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欠債還錢,從來就不是天經地義

2011 年 09 月 25 日

黑道討債,經常亮槍擄人;啫賭成性,逼著豬哥亮從人間蒸發;政府查稅,也動不動祭出拘提管收的威嚇手段。每個來追債的人,口裡念的法號,都不外乎「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真的是這樣嗎?

Well, 我們先舉個例子。台灣有多少銀行當時在賣連動債?在賣的時候,理專根本不管買的人聽不聽得懂,只要賣得出去就是王道,只要賣的夠多自己就有一年豐收。因此,一堆老先生老太太在理專舌燦蓮花之下,就把畢生存出來的定存單給解約,被勸誘改買連動債。最後結果大家都知道,雷曼兄弟一掛,銀行就找盡理由拒絕賠償,欺騙投資人和主管機關說,他們也是受害者。最後呢?被逼著,還不是慢慢談判慢慢賠?能少賠一點就不要全賠。就連在我們祭出毒辣並且地毯式的的法律手段狠K銀行後半年,銀行才終於認輸,我們幫客戶也才拿回七成多。更別提一般不知道武器要如何運用的老百姓要怎麼對抗大銀行?這只證明了一點:因為銀行當年如果一下子就答應全賠,這些原本大賣連動債的銀行都會倒閉;所以,和投資人磨到底才是上策。先hold住不賠,再撐到少賠。欠債還錢,哪兒有天經地義?

另外,從幫企業整理債務的需求觀點看,欠債還錢,也必須附有條件。一旦對這個企業所處的產業鏈作充分的分析後,我們總會發現,有相當部分的債務,暫時欠著不還無妨;有一部分的債務,債主會基於談判策略的設計,最後不得不接受變動後的償債方案。講白了,任何一個財務出現問題的企業,當下如果想要全部處理、當下如果想要一一滿足債權人的追索,以為這樣就可以避免暴力討債的危險或被抓去關,我們的經驗是,絕對下場就是一個字:「死」。除了累死自己之外,又消滅了東山再起的機會,何必?

希臘如果倒債,會讓歐洲大國斷念,也會讓債券持有人重新檢視與這個小國間的投資關係,因此,多有充滿膽氣的智者如此建議。但如果希臘接受歐元區各國政府的條件,結果,就會帶來將來更多的債務與利息負擔,壓力紓解樂在一時,飲鴆止渴痛在後世。

企業經營不也一樣?償債遇到困難,常有的事。別以為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退一步,其實海闊天空。

歐央行不排除希臘可能倒債

2011-09-24  工商時報

【記者蕭麗君/綜合外電報導】

希臘倒債恐怕勢不可免!根據金融時報報導,歐洲央行理事奈特(Klass Kont)接受媒體訪問時首度鬆口表示,不排除希臘無法償還債務的可能性。他是歐洲央行第一位警告希臘可能倒債的官員。此外,希臘媒體也指出,希臘官員已把倒債視為選項之一。

直到最近,歐洲領袖還不斷否認希臘倒債的可能性,不過這樣的官方態度已開始出現微妙轉變。身為荷蘭央行總裁的奈特,在接受荷蘭「金融日報」訪問時坦承,歐洲央行曾經研究希臘倒債的可能性。他還指出,儘管歐元區其他成員國努力拯救希臘,不過卻讓希臘沒有認清到事情的嚴重性。他說「所有努力都是為了阻止希臘破產」,但是他現在已經比幾個月前更加不確定希臘可以躲過違約。

歐盟經濟貨幣事務執委瑞恩(Olli Rehn)周四曾聲稱,歐洲領袖將不會讓希臘債務發生無法控制的倒債,也不會讓該國離開歐元區,但不全然排除希臘倒債的可能。此外,希臘報紙Ta Nea報導,希臘財長韋尼澤洛斯(Evangelos Venizelos)向國會議員表示,解決希臘債務危機有3個選項。第一是歐洲將履行承諾,擴大對希臘金援,第二是希臘政府沒錢還債,被迫無秩序(disorderly)倒債。第三是重建希臘債務,但債權人必須面臨所持債券50%的虧損。

希臘倒債危機愈演愈烈,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也落井下石,周五把8家希臘銀行的信用評等大砍兩級。穆迪指出,希臘財政岌岌可危,加上銀行存款不斷下滑,是他們降等這些銀行的主因。穆迪並把8家銀行信評展望列為負向。遭降等的8家銀行當中,希臘國民銀行(National Bank of Greece)、歐元銀行(EFG Eurobank Ergasias)、阿爾發銀行(Alpha Bank)、Piraeus銀行、希臘農業銀行(Agricultural Bank of Greece)與Attica銀行,信評從B3降至Caa2。至於另外2家銀行Emporiki Bank of Greece和General Bank of Greece則從B1降至B3。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亞力山大 (vii):欠錢倒閉 = 詐欺判刑?

每位當律師的,都遇過當事人提「他欠我$…不還,可以告他詐欺嗎?」這種問題。如果律師昧著專業良心只想賺委任報酬,當然要毫不遲疑地說「一定要告,還要告到底」!然而,這種事情我們實在做不出來;從…

從本地市場談紅色供應鏈

多年來,我們協助客戶在各地市場攻城掠地,再加上本身的併購和投資交易操作,我們對於「本地市場之大小,對商業模式之影響 」這樣的題目是非常有心得的。 台灣現在才在講紅潮來襲,狀似恐慌到不行,又突然間開始憂…

朱敬一:快去土城陪斯文掃地

2013.01.08 當上國科會主委,為了袒護掛羊頭賣狗肉的蛋頭學者,講出「如果三個碳粉匣的錢拿去買一個螢幕都算貪污,以後學術審查會要在土城開了」這種話,我們可以理解。明天起,我們準備發動募款買掃帚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