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施行壟斷 要有技巧 法律鉗制 才能躲掉!

2011 年 10 月 01 日

講到這種聯合漲價,我們經辦過的的故事可精彩了(不過依律師倫理,我們歉難透露案情內容)。但是,在此可是苦口婆心,從多年來的經驗中,焠煉出一句金玉良言,奉送給所有商界的朋友:「聯控市場價格天經地義.就怕沒把抓耙仔置於死地!」

大家還記得面板業被美國反托拉斯法整得死去活來吧?奇美、群創、友達裡一堆大大主管,不是被關監牢、就是在訴訟期間被限制出境,慘得要命。誰搞的?除了那家賣友求榮的韓國三星以外還有誰。

這只是個最近的例子。航空公司、DRAM產業…台灣總共被罰了七八億的桶裝瓦斯、汽油、水泥業…全部都是價格壟斷的案子,受調查、判刑、科鉅額罰款。這些案件只要被公平交易委員會抓到蛛絲馬跡,沒有一個不重罰的。但講老實話,政府官員手上的資料從哪兒來?業者彼此間的連繫,怎麼會留下證據?想也知道,主要靠抓耙仔告密,再者就是被扣案的業者間的往來資料、和因為共同利益交換而產生的金錢流向。後面這些實質性的證據之所以拿得到,告密,仍舊是最重要的管道。

我們深切體會企業在重大經營壓力臨頭時,會不得不採取聯合行為以控制供給,並鎖住一定的毛利率;但從宏觀面評論,因為這樣的作業牽涉到多家在水平面有競爭關係的企業,而大家在處理這種事情時,鮮有在事前作好保密規劃的,而只要某家公司的經辦人知道了太多細節、而這個人又頂不住政府反托拉斯部門的疲勞轟炸式調查的話,就像水壩,破了一條縫,下場就是決堤。具體來講,在進行規劃之際,必須先讓精通公平交易法的專家參與,清楚掌握法律風險何在;決定執行方案後,更必須在公共關係層面確保手段能讓媒體視為師出有名,而非目無法紀;在施行時,則更要嚴格監控所有知情的人,讓他們不敢做那種「死道友,不死貧道」的事。辛不辛苦?當然。可不可以大家彼此打一通電話就開戰?不怕重罰、不怕坐牢,當然可以。

二句老話「法律與正義,僅僅偶然重疊,多半無關」、「法律不獎勵好人、不懲罰壞人,只對付鐵齒的人」。想控制市場價格,這確實不符合消費正義,但是法律未必抓得到;可是倘若手段不細膩設計而太過白目,那就是鐵齒,如果再加上抓耙仔跳出來自清,這下場……

味全統一光泉先後調價.公平會追查是否聯合漲

【2011-10-01  中國時報  游婉琪/台北報導】

生乳價格今起開始調漲,鮮奶大廠為避免沾惹聯合漲價之名,由味全首先發難漲八%,統一、光泉則陸續在十月四日、十月十一日調漲。公平會副主委施惠芬說,漲價日期非判定聯合行為單一因素,公平會將持續關注三大廠有無不當影響交易秩序行為,如確實有業者趁機聯合漲價,最高可處兩千五百萬元。

生乳收購價連帶影響鮮乳產品漲價,施惠芬表示,公平會日前已立案調查鮮奶業者有無聯合漲價行為,目前正處於蒐集資料階段。即使業者刻意避開漲價時間,施惠芬說,公平會仍會視生乳收購價、通路行情與業者經營成本等因素,判斷是否聯合漲價。

消基會秘書長陳義智則表示,鮮乳以成為民眾不可或缺的民生食品,假如業者真要漲價,消費者難以抵制,只希望業者能主動向大眾說明調漲原因,公平會也應調查清楚業者漲價的理由是否為真。

他表示,若以生乳收購價漲進八%來看,相關乳製品如奶茶、咖啡、優酪乳,成份中還會有其他添加物,並非百分百都是生乳,因此漲幅不該超過這個標準,否則就容易給人趁機漲價之感。

施惠芬表示,味全、統一及光泉都是鮮乳大廠,在市場上有一定的影響力及地位,呼籲業者遵守公平交易法,否則公平會將處五萬到兩千五百萬元罰鍰。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台大法律,搞殘台灣經濟?!

韓國瑜講「過去三屆中華民國總統都是台大法律系高材生,三個台大法律系總統幹完,台灣經濟和競爭力基本上已經殘廢了」 。 台大法律從我1986年入學的那一屆開始,成為第一志願。不知對韓市長這句話,學長姐和學…

妖孽可滅?? 再談一案建商

追訴法律責任?大家別傻了。 一案建商,遠比消費者、比政府更精於算計,要比奸比賤,我們是贏不了的。 曾有律師投書向媒體表示:「像這種法律責任事沒有時效消滅的問題,就算公司結束了還是可以追究負責人。」 我…

亞力山大 (i):源起

從唐董事長2007年12月9日在維多利亞酒店哽咽宣布停業起,到她和妹妹唐心如同遭刑事判決定讞為止,剛好屆滿4年。停業前,我們擔任亞力山大的律師就有7年之久。這中間,遍歷多少至今仍不足為外人道的過程,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