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夾在兩強之間的南韓:安全靠老美、經濟靠老共?

2014 年 11 月 27 日

不論愛恨情仇,中國崛起是無法迴避的議題,就如同美國在全球的軍事影響力一樣。在我們看來,比起北京,更討厭華盛頓;但是,我們近二十年來,花在造訪這兩個國家並且努力吸收其思惟的時間,幾乎一樣多。

‪我們的中心思想‬

夾在兩強之間、左右為難,這點沒什麼,大家都是半斤八兩。讀者若認為美國狀似鴨霸,其立場就很容易拿捏吧? 重點在於自己有沒有中心思想。我們的中心思想始終還算明確:「窮盡在任何國家能借助取用的資源,讓我們立足於台灣的各個創業最佳化,免於單一影響力之宰制」。

從1996年起,我們就頻繁前往北京與上海出差,雖然覺得必須從香港澳門濟州島轉機得耗掉大半天實在煩人,但畢竟也眼界大開。其中,兩個現象讓我們十分驚訝。一,為了學習中文瞭解中國,南韓企業大量派駐數以千計的員工過去;二,在北京的諸多高爾夫球場上幾乎有半數是南韓人。這兩個狀似與直接產值無關的小事,比起過去那兒投資設廠的意涵還深。

果不其然,現在對中國出口已占南韓整體五千六百億美金出口貿易額的25%了。

“As South Korean manufacturers relocate to reduce costs and entrench themselves in China’s huge market, trade has shot up. Last year, China accounted for a quarter of South Korea’s $560 billion in total exports. The U.S. share stood at 11%, down from around 40% in the 1980s.”[1]

再看看華爾街日報中的這張圖。
South Korea Looks to Prosper in China While Staying Close to U.S.

「南韓如今已躍居對中國的投資大戶,投資金額幾乎超越經濟規模比自己大上許多的日本。中國官方數據顯示,南韓企業今年1至9月在中國投資32億美元設廠,較去年同期成長三分之一」[2]

“Cultural ties also have grown. Today, there are almost as many South Korean students enrolled at colleges in China as in the U.S. Last year, Chinese tourists were the largest group of visitors to South Korea.”[1]

南韓的大學生留學中國的人數已幾乎等同留美人數,而在觀光客裡,來自中國的人數也是最多的。

那麼,首爾的中心思想究竟是什麼呢? 我們開始好奇了。老實講,除了茶餘飯後的笑談話題之外,以前從來沒把南北韓當回事過。至盼能藉著南韓行和Kindle上買來的兩本書,略略以管窺天。

資料來源:
[1] South Korea Looks to Prosper in China While Staying Close to U.S.(Wall Street Journal)
[2] 南韓加碼大陸 快超越日本-經濟日報

你或許想看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重罰3千萬 < 大賺12億,沒在怕的!

我們在2011年10月1日「施行壟斷 要有技巧」一文中,就已經點明,在不具備特殊鮮明個性的產品,如果要一起漲價,「在進行規劃之際,必須先讓精通公平交易法的專家參與,清楚掌握法律風險何在;決定執行方案後…

hTC與印度

2015.7.6 「……宏達電將攜手印度手機經銷商 Global Devices Network 啟動印度製造計畫,然而,不只宏達電,三星、小米、微軟等廠商都將眼光看向印度智慧手機市場,宏達電能藉此起…

內部控制的演進

【第肆章 – 內控基本觀念二】 既然內部控制是一種過程,那麼理論上從人類有群體社會之後就會出現內部控制的事實,比如說如何經營一個初始的家庭或是聚落等等。而在企業活動中,內部控制一詞最早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