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貧之戰:US vs. China

劉立恩律師 全球視野


US

,基於以美國為中心的資本主義,對外打貿易戰,對內拆除社會安全網。減稅、廢黜歐記健保、要求Medicaid、食物券及租房補貼方案等非現金給與式的社會福利措施之無殘疾受領人必須工作否則即縮減甚至剝奪其給與等等,都是後者的具體實現。

共和黨向來都說美國從1964年開始打的 War on Poverty(脫貧之戰)是失敗的,因此主張應該削減社會福利支出。川普一方面堅持在這個目標上不變,二方面卻以無與倫比的創意,唱出新調子,改口稱「脫貧之戰大體上已經打完、而且打贏了」!

本文不打算用自己主觀看法來否定DJT的新論點。

今年五月間,聯儲會才發佈了一份報告,指出 “4 in 10 adults, if faced with an unexpected expense of $400, would either not be able to cover it or would cover it by selling something or borrowing money.”(萬一遇有需要花到美金400元的意外支出,十個成人裡就有四個沒辦法拿出來,或必須藉由變賣某些財產或靠借貸才能支應)

另外不約而同地,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也在今年五月間提出了美國極度貧窮狀況報告,其中提到 “The United States is a land of stark contrasts… its immense wealth and expertise stand in shocking contrast with the conditions in which vast numbers of its citizens live. About 40 million live in poverty, 18.5 million in extreme poverty, and 5.3 million live in Third World conditions of absolute poverty. It has the highest youth poverty rate in the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 and the highest infant mortality rates among comparable OECD States.”(美國是一塊對比極其強烈的土地。它鉅大的財富以及專業力量,在其為數極多的人民所居住的條件對映之下,突出得令人震驚。在貧窮中活著的,有四千萬人;極度貧窮的,有一千八百五十萬人;還有五百三十萬人,是活在等同第三世界之絕對貧窮的。OECD國家裡的青年貧窮率,美國最高,新生兒死亡率亦同)。

誰的話,比較可信?

看著美國因為川普的英明神武,而瞬間打贏了脫貧之戰,讓我們想到海峽對岸之此刻,正興全國之力,扶貧攻堅。

China

這是習近平所揭櫫之理想,中國要在2020年實現農村全面脫貧。目前,中國國家扶貧標準線,是以每日人均收入RMB6.5元為基礎劃定的;而待在這條線下的,目前還有八千餘萬人,要在所剩不到三年的時間內攜手為數不少懶政無能乃至貪污腐敗的地方官完成此一目標,望似不可能的任務,國際間質疑其成功可能性的聲音也很大。儘管,央視暨各大互聯網入口門戶,這幾年來總在經常性報導感人的脫貧故事… 或是某某農村在黨與組織的血淚奮鬥下終於聽見脫貧百姓的笑聲…

但是,這樣的國家級規劃與宣傳之力度,至少讓我們看見了兩點中國大陸的執政思惟:(1) 共產黨承認國內發展存在著過大的貧富差距,(2) 貧者晉身小康是成功社會不可或缺的目標。

反觀台灣,在被問到鴻海的FII火速在A股審議通過IPO,會不會對我們的本土企業產生磁吸效應時,賴清德的回答是「磁鐵的吸引力是有距離的,不必妄自菲薄」… 「中國把利中政策包裝成惠台,但台灣也是有實力的,要對台灣有信心」。

賴院長在當醫生時,看見病人痛得在地上打滾,會不會溫柔地告訴他「你要相信自己的體質,只要肯勇敢地站起來,就能健康地走出去」?

The 1st step in solving any problem is recognizing there’s one.

要解決任何問題之第一步,是承認確實有問題存在。

〔同場加映〕Aaron Sorkin論到他陷於古柯鹼的那些往事,大概不會被選為好人好事代表。但從他所編導的電影及電視劇裡,卻一次又一次以過人的天賦和努力,讓我們看見他對美國開國元老們在民主及權力分立的崇高理想之忠實信仰,以及對於政治算計的深刻體悟。上頭那句話,是The Newsroom新聞急先鋒第一季第一集裡,主播McAvoy敲響喪鐘式地昭告天下 “America is not the greatest country in the world anymore” 時所講的,誠哉斯言。

川普當選那晚,我在DC,和Airbnb的房東與她的朋友一起在運動酒吧見證這歷史的災難。同一時間,Sorkin也寫了封信給女兒,說 “It’s hardly the first time my candidate didn’t win (in fact it’s the sixth time) but it is the first time that a thoroughly incompetent pig with dangerous ideas, a serious psychiatric disorder, no knowledge of the world and no curiosity to learn has.”(這當然不是第一次我屬意的候選人沒贏,事實上,這已經是第六次。但這卻是首次由一隻「全然無能、帶著危險想法、嚴重精神錯亂、對世界無知、還沒有半點學習心的」豬當選)。

A Few Good Men

The West Wing

The Newsroom

這三部全是Sorkin撼動人心的傑作,DVD發行時我就買了,從頭到尾看過無數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