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向銀行討債:策略決定效果!

2011 年 09 月 19 日

處理連動債的案子,去聯合很多位受害者,再把目標放大(從本來只告一家銀行變成告三家、從原本只告銀行變成加告政府、從原本單一案件三百萬拉高到三億…),其效果有三:

1. 媒體曝光機會增加;但是,
2. 結案時間更長。就算判勝訴銀行要賠,至少拖你個3年!而且,
3. 與銀行的和解成數更低。

怎麼搞的?

死豬不怕燙,銀行的信用早就爛啦,誰怕你告。小編以自己的案子為例,民事、刑事、金管會檢舉三道催命符齊下,不過半年,就讓銀行從一毛不拔到和解賠出七成二,加上在雷曼倒閉前的分紅將近二成,客戶這個投資只損失了一成不到。

所以,我們始終堅持每個案子分開打。原因是,「銀行有的是錢賠你七成,唯一只怕個案變通案」!單一個案賠七成,由於同時還會簽署保密條款,影響程度有限。但若金額大、被告的銀行又不只一家、媒體能見度高,像這則新聞一堆人打集體訴訟還把它變成國賠案件,怎麼保密?這豈不是逼銀行「千萬不要輕易和解」嗎?

小編常問自己的朋友說,你打官司,到底是要「賭錢」還是「賭氣」?賭錢,最好是快快落袋為安;我們建議連動債的投資人都該這樣。賭氣,那就照這則新聞那樣高調嚷嚷吧!

連動債投資人 申請國賠

【經濟日報╱記者陳美君、邱金蘭/台北報導】  2011.09.19 10:18 am

台灣金融史上頭一遭,多達二、三百名的連動債投資人,控告金管會監理疏失、申請國家賠償,金額合計至少數億元以上,法院最近將開庭。

德律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劉緒倫表示,國內銀行跟國外連動債發行機構間存有一些「黑箱」約定,未對投資人揭露,部分銀行甚至超額銷售,都不利投資人。尤其目前還有4,000多億元的連動債投資人契約尚未到期,舊契約投資人權益也應受重視。

金管會表示,連動債風暴後,已處分違規銀行並加強維護投資人權益。

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引發連動債風暴,投資人血本無歸,紛紛控告銀行或向金管會、銀行公會申訴。有投資人不滿政府監督不周,直接告金管會並申請國賠,法院最近將開庭,金管會內部密集準備資料。

將金管會列被告案件有好幾件,投資人合計共有二、三百人以上,每人求償金額多是上百萬元,申請國賠金額合計至少數億元。

劉緒倫表示,連動債是相當複雜商品,部分銀行以欺瞞行為銷售,事後規避責任。如連動債連結到五檔股票,最後贖回時不是以五檔股票均價計算,而是用最低檔的股價計算,這些交易條件用很複雜的公式顯示,投資人根本看不懂。

還有,國外發行機構跟國內銷售銀行間有些約定未揭露,其中可能隱含退佣等不利投資人的約定,或一些不為人知的安排,如協助經營權的股權安排等。

有些銀行甚至超額銷售,直接跟投資人對做,如發行機構賣給銀行200萬元,銀行卻賣給投資人500萬元,銀行看中此商品發行者穩賺不賠,自己跳下去大賺一筆,其中300萬元是銀行以自己商品賣給投資人。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亞力山大 (iii):害死它的,不是錢莊…

沒錯,在這個案子裡,放高利貸的負責人,都已經被判刑確定,全部易科罰金了事。 其判決的依據是,刑法第344條「乘他人急迫、輕率或無經驗貸以金錢或其他物品,而取得與原本顯不相當之重利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商務律師 (ii):專業養成篇

我們在去年底聊過,想成為賺大錢的商務律師,菜英文會構成一定程度的障礙(除非英文菜,但是日文不賴…)。 不過,外語聽說讀寫的能力,在協同當事人辦理商務案件上,所占的地位高歸高(直接精確解析相…

州官可以放火、也可以失火。不管怎樣,個資被偷,錯不在我!

「台北市警方指出…因為涉及洩密的員警已接受調查及處分,無法再度追究他們的責任」,我們是很習慣警察犯法就算被抓到也不當一回事,但看了這則新聞,還是很想請教這是哪邊的「台北市警方」。如果伊拉克、利比亞、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