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我們

天遠律師事務所

這是一間深研科技與商務的事務所,我們精通產業生態及法律實務,承辦過的案件亦常受社會矚目。

我們小而精,所以慎選客戶。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同時投資管理多家科技公司的主持律師,始終逐一把關每個委任案件,團隊亦時時設身處地,協助客戶以最經濟的手段達成商務目標。 天遠深信,空談法律規定毫無意義!

不准我送錢…但不送行嗎?

2011 年 10 月 19 日

居然有律師同道表示,貪污治罪條例一旦修正、把全部「送賄」的人不管其目的是合法或非法全部都判刑,這樣的條文就能嚇阻行賄…唉,實在不忍心說這些律師太天真。這只表示,大部分的律師都不懂生意人經商的苦楚。我們好好做生意將本求利,對於自己公司在進行的根本本質上就合法的事情,誰願意把白花花的銀子送去給中央或縣市政府官員?

偏偏,相關法律上,有一大堆地方,是留給行政主管機關的判斷餘地、是留給他們去依職權裁量,辦案的時間也是重點。讓你快?叫你等?這中間有多少技巧在裡面,該送錢的不送,惹毛了不該惹的長官,他們在合法範圍內就能讓規規矩矩經商的人生不如死。

徒法不足以自行。以前,為了合法的事情,行賄官員,收賄有罪行賄無罪;如果真修法了,讓行賄的和收賄的一起關,那只有一個結論,就是做生意的人必須透過更精密的洗錢管道把錢送給公務員、公務員也得把錢藏得更巧妙。唉,搞來搞去,只有我們小老百姓最可憐。政府無能約束自己的官員不收錢,就反過頭來欺負小老百姓。

順帶一提,美國在1977年訂立了超級有名的「反國外貪污法案 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就更好笑了,它嚴格要求在美國註冊的企業都不准在國外行賄。結果呢?用膝蓋想都知道,還不就是把必須行賄的錢先洗到外國的某家公司,再透過那家公司去行賄?!台灣的例子會不一樣嗎?只要中間的白手套安排得當,錢還能不送嗎?政府請聽好:最壞的都是你們那邊的人,不是我們這邊的人!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你們吃的喝的都從我們口袋裡出,遇到我們合法的事情待辦你們還敢跟我們伸手,當你們的衣食父母,怎麼會如此之可憐!

扁案效應 不違職務行賄也罰  [2011年 10月14日]

二次金改弊案爆發後,揭開台灣大財團送錢給扁家還可全身而退的醜聞,政府補破網修訂《貪污治罪條例》,增訂不違背職務行賄罪處罰送錢行賄的財團們,最重可判刑3年,另也將在本會期修改財產來源不明罪,提高刑度遏阻公務員收黑錢。

不溯既往財團脫身

《貪污治罪條例》本只處罰違背職務行賄者,但不罰不違背職務行賄者,直到二次金改弊案揭發財團老闆爭食金控大餅,都是靠送錢才順利併購,且因總統職權連併購案都管得到,因此送錢辦事的財團均無法可辦。立院為遏止歪風,今年6月通過不違背職務收賄罪,專門處罰這類送錢行賄者,最重可判刑3年。但因法不溯及既往,二次金改弊案的老闆們全部閃過。

公僕污錢加重刑責

此外,為不讓公務員對貪污收錢心存僥倖,行政院也修改財產來源不明罪,將最重刑度從3年提高到5年,且要求犯貪污罪的公務員只要財產異常增加,需主動交代說明,該法案本會期已送到立法院審議。

律師顏文正表示,這兩條罪的增訂應可嚇阻貪污犯罪。律師陳凱聲也說,新法上路後應會讓想要貪污的人嫌麻煩而不敢行收賄。

你或許想看 

管你哪國的科技新貴,法律之前都是凡人

台灣歷來數不完的半瓶水偽知識份子,鎮日在牆頭草鄉民簇擁下,以為「法律跟不上科技」這種字樣可以印在潮T上,高調狠批自己的政府,動輒舉美國中國當進步的範例,仿佛台灣的年輕世代沒生出馬雲馬化騰趙長鵬黃崢張一…

美.中.港

因為工作的關係,從97回歸前我就常往返香港台北。在那裡,也有一些好朋友,常保持連繫。 香港會走向何處,一直都是我30年來研究美中並密集造訪之際,不時會跳出來的一個邊陲課題。近幾年來,這座驕傲的城市因為…

評Spotify

Spotify 如何設計產品 Spotify 是一個瑞典的精實創業專案,它同時保持著一個很棒的產品交付記錄。他們的產品廣為使用者和藝術家喜愛,並且像病毒一樣傳播開來:他們有超過 2000 萬活躍使用者…

POPO破洞、個資外流,責任全歸駭客?

2013.2.22 表面上看來好像是這樣。 POPO原創市集,是城邦原創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的數位出版平台,同樣由何飛鵬先生擔任負責人。有一位劉姓工程師(在網路上自稱JokerCatz),因為發現了POP…

藥價過低的台灣健保

美國人看醫生拿處方箋,到藥局領藥多半都有自負額 (co-payment),而且金額還不低;一次門診即便只是開給你普通的學名藥一兩種,進了藥局都得噴掉幾十美金,萬一是仍在專利期內的原廠藥或罕病藥就更別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