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無法.無天.無新聞專業

2013 年 01 月 04 日

2013.01.04

當律師18年,我熱愛我的工作。並不是條條法律都會通往幸福、更不是份份合約都能創造財富。法律的整體,雖是一套極其複雜外人不易懂的遊戲規則,但對具備深度專業的人而言,它卻又是明確而可預期的。

投資IT產業超過10年,網際網路是我的天空。能夠悠遊在法律與IT之間,能夠縱橫跨國商務案件,沒有Internet在彈指間所釋放的自由,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

但是,昨天看到這則新新聞的報導我才猛然驚覺,原來記者不但可以沒有新聞素養,更可以無法、無天、無的放矢。

我從年輕時起就對馬英九一點好感都沒有。他爬上總統大位之前,我也一直告訴朋友,馬之能,充其量僅能在中南海頂個清官,面對台灣這種政經挑戰,他只會兵敗如山倒。果不其然,不幸言中。

罵馬英九橫著豎著都可以,但事實就是事實,沒有的事胡說八道亂抹黑,人人得而誅之。

「馬英九被美國法院判賠六億」這則故事並不新,李彥謀八成是在網路上看到的。抓住有新聞價值的事件是每個記者畢生之追求,不過,縱然你想用標題殺人,但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新聞媒體,也必須有能力先進行查證,並且執行double confirmation。不懂法律、不會上Internet爬資料,你就必須等真正的專家出手,再跟進寫評論。李彥謀無知到撰這種稿、新新聞白癡到登了出來,實在駭人聽聞。其蠢天下無敵,謹析述如下:

(1)  沒錯,任何人都可以到美國法院告其他國家的人,但法院在形式上必須先判斷有沒有管轄權及審判權的問題。美國法院不是成天閒著沒事幹,萬一收到個C咖委託了打見錢破帳的三流律師所提出的訴狀,只要確認沒有審判權或管轄權,就會從形式上dismiss(以台灣訴訟法上的概念,叫裁定駁回),根本不會進入實體上的discovery(證據開示)程序,遑論挑選陪審員以及jury trial。走得到判決賠償?門都沒有。

(2)  等這樣的訴訟提起了、而且美國法院也認定自己確有管轄權及審判權,縱然是腦袋不靈光如馬英九,是否真有可能不委託律師應訴,以致於發生缺席判決,就必須經過更小心的求證。所謂缺席判決,引用我國民事訴訟法的概念解釋,是「一造辯論判決」;其概念是,一方提出訴訟上的請求,而他方未自行或委託律師出庭答辯(在此還應注意的是,未出庭、並不等同未提出相關證據資料及訴狀作反駁)。馬英九的腦容量有限不是國家機密,但遇到美國法院的傳票,雖不必當下親自出庭,但也不可能如此白目到不委託律師處理。新新聞如果沒辦法交代消息來源,就只證明自己是本失格的雜誌,丟人現眼之餘,就別再以新聞媒體自居。

(3)  經濟學人只不過譏評馬英九是bumbler,媒體就已遍地報導,像這樣的判決,美國法院公開的資料庫Pacer查不到、紐約南區聯邦法院的網站上查不到、美國主流媒體NBC, CBS, ABC, NY Times, WSJ, USA Today, Chicago Tribune…全都查不到,拿一個不存在「判決內容」譏評馬英九,新新聞與愚不可及的鄉民何異?

(4)  新新聞倘若經過查證,真的有這份判決書,還必須進一步分析這樣的判決能否在台灣法院被依民事訴訟法被承認與執行。民事訴訟法第402條第1項「外國法院之確定判決,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不認其效力:一、依中華民國之法律,外國法院無管轄權者」;用白話文解譯這個條文之規範,就是倘若美國法院真的判馬英九賠六億,但依中華民國民事訴訟法美國法院如果沒有管轄權,那麼我國就不承認其判決效力。在台灣,法院管轄之原理是「以原就被」,亦即原告必須在被告之住居所或侵權行為之發生地對被告提起訴訟。那麼,是馬英九住紐約?還是侵權行為地在美國?如果都不是,就算你在其他國家的法院拿到判決叫馬英九賠六百億,這樣的判決都無法在台灣被承認執行。新新聞提到這可能會有「讓全民埋單」的風險… 根本只是隨著缺乏根據的網評亂起鬨,果真腦殘沒藥醫!

 

NEWS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法律,只是解決問題的手段「之一」!

當一個問題大到社會上多數人都有感覺、並且也陸續採取「反法律」手段來發洩不滿甚或強奪資源時,這個問題,就已經不是靠著法律手段能解決的了的。法律在這個社會上要能發揮功能,必須具備相當多的前提條件;只有法律…

決策.不能以愚蠢的媒體報導為基礎

2013年1月,我曾用無法.無天.無新聞專業一文,痛批一篇新新聞的報導,在事件敘述上未經double confirmation程序、論理判斷上又毫無法律常識。 天下雜誌不讓其專美於前,用了2013年1…

曲解法律 + 恫嚇企業 + 討好選民 = 執政失格!

為了選票討好百姓,無可厚非。但是位居行政院副院長之高位仍無的放矢,我們就無法接受。不懂公平法,一可以不說,二可以請教專家(例如我們),三可以回家K書;就是不准曲解法律、恫嚇企業、討好選民。 我們之前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