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ROAS 跟 ROI | 做網路行銷廣告要怎麼看?

2018 年 03 月 20 日

一般人口中在算的 ROI 實際上多數時間是 ROAS ,所以在討論的時候要先定義清楚到底是真 ROI 還是 實際上應該為 ROAS 的(講到這邊都昏頭了)。一般在 AdWords 後台跟 Facebook 後台,多數時間看到的數值是 ROAS。但單純看 ROAS 很容易受到活動跟產品的影響,而且容易會是虛胖的數字。

首先找出你廣告預算的天花板

廣告成效是可以隨著預算調高而等比放大的,但一定有天花板,而這天花板會因為市場規模大小以及你的品牌產品影響而有高有低。 所以廣告預算不要一次下足,而是以 ROAS 或 ROI 為依歸,耐心的一點一點測試,今天下 500 有 5,000 營收,今天花的完,明天就提高到 800 看還有沒有 8,000 營收,有,當然就提升到 1,500 ;沒有就看純利夠不夠,夠,也提昇一下啊!那到 3,000+ 的時候,發現加到 3,500 ROAS 不夠,就固定在 3,200 ROAS 可以在 5 的時候,就不要再想怎麼優化這個廣告了,因為接下來你要優化的是其他的事情。 那過一段時間之後下 3,200 轉不出 5 的 ROAS 之後,不是在那邊想說:為什麼以前都可以有 7~8 ,現在連 5 都不到,很簡單: #因為市場就那麼大 一個產品的可賣量是固定的,你就要換其他的渠道或方式去榨出更多的受眾出來,設更多組廣告組合去找出這個商品還有哪些受眾 ROAS 也可以這麼高,但每個受眾不一定都也是 3,200 ,老話一句:以 ROAS 或 ROI 為依歸,耐心的一點一點測試 不過這時候你要思考另外一件事情:做這個測試的邊際效益到底高不高?說真的: 大多數時間 其實沒必要,3,200 元廣告費,一個禮拜也有 2 萬多元,你可以把這筆預算拿去投資在一些名聲市場的打造上,利用 KOL 的影響去接觸更多的人,沒有必要一定要靠廣告去硬賭啊!廣告大環境競價變貴,你更該思考這方面的事情。

只看 ROAS 也不是不對

當你在喊 ROAS 或 ROI 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你的定價策略跟毛利架構? 很多人在下廣告或是做電商的時候常常陷入 ROAS 或 ROI 的迷思:我一定要 ROAS 多少以上才是好的廣告投放效益(可能是 ROAS > 5 )。但誠如我前面講過的: ROAS 在很多時間都是一個虛榮指標 ,假設 A 公司 ROAS 基本上隨便都是 40 以上,很多人看到 ROAS 40 就覺得是神人等級了,但是你有沒有想過,這個數字是因為來自於他的客單價基本上都是 5,000 元起跳,所以只要我的 CPA 控制在 150 左右, ROAS 一定都可以 40 ,而就算 CPA = 1000 ,我 ROAS 也是可以 40 啊!所以想高客單的作法就容易陷入 ROAS 迷思

而且為什麼要 40 呢?因為這產品的毛利很低,大概只有 7% 左右,所以當我們要算真正的 ROI 的時候, ((4000*0.07) – 100) / 100 = 1.8 才會是正的, ROAS 只要低於 15 以下, ROI 就有會出現負值。

但就算出現負值又怎樣呢 ?廣告就要關掉了嘛?你有沒有想過你的網站跟品牌處於哪個階段,我現在是要會員還是賺錢?你用的廣告渠道是什麼?如果是 Facebook 開新客廣告負值會死嘛?但如果是簡訊、eDM 老客廣告,就算有負值會死嘛? 所以反過來說: B公司 ROAS 只有 2 會不會死?當你毛利今天是 70% 的時候 ((200*0.7)-100) / 100 = 0.4 ,產品還是活的好好的啊! 只要有 4 以上根本就幹翻剛剛 ROAS 40 的產品。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但是這只是思考的初步。兩次都算 ROI 的時候 CPA 都是 100 ,同樣一個月花五萬的時候

ROAS 40,營業額為 2,000,000 兩百萬
ROAS 2,營業額為 100,000 十萬

A公司毛利 7% ,純利抓 1% ,你有 12 萬可以用,扣掉廣告費 5 萬,剩 7 萬的人事管銷哩哩摳摳
B公司毛利 70%,純利就算也只抓 1% ,你有 6.9 萬可以用,扣掉廣告費 5 萬,你只剩 1.9 萬去做人事管銷哩哩摳摳

這時候 A 公司跟 B 公司要想的事情,你搞的懂嘛?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跨境電商的銷售稅:從美國到台灣

我們今年5月的「淺談美國銷售稅爭議」已討論過線上與實體零售商銷售稅課徵之差異,並已述及南達科他州(State of South Dakota)州政府向美國最高法院提起上訴,希望推翻美國最高法院1992…

核決權限表:公司負責人的自保秘笈!

每次只要出現公司經營不善倒閉、無預警停業、掏空之類的消息,輿論總是不假思索地先撻伐負責人。檢調的行動一樣隨之起舞,動輒大肆搜索負責人的住家及辦公處所。昨天公司法的新修正,更把負責人的定義,擴張到幕後老…

整併不是仙丹

宏達電斷尾求生,能否東山再起? 「……光是靠台灣市場是沒有辦法讓宏達電起死回生的。唯一的辦法,也是拯救台灣品牌的方式,就是讓目前台灣幾家主要的智慧型手機廠商進行整併,大家一起重新整合資源,才有機會讓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