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看罷工.學談判 (ii):下桌時機

2019 年 07 月 05 日

我們相信這次長榮空服員所敘述的各種苦。但是,早在孫子兵法始計篇裡,就清楚揭示「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無算乎!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這次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在發動罷工之前,由於談判地位之算計不足,一開始即露敗象已如本所前文。大勢已去,而仍以強弩之末試圖挽回顏面,不肯自斷臂膀,更是談判上的兵家大忌。

不論勞工是不是蔡英文心中最軟的那一塊,如果任何人想把談判的勝敗繫於政府願意給出多少同情,那恐怕已經不能只用無知去形容了。聯合報這篇「罷工空姐看不到曙光」的報導,正如同我們一開始對此局客觀之沙盤推演;然而,「勝敗乃兵家常事」,籌碼輸光了必須下桌更是「常識」。難道,棋已經下成這樣,還要「與天爭命」,空想「勝天半子」?

今天的「空服員苦行至總統府」至多也只能讓林佳龍多講兩句「會影響長榮的航權」的空話(長榮怕不怕?小小的新任交通部長敢不敢?我們賭二百份雞排珍奶,長榮的航權絕不因此被拔。這賭注有效至2019年底,發放時間最晚在今年聖誕夜12/24下午五點,如果我們更早輸,將在次日下午五點整兌現承諾;地點在本事務所的門口),但仍舊不會得到長榮航空的熱情迴響,充其量,或許可以換回一些「空氣幣」(比方說,承諾如果2019年損益試算出來仍有盈餘,將照常發年終獎金、並且也將照給優惠福利機票之類的);但是又何奈?工會必須當機立斷,麻醉自己,臉儘管已經全部丟光,仍然得快快認賠下桌,夾著尾巴小跑步離開。否則,等那二千多名交出三寶的空服員只剩下一半之後,日後再想上擂台,讓公眾認可他們具有與航空公司對等談判的地位,就不知是多少年之後了啊!

你或許想看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創業育成? 加速?

近來在台灣,設育成中心或加速器,變成了顯學,連政府都挹注公部門的資源下來一起做。這二個同樣都屬於「幫早期的創業者長大」的概念,彼此該如何劃分,尚非本文重點;在此僅針對我們所觀察到的怪象,略作省思。 現…

鋼琴王子副教授,頭銜拔掉照享受

抄襲論文以求升等這種事,在台灣的高等教育圈裡,不算新聞。我們所熟悉的古典音樂領域裡好消息已經夠少的了,現在又多了陳冠宇這個惡例。身教言教,陳冠宇都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教! 明明整段近2000字毫不保留地…

抽象性案例(獨佔事業)

【第肆章 – 違法總在不知不覺中 – 案例一】 荷蘭商皇家飛利浦電子股份有限公司、日本新力股份有限公司、日商太陽誘電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飛利浦、新力、太陽誘電)分別擁有數項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