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罷工.學談判 (iii):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Ivan Liu 商戰謀略


誠如本所最早之預測:長榮全盤皆贏,桃職輸到脫褲。

(一)甲方對乙方及其會員就本次爭議行為,對甲方所為符合法律所定爭議行為之言行,甲方予以尊重。另將遵守工會法、勞資爭議處理法及中華民國相關法律,並不會對乙方及其會員有違反前述法令之行為。

這叫同意「不秋後算帳」啊?!桃職,你們是哪一國的鴕鳥?這段話翻譯成白話文,其實是「你們搞的這一攤如果合法我就認栽了,如果不合法你看我搞不搞你」。等全部空服員都復飛後,大家是以為長榮是請不起百人律師團與教授去支持其「18人擅離職守以及本次罷工係基於違法訴求」之法律見解嗎?輕則記過,重則降調,過三個月應該大家就知道了。

(本文後7/8更新:不必等三個月,「算帳」的威脅已到,UDN報導

「長榮航表示,針對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帶動長榮空服員罷工,對公司造成的若干損失,該公司將依法追訴到底,每日求償3,400萬元,計17日共求償5.78億元,連帶工會幹部也一起告進去。長榮與內部延請的律師磋商後認為,此次罷工,工會提出的首項訴求中,勞工董事一項「於法無據」,長榮將據此力爭,日前已對工會提起非法罷工之訴,並附帶民事求償,即使罷工結束也不會撤回,且沒結果不會喊停」

(二)乙方同意國內航線不得罷工。(三)乙方承諾自本協約簽訂之日起三年內不得發動任何爭議行為。但針對甲方於本協約簽訂日後之行為,經中央主管機關裁決認定違反工會法第35條、團體協約法第6條第1項規定者,不在此限。

這段也用白話講一次「除非我被主管機關判違法,否則這接下來的三年內,不管再怎麼奴役妳們,都得乖乖報到上工」。開宗明義,桃職在空服員心目中的威望,罷工前還有攝氏37度,這份團體協約一簽,根本就是立降冰點以下,跟我們最初預判的一樣。

大家以為長榮那些從來不缺明天吃飯錢的大老闆們,非常在意這二十多三十億的營業損失嗎?不趁這次名不正言不順的機會狠電工會,將來豈非永無寧日?另外,看看昔日財報,2618單季稅後淨損六億、七億、十一億的,歷歷在目。更何況,營業損失之稅後影響,再高也不可能超過其絕對值的1/3,股價跌了反正日後還會漲回來,那又怎樣?但是桃職,你們高高架住的空服員呢,大家是平常不必拿錢回家上養高堂父母的啊?你們當時要的最用力的日支費、勞工董事、禁搭便車,哪樣給你們了?二千多人平白損失了這段時間的薪水、全年的年終獎金與優惠機票….. 將帥無能累死三軍,不正就這個意思?!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 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之,強而避之,怒而撓之,卑而驕之,佚而勞之,親而離之,攻其不備,出其不意。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早在2500年前孫子就已經清楚釋明了,想打仗,誰管你是不是無敵鐵金剛站在正義的一方,不用腦,得到的下場都是活該。你們不必怪社會不同情你們;因為該檢討的,是作戰發起的時機與正當性。

今天是七月七日。1937年,也就是82年前的今天,日本軍隊在北平近郊進行夜間軍事演習,並之後以「一名士兵失蹤」為理由,要求進入宛平城內搜查。當時中國駐軍拒絕日軍的要求,日軍即包圍盧溝橋;日軍就用這個理由,開始炮擊城內。無恥的日本鬼子這個理由當然是「胡說八道捏造的」(而且就算是真的,你說要搜城就搜城啊?),過了八年最後的下場就是廣島長崎二顆原子彈;管他太陽旗下死多少人,全世界哪裡找爹娘去哭?!

言歸正傳。第一,你如果連憑什麼打仗都說服不了別人;第二,你如果連自己與對方的手上武器有多少都算不清楚,戰爭就不是你配發動的。被英國殖民的總督壓迫了近百年從不知民主為何物、之後換成中國共產黨統治,就以為藉著中英聯合聲明可以得到了一丁點民主氣息的香港朋友啊,請想想,再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