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T大戰,誰能殺出血路?

謝侑均實習律師/劉立恩律師 商戰謀略


從美國開始,有線/衛星電視若非區域獨占想換也沒得換,即因月費高、綁約長、服務爛,數十年來遭人詬病不斷。(隨選影視串流平台)興起後,其月費低、隨時可終止、用各種裝置(TV, iOS/Android Pad and Phone, Web)都能隨地收視之特性,大幅加速了剪線(Cord-Cutting)的風潮,其來有自。有線/衛星電視業者面臨用戶數下滑的壓力,現在就連全美三大電視網之一的NBC,也宣布即將推出OTT服務。

華爾街日報今年1/14的 NBCUniversal to Launch Own Streaming Service 文章中指出,NBC將採取廣告支持的免費模式(ad-supported)。現有NBC母公司Comcast及其稍早併購在歐洲的Sky有線電視用戶、以及其他有把NBC的頻道包裹進去其月費方案的有線電視業者如Charter及Cox的用戶,均毋庸另外付費即可使用該平台。

在這之前,除了Netflix、Hulu、Amazon早已站穩OTT戰場以外,AT&T在2015年收購了DirecTV之後也早早推出了DirecTV Now,今年底又將結合旗下的Warner Media和HBO推出新的D2C平台;而Disney+也預計於今年9月上線。這個殺戮戰場,眼見競逐者愈來愈多,決勝點究竟在哪?

大家想過以下四個問題沒有?

(1) AT&T、Comcast加上Charter,已經擁有全美最大的電視付費用戶數。OTT明明看起來就是cable/satellite的敵人,為什麼他們還敢自推,都不擔心cannibalization effect(自我侵蝕效應,即同一業者推出的新商品將會啃蝕自己舊商品的市占或盈利)?

(2) Netflix, Amazon, Hulu似乎已經囊括了最大塊的OTT市場,Comcast這些在有線電視圈裡打滾幾十年、對每家用戶爽收月費美金(以下同)百元上下的老傢伙,搶進來這種月費僅區區十來塊的OTT市場,究竟還有什麼好康能撿?

(3) 三大電視網裡主流的新聞報導與最受歡迎的脫口秀、主流與即時的體育賽事,在Netflix這些號稱有海量電影電視劇的OTT平台上,為什麼幾乎都看不到?

(4) 在OTT業態裡的觀後退訂,是我們在去年此時就已經注意到的現象。那麼,到現在,是否有人把 freemium(由廣告商支持,收視觀眾免費)或pay-per-view(隨選隨付,即只為自己要看的節目付費)模式當成營運主軸呢?這場仗,真的已經打完了嗎?

NBC想抓什麼市場區隔?

數位時代,用「搶賺Netflix財!老牌電視集團也砸金拍原創內容、推影音串流平台」解讀這件事。可惜,其報導失之空泛。Comcast原本就擁有廣大的付費收視觀眾基礎,其2018年的合併營收達940億;而Netflix在美國國內與國際間的收入均約77億,兩相加總不過154億,集團實力孰優?再者,如果Comcast真的祭出freemium模式,由於綜藝、戲劇及電影方面的原創能力,Comcast集團裡原本就有Universal,旗下更有Illumination Entertainment和夢工廠DreamWorks Animation,其提供海量高品質作品予自家平台之能力,無人懷疑;加上其他原本的OTT業者所缺的節目如新聞脫口秀和體育,那麼,在Comcast原本收視戶的基礎上,有沒有可能擾亂Netflix的競爭地位,並緩解cord-cutting的壓力?現在所披露出來的作法,殺傷力夠不夠?

儘管,商業模式之新創與成功,靠的不僅是財力物力,更是人才與靈活變通的能力。Comcast及其他cable業者被消費者多年來罵到翻掉的官僚習氣,倘若也被帶入了自家的OTT,那恐怕也是神仙難救。

原創內容 vs. 授權內容

內容商如NBCUniversal、Disney等等一一踏入OTT戰場,其自家作品有極高之可能性,不再授權給其他平台如Netflix;那麼,倘若原創作品質好但是量不夠,那就勢必墮入觀後退訂的OTT死劫。因此,Netflix要能保持原創作品質好量夠、授權內容又永保豐富,就會成為決勝關鍵了?

2020以後,5G網路將日漸普及,即便透過行動網路,FullHD及4K的傳輸卡頓的機會也將愈來愈低,內容果將真的為王?那抖音或17等直播平台的內容(我們也把這些勉強歸類為原創好了)大家又覺得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