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巧取豪奪,借刀殺人又一招!

2011 年 11 月 17 日

這個案子我們仔細研究,的確裡面疑雲滿布,涉及律師以及祭祀公業管理人的操守問題。

簡單講,有A、B、C這3個人共同代表一個祭祀公業(派下子孫有200多個人),和X公司(建商)打官司。A、B、C在訴訟中全部放棄答辯,並對法官講「X公司起訴所主張的事實是對的、X公司所提出的證物都沒問題」(這在民事訴訟法上,就叫「認諾」,就是全面投降的意思),然後等台北地院以94年重訴字第1260號判X公司勝訴。A、B、C更接著表示「我們都放棄上訴」…就這樣,讓X公司拿到土地所有權。對這3個人的操守,有誰不會提出合理的懷疑?再來,A、B、C這三個人共同委任的律師,居然一拿到94年重訴字第1260號判決,就丟盔棄甲夜奔敵營,轉去代表X公司,起訴告那200多人中的1位,要求拆屋還地,這種明白違背律師利益迴避禁止的事情,又怎麼可能會發生?

拆屋還地訴訟中,我們也去資料庫中檢索出相關判決。最早判建商敗訴的台北地院是96年度訴字第3409號、改判建商勝訴的高等法院是98年度重上字第514號、而最高法院則是以100年度台上字第1050號駁回上訴,可憐的祭祀公業派下子孫,拆屋還地,看來在盲目的司法處置下似乎已成定局。

13億祖產遭賤賣 法院成利用工具?

中天新聞  52法庭

台北木柵一個擁有200名子孫後代的鄭姓家族,300多坪土地以大約兩億賤價賣給建商,照理說,應該分配給200多名後代,卻有鄭家人爆料,沒拿到錢,還被迫拆屋還地,問題就出在三名宗族管理員和一名劉姓律師身上,應該幫他們打官司維護子孫們的權益,劉律師竟然轉任成建商的委任律師,反過來強迫他們交出土地,後代子孫痛批,法官沒有道德勇氣,判建商勝訴,他們面臨一連串厄運。

管理人盜賣5億祖產 爆連環官司

〔自由時報   記者林慶川/台北報導〕

在台北市木柵地區擁有市價超過10億元土地的「祭祀公業鄭必陶」,爆發管理人擅賣其中10餘筆價值近5億元土地案,近年來引發包括侵占、詐欺、偽造文書、返還代墊款等多起民、刑事連環官司。

台北地檢署經查,發現祭祀公業管理人鄭宗輝、鄭啟堂擅將土地賣出,並涉侵占款項,日前將2人起訴。

祭祀公業鄭必陶 擁千坪地

「祭祀公業鄭必陶」名下土地,分布在台北市木柵路二段67巷至107巷間,土地遼闊,至少有上千坪之多,記者走訪此處,發現土地附近均已興建大樓,因為爆發管理人非法擅賣土地案,導致官司纏訟。

起訴書指出,祭祀公業曾召開委員會,決議此批土地只能與建商合建,不能賣斷,不過2人與建商洽談後,竟涉嫌以自己及假冒另一名管理人鄭金益名義,跟建商簽下買賣契約書,私下將祭祀公業土地以4億8500萬元賣給「興洋建設公司」。

此起擅賣土地案相當錯綜複雜,原因是早在91年間,鄭宗輝、鄭啟堂即找來「百勝堡建設公司」負責人黃來藩,洽談合建,黃因資金不足,找來「特建公司」合夥,但之後因管委會反對,因此無法履行協議。不過,鄭宗輝當時談買賣時,也是盜蓋另名管理人鄭金益的印章在委任書上,特建公司擔心涉偽造文書罪要求退款,但鄭宗輝、鄭啟堂違約。鄭宗輝、鄭啟堂2人在此事未解決之際,又與「陳建成工程」及「興洋」等公司洽談買賣,也因此引爆建商、管委會提告。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文件管理」是內部控制制度的核心觀念

【第參章 – 搞定內控三】 「文件管理」是內部控制制度的核心觀念 資訊與溝通是內部控制五大要素中的核心要素,而「文件管理」則是資訊與溝通中最為重要之實踐。 人類的知識、常識或是各種人類所思…

ICO.證券交易法.SEC

ICO是近年來許多業者募集資金之途徑,同時也是不少詐騙集團圈錢的新工具。 ICO發行成功,除了在財務上的收穫外,更有機會拓展公司之知名度,創造後續更多新聞曝光及商業合作。近兩年間虛擬貨幣在全球掀起熱潮…

Pearl of the Orient's Struggle

Hong Kong, once the financial capital of Asia, is now struggling with both local economy and the 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