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科技律師 (ii):淺談跨界專業

2017 年 09 月 05 日

血淋淋的事實是這樣的:「法律人在全球競爭劇烈之當下,僅僅守著民法刑法民訴刑訴公司票據海商保險這一畝三分地,最多只能餬口」。

(除非中了樂透、有貴人撐持、或是祖上超積德)

我們之前已經多次談到商務律師在法律之外需要另行修習之方向,就趁著科技律師的話題正熱,再聊聊跨界專業這件事好了。

近年來,有些詞被濫用,也用爛了。AI人工智慧、Digital Ads數位廣告、Big data大數據、Fintech金融科技、IoT物聯網、OTT/IPTVCloud Infrastructure雲端架構、分享經濟(聽起來個個震耳欲聾對吧)… 買幾本書來把這些潮名詞讀一讀,再上個幾周在交大清華開的課,是否就能晉身為科技律師,並且發展出事業第二春?

我們也希望事情真這麼簡單。

「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鑑,可以明得失」。

科技的領域太廣,一個人再怎麼聰明、再怎麼努力,都無法全數打包帶走。如果真想成為科技律師,eCOUNSEL的建議,是儘快找一個自己有興趣的項目鑽研下去,先掘深、再延伸。數位貨幣?精準醫療?數位匯流?… 其實都行。究竟選哪個項目,千萬別只往市場潮流去看;自己要有熱情、有動力能持續耕耘至少三年以上,才會有小成。怎麼掘?最簡單的作法,就是先從自己有興趣的那個領域裡,找一家公司(比方說Netflix)開始研究。它最早做了什麼?領導人是怎麼起家的?當時有哪些競爭者?市場反應如何?財務表現又怎樣?後來作了哪些技術或商業模式上的轉向?又遇到了哪些挑戰?它是怎麼過五關斬六將的(還是被砍得七零八落)?它昨天似乎不錯、今天看來也很好、但是明天究竟會怎樣?

大家或許會問,不過這麼點事嘛,為什麼還要持續耕耘三年以上?

正因為得「讀史、識人」。

上頭那每一個潮名詞的背後,都有著翻天覆地的發展軌跡。Amazon是怎樣從網路書店積累到雲端巨擘的?這二十多年來,Bezos曾作過哪些錯誤的決定、又是怎麼創造出讓人瞠目結舌的超高估值的?AWS彷彿勢無可擋,但它真的是第一個把運算與儲存資源虛擬化的產品嗎?李彥宏馬雲馬化騰,是如何靠著共產中國獨特的市場規則而崛起?微博怎麼下去了、而微信怎麼上位了?GoogleAlibaba有沒有靠著侵害他人權利、踩著他人的血汗而自肥?樂視資金的斷鏈背後,究竟是因為賈躍亭的過度擴張、還是無恥的嘴砲與盲目融資?

這些發展,如果你沒能當下跟上,最簡單的解法,就是想靠著商周和天下,來作事後綜觀式的瞭解,對吧。他們的編輯全是講古的高手,和電視名嘴沒啥兩樣,從百慕達三角洲講到UFO再講到Tesla,最厲害之處,就在於能讓你誤以為自己只花了區區一兩個小時(即便那些服務你根本不知頭不知尾)、任何基本功都不必練,也能把那些大題目給搞懂。這類道聽途說、對於領域專業一知半解、純粹為了銷量所擠出來的故事書,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話頭無妨;想作為躋身科技律師的材料,勸你還是趁早打消念頭。

學習這些科技事務,務必要親自使用(現在自組一台PC遠比二十幾年前容易太多了,但你組過沒有?作業系統和應用軟體你裝過沒有?AWS, Azure, 阿里雲和青雲… 都有calculator,你試玩過沒有?)、同時還得不停地汲取夠格的新聞與分析報導、更須謹記「兼聽則明」之理;最後,不論哪個國家的政治人物講話、祭出高大上的科技政策,都別太當真,聽聽就好(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講啥)。

覺得辛苦?那何不考個公務員,捧著鐵飯碗(夠不夠鐵我們不敢保證)到退休?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全球性案例(違反專利法)

【第肆章 – 違法總在不知不覺中 – 案例三】 從上面幾個簡單的例子讀者可以清楚了解到事實上在企業的商業活動當中,動不動就有可能會違反法律,畢竟,企業必須遵守的法律實在是太多了…

聯合行為,避免重罰:幫您解析公平會的辦案方法!

分別被罰1.3億及3.4億的南部和北部的桶裝瓦斯聯合行為案,我們均全程受任參與。因此,我們深知公平會是如何利用民氣、整肅他們認為「調皮搗蛋」的業者的!但是,讓我們非常瞧不起公平會的地方,是那些真正的超…

台清交之外

經常遇到親朋好友或求職面試的年輕人,看我們一方面正經八百地當律師,二方面又多面向投資控股文創和軟體業,就常常問我們「對於升學、就業,要怎麼去選擇」? 我們經常回答得比較冷血:「如果你不是台清交的料,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