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罷工.學談判 (ii):下桌時機

Ivan Liu 商戰謀略


我們相信這次長榮空服員所敘述的各種苦。但是,早在孫子兵法始計篇裡,就清楚揭示「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無算乎!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這次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在發動罷工之前,由於談判地位之算計不足,一開始即露敗象已如本所前文。大勢已去,而仍以強弩之末試圖挽回顏面,不肯自斷臂膀,更是談判上的兵家大忌。

不論勞工是不是蔡英文心中最軟的那一塊,如果任何人想把談判的勝敗繫於政府願意給出多少同情,那恐怕已經不能只用無知去形容了。聯合報這篇「罷工空姐看不到曙光」的報導,正如同我們一開始對此局客觀之沙盤推演;然而,「勝敗乃兵家常事」,籌碼輸光了必須下桌更是「常識」。難道,棋已經下成這樣,還要「與天爭命」,空想「勝天半子」?

今天的「空服員苦行至總統府」至多也只能讓林佳龍多講兩句「會影響長榮的航權」的空話(長榮怕不怕?小小的新任交通部長敢不敢?我們賭二百份雞排珍奶,長榮的航權絕不因此被拔。這賭注有效至2019年底,發放時間最晚在今年聖誕夜12/24下午五點,如果我們更早輸,將在次日下午五點整兌現承諾;地點在本事務所的門口),但仍舊不會得到長榮航空的熱情迴響,充其量,或許可以換回一些「空氣幣」(比方說,承諾如果2019年損益試算出來仍有盈餘,將照常發年終獎金、並且也將照給優惠福利機票之類的);但是又何奈?工會必須當機立斷,麻醉自己,臉儘管已經全部丟光,仍然得快快認賠下桌,夾著尾巴小跑步離開。否則,等那二千多名交出三寶的空服員只剩下一半之後,日後再想上擂台,讓公眾認可他們具有與航空公司對等談判的地位,就不知是多少年之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