調戰術方針時的誤判。不待客戶要求,我們也總是主動要求這麼做,就算得花額外不列入帳單計費的時間也在所不惜。

原因只有一個:商務律師不掌握真相、不理解公司文化,不可能徹底幫到客戶,更無法作出最佳化的關鍵決策建議。

很多自詡為大商務律師事務所的,卻根本排斥「腳要勤」的這種觀念,只想讓自己的律師們關在辦公室與會議室裡填billable hours來塞進time sheet;這不僅是「短視近利」所帶來的無知,長期而言,對處理案件之品質、與律師在觀察分析及判斷力之成長,都會帶來難以量化之負面影響。

孟子《離婁章句上》「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作為商務律師的,想把案子辦到獨樹一格之極致嗎?想讓其他的律師搶不走你的客戶嗎?那還只關在辦公室裡等著大老闆來找你開會?!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中小企業發展.二代接班

下文引述自一則新聞。主角是工商協進會、行政院政務委員吳政忠、林之晨。 「工商協進會26日對新政府提出6大建言,呼籲政府… 必須協助傳統產業技術升級。行政院政務委員吳政忠今天(27日)表示,…

專利漁夫與侵權主張 (i)

2012.10.16   昨天 (2012-10-15),科技報橘TechOrange刊載了一篇連基礎常識都沒有的文章,講專利流氓及因應之道。 【文後記:由於在本篇文章刊出並獲得網友熱烈迴響…

鋼琴王子副教授,頭銜拔掉照享受

抄襲論文以求升等這種事,在台灣的高等教育圈裡,不算新聞。我們所熟悉的古典音樂領域裡好消息已經夠少的了,現在又多了陳冠宇這個惡例。身教言教,陳冠宇都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教! 明明整段近2000字毫不保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