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法令遵循律師 (ii):從點線面的觀照,升格看空間與時間

2018 年 04 月 02 日

台大法律培育出了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這三廝從2000年起手把手地整了台灣近20年,也讓無辜的學弟妹全成了笑柄;他們究竟是禍國殃民還是造福鄉里、是遺臭萬年還是留芳百世,社會早有定論,毋庸在此贅言。

重點是,為什麼仿佛念了不少書,坐上大位時所展現出來的無能,竟然和魯蛇沒兩樣?選前眉飛色舞說的一口好菜,等自己掌廚時,端出來的一盤盤,不是沒煮熟,就是有腥臭?

窮本溯源,與台灣的法律養成教育有關。在校四年,憲法民刑法民刑事訴訟法公司票據海商強執… 這些教科書確實得念幾十上百本才能畢業。但是萬變不離其宗,講回法律適用的核心,也不過就是一套「三段論法(大前提、小前提、結論)」的邏輯規則。比方說,假如刑法規定「殺人者,處死刑」(這是大前提),而「張三,2018年3月31日晚上7點在忠孝東路敦化南路口,殺死了一個人」(這是小前提),那麼其行為被套上刑法之後,就會得出「張三應該被判處死刑」的結論

像這樣,各個科目就算念得好,又怎麼樣?且不論台大法律在陳馬蔡那年代尚非第一志願,縱然是頂尖的學生,萬一只耽溺於這種訓練(悲哀地,為了拼國家考試,現況確然如此),充其量也只生得出眼睛緊盯「點與線」的一位位巧匠;其思考維度之低,只能用可鄙可笑來形容,連室內設計師都做不了,能充任公司總經理嗎?別開玩笑了,99.99%的法律人連柴米油鹽醬醋茶業務財務人事內控與資訊系統,這些該從哪兒管起都說不清楚。

所以,讓那種格局的人坐進重慶南路1段122號的辦公室,來為2300萬人謀福祉,想必是緣木求魚。

單單是作為商務律師的,都不能只有那種觀照;我們在讀透各種規範充分掌握三段論法以外,更須能為客戶作出關鍵性思考的,是遠高於法律適用那種謹小慎微之猥瑣,登大堂以至企業經營目標之實現。這種心智上的訓練,必先痛下殺手自毀三觀,再建立各種跨領域的知能。參閱我們以「商務律師」、「科技律師」為題的各篇,即能略窺一二。

難道你以為公司存在的目的,是為了守規矩,設計並執行一套滴水不漏的法令遵循計畫嗎?

法令之違反,不論行為人的主觀上是故意的、不小心的,或連故意過失都沒有,均可能引發刑事、民事或行政法上的責任,依三段論法進行推導,就必須產生一定的法律效果(結論)。只要這個結論,不致於壓倒因違法行為所獲取之利益,那這時作為商務律師的,應該對決策者作出何種建議?最超卓的法令遵循律師,還應該要將該違法會否引發社會上之負評、交易對手之藉機反撲、高管及領導人之去職、公司董事會股東會之責難等危機,進一步作質與量之分析,並且權衡其影響之程度與時間,會否衝擊公司之業務、財務、股價,再同時構思因應之道。

金管會近來言之滔滔的那種法令遵循,根本欠缺格局與層次。搞那些的,全是匠氣沖天的法律人。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川蔡熱線,打破中美僵局

事情發生了兩天,我們都未評論;是因為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大主流媒體,都還沒想明白川普不僅破例接了蔡總統的電話、更主動發了兩則推特的盤算,究竟是什麼。大家放上頭條忙著分析了半天,有講跟沒講一樣。以下為我們的…

亞力山大 (vii):欠錢倒閉 = 詐欺判刑?

每位當律師的,都遇過當事人提「他欠我$…不還,可以告他詐欺嗎?」這種問題。如果律師昧著專業良心只想賺委任報酬,當然要毫不遲疑地說「一定要告,還要告到底」!然而,這種事情我們實在做不出來;從…

網路中立性? 先射箭,再畫靶!

關於美國是否通過Open Internet Order(在台灣較常見的用語是Net Neutrality rules – 網路中立性規則),在美國引爆的爭議不止一端。其中最根本性的,是批評他們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