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誰會買Netflix?

2016 年 10 月 09 日

雖然是舊聞,但還是有人撰文認為Amazon有可能會出手買Netflix。

朋友們知道,從Netflix股價還在上漲、消費者一片叫好的幾年前起,我們就始終唱衰它。雲端上技不如人、metadata更沒痛下功夫(前面這兩點是和Amazon去比的)、串流部分不論本土或海外都是怎麼做怎麼虧、唯一賺錢的model居然是日薄西山(只在美國提供)的郵寄光碟月租。

它目前全球用戶八千萬,原創及授權內容取得成本不斷暴增、末端售價有Amazon Prime和其他OTT壓著根本上不去,市值還有440億美金。
營收成長出現疲態、淨利率下滑、加上口袋裡也沒有其他能打的武器(這是和Bezos的佈局上差異最大的地方),絕對不會有救,Hastings遲早得賣。重點:價格。

我們的判斷:

Amazon根本不會理它,別鬧了
拿實體書店這門生意來看,Barnes & Noble這間老字號的書店有六百多家,而Amazon又打算開個四百家,那請問,Jeff Bezo為什麼不乾脆用點手上的零錢(Amazon的市值是邦諾的500倍),買掉便宜到不行的邦諾、直接換掉店門口的招牌多方便? 各位要有興趣的話,可以挑戰一下自己的推理能力。

再者,2015年9月,Amazon還斥資五億美金,買下已經幫一堆傳統頻道搞數位轉檔和串流的軍火商 Elemental Technologies;這件事的長線謀略是什麼,任誰想都知道。Jeff Bezos的遠見和格局,不是Hastings能望及項背的。Amazon Prime Video光靠organic growth不出三年,Netflix應該就沒戲了,花幾百億鎂去併購它,沒必要。

至於迪士尼和蘋果,都不會出手買Netflix,讀者可以參考這篇文章
1. Disney is a content creator, not a distributor.
Disney這種牛到不行的天量原創內容產生者,只需選擇與Amazon合作即可,毋庸承擔鉅額併購Netflix之風險,還能極度多元地透過電商之利基,提高其IP之價值

2. Apple is a hardware manufacturer, not a web services company.
如果Hastings敢作capital restructuring改由海外控股,倒是可以幫Apple消化其頭痛的國外現金部位,拉抬一下自己怎麼搞都搞不火的subscription model。但是庫克手上全部現金加短投才不過620億美金,哪能砸2/3以上用手上的現金併? 那貸款或換股合理嗎? 百來億或許有點機會。Beats至少賣耳機及喇叭還能掙到錢,員工也才幾百人,音樂串流就加減弄弄當成附屬品;NFLX長期看來只賠不賺,員工又有幾千人,這思惟是不一樣的,作者顯然看得太淺了。
(但作者這點講得不好。Appstore做得非常成功,iTunes也夠強,都幫蘋果賺進大把鈔票。我們認為,庫克不吃Netflix的最大障礙是第4點)

3. Netflix is too big and unnecessary for both of their business models.

所以作者的結論是 “Unless Disney or Apple go against their long-standing business models, they won’t be buying Netflix any time soon.”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救健保不難,節流就行;憑什麼漲我保費?

我們昨天應邀在這次由FAPA所舉辦的第一屆亞洲學名藥研討會中,從改革學名藥政策的出發點,發表「To the rescue of Taiwan NHI」(拯救台灣全民健保)的演說。 2011-11 Iv…

政客侈言公平正義.庶民只好坐以待斃

作為每天都靠著精密法律算計維生的商務律師,我們真的很怕看到政客高舉著「公平正義」的大旗拼命揮舞。至於這面旗子的底色究竟是藍是綠,我們從頭到尾都不感興趣。 為什麼?首先,這四個字代表的意思,我們不懂。 …

內控三大目標

【第肆章 – 內控基本觀念四】 每一家企業都會有自己希望能夠達成的目標,最常聽聞的可能是希望今年的營業額達到多少、預計擴張幾家營業據點之類的。當然,公司有大有小,經營的項目也千奇百怪,各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