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頻遭濫用的搜索扣押…連公平會都來參一咖!

2012 年 11 月 20 日

2012.11.20

 

我們有個第二類電信的客戶。什麼是二類電信呢?最簡單的講法,就是中華遠傳台哥大這種已經佈建龐大骨幹網路「以外的『大哥吃肉我喝湯』的合法中小型電信公司」。比方說,中華可以提供市話和行動通信和ADSL電路,二類電信就只能提供來電答鈴、長途或行動通信節費(像Skype也有拿二類電信執照)或上網(當一個利用既有的ADSL電路的ISP)。而由於電信原本就屬於特許事業,因此不僅像中華這樣的第一類電信要拿執照,二類電信也得向電信總局拿執照,才可以營業。

這家客戶,利用了台哥大網內互打每月提供一定分鐘數免費的方案,申請了數千張SIM卡,又買了很多台可以插上幾百張SIM卡的節費器,讓客戶用室內電話要撥打台哥大的號碼時,先透過專線連至其機房、再由節費器用台哥大的SIM卡撥出。

而由於台哥大也有這種節費方案(當然每分鐘的價格賣得比二類電信貴),所以就訂下了徹底摧毀二類電信的計畫,藉由NCC、電信警察…向檢察官及法院虛構了一堆罪名,進行搜索扣押,把所有的節費器和SIM卡都扣走,一扣就是二年。像這樣的案子,之前就已經被地檢署和法院屢次認定不涉及犯罪,因此本案中偵查庭連開都沒開就不起訴。扣案的節費器及SIM卡,過程中連調查都沒派上用場,最後就依我們的申請發還。

想也知道,二類電信的節費方案,就此與世長辭。二年吃飯的傢伙都被扣在檢察官那兒不能營業,誰還能活得下去。我們提出國家賠償的申請,一再被拒;從行政院、地方法院到高等法院,沒有人敢調查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的胡說八道到底撐腰的人層級到多高,也沒有法官真的想探究台哥大這些公司是否為了繼續壟斷費率而胡說八道亂報案並聯合警察打擊二類電信業者。中華台哥大遠傳等三家第一類電信的老大們,說不降價就不降價,頂多過一陣子配合NCC演出降個零頭,受害的還是全體國民,受益的卻是第一類電信公司的大股東。

刑事局從來不以廉潔著稱,其主任秘書許瑞山,位高權重,更因為明目張膽插股經營包庇賭場而被收押;木件進入了司法程序,但警政署內部的督察系統卻未做內部調查,局長也不調離現職。被這種無賴機關搜索扣押最後甚至地檢署還根本認為本件無庸調查就不起訴確定,這讓無辜被誣陷並且導致停業的善良百姓情何以堪。

搜索扣押的制度被過度濫用並且毫無節制,在我們法界早就不是新鮮的事情。扣押的文件,如果涉及企業研發的成果或業務上不能對外曝光的資料,一定會被視為最高機密,會不會有無恥的公司勾結如刑事局主秘這種貪官利用制度取得情資,來壓制競爭對手,我們實在不能不擔心。現在公平會更透過修法來無止境地擴權,美其名為調查,實際上更可能肇致無法彌補之損害。

企業有鑑於此,更必須對其文書資料之安控,透過資訊系統嚴加設計;否則,一旦研發成果或業務機密被公平交易委員會藉著搜索扣押的名義取得,企業在事後恐怕連討好政府官員也無法劫後餘生了…

 

調查聯合行為 可申請搜索

【2012-11-20經濟日報/記者吳泓勳/台北報導】

立法院經濟委員會昨(19)日審查立委丁守中提案,修訂「公平交易法第27條之2條文」草案,並結合公平會送交行政院版本內容,增加在調查聯合行為、獨占、結合時,為取得重要證物,可向法院申請核發搜索票並扣押證據。委員會決議全案送交院會審查。丁守中表示,油電雙漲帶動百貨齊漲,人民痛苦指數提高,公平會雖然查緝市場聯合行為,但沒有搜索、扣押權利,無法充分掌握證據蒐集,但國外,如英、德、日,對競爭法主管機關,都訂有可向法院申請搜索票的規定。

公平會主委吳秀明表示,公平法正進行全盤修訂,目前修訂版本已通過行政院初審,也包含增加搜索、扣押權,對立委提案「樂觀其成」。他說,市場競爭違法行為逐漸科技化、隱密化,一般行政查緝程序想取得證據更困難,增訂該條文可與國際趨勢接軌,並發揮公平會準司法機關功能。

委員會最後決議,結合行政院初審版本內容,賦予公平會對涉有違反聯合行為、獨占與結合,並對市場造成嚴重影響業者,可說明理由,向法院聲請搜索票,會同司法警察,搜索業者藏置帳簿、文件與資料場所,發現能作為證據事物,可進行扣押。

立委徐耀昌質疑,公平會修法後,是否與檢調機關功能有疊床架屋嫌疑?吳秀明認為不會有此疑慮,公平會執行屬於行政搜索,違法時將處以行政罰鍰,如果涉及犯罪刑事行為,就轉由司法單位處理,真正實務使用將會非常慎重。

法務部也擔心「行政調查」與「刑事偵查」界線不明情況。吳秀明則認為,修法仍堅守「先行政後司法」原則。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頻遭濫用的搜索扣押…連公平會都來參一咖!

2012.11.20   我們有個第二類電信的客戶。什麼是二類電信呢?最簡單的講法,就是中華遠傳台哥大這種已經佈建龐大骨幹網路「以外的『大哥吃肉我喝湯』的合法中小型電信公司」。比方說,中華可…

律師執照 ≠ 鐵飯碗

小編從25歲開始執業,在這行裡打滾了17年,看到不斷湧入的新血,實在不禁為他們一掬同情之淚,多少感慨。 即便是台大政大台北大學(其他學校就更別提了,反正考上律師的比例也是鳳毛麟角),法律系一律不教的科…

商務律師 (iv):再談法律專業與商業

司改國是會議開始至今爭議不斷,據聯合新聞網2017年5月2日報導「前途堪慮」:法官、檢察官爆離退潮,今已有不少基層法官、檢察官因此萌生退意。該報導指出,依法務部及司法院統計資料,今年退休及申請退休的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