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馬斯克啟示錄:IPO之後的多言多敗

2018 年 09 月 28 日

在TESLA的CEO上個月初發了上頭那則推特之後,美國證管會隨即展開調查,更在美東時間的9月27日,於紐約曼哈頓聯邦法院對他起訴。

U.S. securities regulators on Thursday sought to force TESLA Inc. Chief Executive Elon Musk out of the company he helped get off the ground about 15 years ago, alleging he misled shareholders when he tweeted he had funding for what would have been the largest-ever corporate buyout.

簡單講,SEC認為馬斯克不配當特斯拉以及美國任何一家上市公司的CEO。對其起訴的理由,一句話也說完了:馬斯克所謂「資金已備妥、要用每股$420把特斯拉私有化(買掉現在投資人的持股並下市)」根本就是鬼扯,是證券詐欺,嚴重影響股價,傷害了投資大眾。

這則重磅消息報出後,在NASDAQ的盤後交易,特斯拉跌到每股$277。

TESLA原本就已經夠慘了,Model 3產能一直跟不上,對客戶承諾的交車日期一再往後拖,資金拼命燒,近兩年來還有一堆重要高管出走,諸多華爾街的分析師都認為公司為了支應即將到期的大筆銀行借款,如果不增資就撐不下去。再加上SEC提的這個訴訟,從專家的角度看穩贏(“It’s an easy case,” said Charles Elson, director of the John L. Weinberg Center for Corporate Governa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Delaware. “He said in the tweet he had financing, and apparently he didn’t. … It’s about as straightforward as you can get.”)。一旦勝訴,馬斯克下台,TESLA要增資的希望就更加渺茫,搞不好連活不活得下去都成問題。

在台灣,「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對於上市櫃公司的老闆們的胡說八道護持股價,向來抱持非常寬鬆的態度。儘管證券交易法第155條的第1項第6款,早已明令禁止「意圖影響集中交易市場有價證券交易價格,而散布流言或不實資料」的行為,而再依第171條第1項第1款,對此禁令之違反,應「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但似乎金管和和檢調們,雖然可以輕鬆援引這樣的規定來對付股市名師,卻鮮少用來要求發行公司的大老闆和高管。即便如此,我們還是不時對客戶苦口婆心、耳提面命;公司做得好,恭喜,但真的不一定非IPO不可。因為,上市櫃之後,除非有把握能合法地讓交易量上去、股價上去,否則,光是內控與法遵就能讓你焦頭爛額,更別提萬一「飯亂吃、覺亂睡、話亂講」被抓到,現在還有Elon Musk以及特斯拉的下場,恰恰幫我們上了最好的一課啊。

你或許想看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專利官司,何以漫天喊打?

以我們多年來的臨床經驗,就在這裡和大家分享專利官司漫天喊打的最深層、最根本的原因。 它絕對不是「那家可惡的B公司,侵害了我們A公司的專利」這麼表面的事情。換句話說,就算B公司沒有真正侵害到A公司的專利…

妖孽可滅?? 再談一案建商

追訴法律責任?大家別傻了。 一案建商,遠比消費者、比政府更精於算計,要比奸比賤,我們是贏不了的。 曾有律師投書向媒體表示:「像這種法律責任事沒有時效消滅的問題,就算公司結束了還是可以追究負責人。」 我…

Internet時代—音樂產業和消費者脫勾?

「最近比較煩」的老段以後要幹什麼   「……因為鮮於接受媒體採訪,許多人對滾石老闆段鍾潭的印象仍停留在周華健《最近比較煩》中的這句歌詞之上。 老段說:『互聯網正在摧毀創作者和消費者之間的關聯/我也怕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