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商務律師 (v):黑道威脅

2018 年 01 月 14 日

無法氣定神閒地與各路兄弟們談笑泡茶,同時還能「坐而論道」的商務律師,頂多只配稱得上是半殘的商務律師。

為什麼?!這答案只有一個字,就是「錢」。商務律師代表客戶處理的問題,十之八九與錢若非直接有關,也會間接相關。要怎樣把錢生出來,是「佈局」問題;錢生出來之後該放進A的口袋還是B的,是「分配」問題。而只要事業佈局或金錢分配出現了【縫隙】(下文會進一步解釋),就有可能引來兄弟們的關注。萬一客戶遇此狀況我們就「潔身自愛」嚇得奪門而出,這不是半殘,什麼才是半殘?

可是,黑道不就是大家在新聞上看到的,那些在KTV裡開槍、在夜店裡拿著長刀棍棒群毆的混混嗎?

尋仇滋事的痞子,當然有;但如果大家以為黑道份子整天只會打打殺殺,那就大錯特錯。賭氣洩憤之餘,還是得掙口飯吃;不論是要當全國性的幫派老大、或想撐起一個地方角頭的盤、或僅僅是開個堂口養十來個弟弟(手下沒人,還能算得上是個哥字輩的嗎)… 錢雖非萬能,但若是沒錢,可萬萬不能。

然而,生財有道,卻不是人人都行。大凡黑道會插手的生意,營運模式多屬相對簡單、技術含量較低、而其「固守疆土、抵禦外侮」的專長又能派得上用場的。比如:實體賭場或線上博奕、各式有小姐坐檯的場所、錢莊、桶裝瓦斯、殯葬、砂石、營造、廢棄物處理… 不論由特定之堂口插旗入股、或長期負責圍事,全都天經地義司空見慣。這種生意,因為若非性屬偏門(禁無可禁、官府想管又未必管得動的化外之地)、即有暴利在望,本質上就是前頭所提到的會招致黑道垂涎的「縫隙」。他們透過這些生意,再進一步接觸上游下游的供應商及經銷商、又跟其他水平關係的競爭同業打交道,再透過這些接觸點,擴展自己的勢力範圍,遇到其他行業有「分配不公」「該給不給」(其定義未必與法律完全一致,你懂的)的情形時,接受某一方之委託、前來當個主持正義的「公親」,為大家「協調」出處理方案,最後抽個佣金,更是他們的天職。

會動刀動槍嗎?這機率反而不高,多半能靠談判解決。「不戰而屈人之兵」是他們的先決條件,畢竟要動員一個大場面都得折耗口袋裡的資源,兄弟們受了傷、被收押、遭判刑,老大也得負責安家(否則以後誰跟著他幹)。然而,作為商務律師的,在代表當事人出面談判時,倘若不瞭解哥字輩朋友們的思惟、自己也沒作好開戰之準備、或是被對方看破你根本不知道這場仗會怎麼打的話,那就根本不必談了。

真談判的前提,是對方認可你與其勢力相近,而且「不談會有事」;真談判的進行,是不卑不亢地談笑用兵。否則,萬一輕描淡寫的恫嚇,都能讓出任談判代表的大律師夾著尾巴逃回客戶的會議室,叫人報警處理;這算什麼「出使四方,不辱君命」?

或許有人會問,那警方為何不能處理?!問題是,道上兄弟經過這麼多年的淬煉,來圍個事討個數百萬幾千萬個把億,你就期待他們所祭出的手段會有觸犯刑章之把柄落在你手裡嗎?如果沒有犯罪證據(只因為人家身旁多站了幾位臉色看起來不太和善的黑衣人),那警方在為了飽受驚嚇的你和你的客戶在填完報案三聯單之後,到底還能做什麼?

你或許想看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科技律師 (iv):和客戶聊什麼

能掌握好客戶、有穩定案源的律師,都清楚該和客戶閒聊些什麼。 當然,上周六在林口打西區第一洞Par 5時推了birdie很嗨、昨晚去威秀看Molly’s Game決勝女王覺得震撼、家裡的小孩整天只想著玩…

剪線族 Cord-Cutters- -Cable最怕的剪線潮要來了?

剪線潮,喊很久,卻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 Cord-Cutting Might Not Be So Bad for Cable Companies Today, video is only abou…

New One又不能賣了?! htc究竟怎麼回事?

2013.4.23 在阿姆斯特丹的地方法院,Nokia剛打贏了一場仗,再次叫htc跌個灰頭土臉。法院下了個暫時性的禁制令,使New One拿不到原本規格中的麥克風模組。由於Nokia目前仍在許多其他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