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一案建商

2016 年 02 月 10 日

本文要談的是,這幾十年來台灣建築業生態上常見的現象。而關於維冠建商的法律地位,並非本文討論之重點。

市場上大家常聽見的興富發、華固、潤泰、遠雄… 這些在市面上混了20年以上較具規模之建商,在台灣所蓋的房子,如果以全台灣住家和辦公室的樓地板面積來算,大概連10%都不到。換句話說,絕大多數台灣人都住在不知名的建商所蓋的房子裡。而其中早已關門大吉的(以致於萬一嗣後發現建物在起造時就存在嚴重瑕疵,也求償無門),又占其中之大多數。

一案建商,就是被台灣的不動產投機份子所玩爛的花招。由於開建設公司門檻極低,許多人為了賺快錢、再逃避日後可能產生的法律責任,就在找到一塊可以炒作的好地點、找出持分比例夠的地主再用盡手腕敲定合建分屋比例,在房子蓋完賣掉錢分好之後,就不敬禮解散。下次遇到另一個可以操作的地點時,再開一家新建商,房一蓋完公司就關,如法泡製。

蓋樓需要專業?其實不然。設計規劃製圖送審和監造,是建築師的事;排進度組工班指揮大型機具與材料進場直到完工,是營造廠(大型建設公司多半有能受自己控制的甲級營造廠,但這不適用於一案建商;一案建商甚至還常借營造廠的牌,進不合格的材料用低劣的工班,反正房子只要表面上能看得過去就行)的事;把房子賣出去,是代銷團隊的事。

一案建商,員工只要三五個(多半還是股東自己人來兼),純粹負責連繫代銷、建築師、營造廠、記帳、跑銀行,即已足矣。

日後發生法律責任?反正這個案場結了建設公司就關了。

而樓蓋好交屋後,理論上起碼要用個三五十年甚至還讓子孫繼承;這種幾乎是一輩子都丟不開的「道義責任」,以一個案件為生命周期的建商,似乎認為事不關己。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員工資料外洩:公司會計、助理、HR…全部中槍!

2012.10.01 傳統上大家總以為,和公司有關的違法事件,全部應該由老闆去扛,一切責任與員工無關。 然而,個資法今天 (10/1) 正式上路,它對於全台灣的所有公司(包括上市櫃、中小企業、甚至是服…

雖有公道的要求.仍須有利的法條

訴訟,是一種很特殊的語言技術。在學校念法律時,老師沒這麼講過;但是經過了17年的風吹雨打,我們才終於理解,為什麼外界都講法律人在搞文字遊戲。Sadly, it’s true. 首先要講,人…

對自我價值實現之崇尚:從美國”六四”的「一塊小蛋糕」說起

眾所周知,大家常掛在嘴上的piece of cake(一塊小蛋糕),這文字背後代表的意思是「喵的,那也能算件事兒嗎」。 今天六月四日,在台灣和香港談的是「29年前的那個六四」;但同一天包括紐時、華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