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rosoft & Uber 的企管案例:認清現實.擺正態度

劉立恩律師 ER講堂


在ER講堂裡,我始終帶著各部門同仁持續讀新聞、讀法律、讀商業模式。Microsoft和Uber這兩家公司近年來的轉變,及其所帶給全球創業者之啟發,雖不致於絕後,但也已近空前。

早從2014起,我們就已多次深度批判Uber,始終認為其經營者之格調很低(儘管其科技創新之處不容置疑);內部之惡質文化就先不論,其對各國法令嗤之以鼻認為只要不隨之起舞就是反科技反創新的態度,根本就只是個自以為是的屁孩。什麼,它估值超級無敵高?從DJT是第一個在登基之前就擁有私人飛機的美國總統、以及KMT也曾手控千億資產每逢選舉還能狂砸髒錢買票看來,有錢似乎未必買得到有風骨有氣節的人的尊敬吧。

結果,Uber果如我們最早的預言,這輛IT計程車一直撞牆。在日本,搞有償載人的服務,卻不掛營業車牌,司機也沒有職業駕照,被判違反道路運送法。在南韓,Travis Kalanick(Uber的前CEO)甚至被檢察廳起訴,用未登記的司機和未註冊的私家車提供計程載客服務。在法國,以組織非法計程車運輸服務為理由,巴黎刑事法院判決Uber非法運輸,並認定其歐洲與中東的業務主管以及法國經理有欺詐性商業行為,分別科處罰款。在德國,2015年法院的終判是,Uber駕駛未取得合法營業執照、亦未獲交通主管機關授權,更未提供足額保險,違反載客運輸法。義大利與西班牙,狀況幾乎一般無二。在英國除了前述類似狀況履履碰壁外,還加上違反勞工法令。「成功」的新創公司在全球臭名遠播,的確讓人一新耳目。

但是,Kalanick在去年總算因為公司爆出一連串之醜聞而被趕下台(性騷擾、竊取對手營業機密、使用自行研發之”Greyball”系統來對政府進行之營運稽查施詐...),換上了伊朗裔的Dara Khosrowshahi,終於擺正了經營者的態度,丟開了中二生的「法律跟不上科技」的思惟,真正從法遵角度出發,大幅翻修其於各國與乘客暨與司機間的契約模式。做生意,就算腰不軟嘴不甜常打擦邊球也就罷了,總不能整天明擺著與法令對幹吧?

至於Microsoft這家老字號就更不消說了。大凡熟知其當年始終落後於市場之技術、與盲目可恥之競爭模式的行內人(這裡先不計入被wintel集團綁架的那些三流公司)沒對它有兩句好話的,我們的各家公司內部,不論是伺服器或員工電腦裡從CPU到各晶片組再到軟體,能不用wintel的東西就一定不用。這,一直到印度裔的Satya Nadella在2014上台後的一連串等同「自宮」之內部文化及產品思惟變革跌破我們眼鏡為止。微軟居然能認清環境現實、看懂自己所背負的歷史罵名、再推動真正的技術與產品進步,這還真是我從1991開始接觸它的產品並廣泛研究其商業手法以來,頭一次對這家公司從心底發出敬意。

〔同場加映〕川普在移民政策上,成天祭出各種荒誕莫名還動輒遭法院打臉、最後甚至連自己黨羽都看不下去的反人道之管制。看他們笑話之餘,不禁令人想起,都不必提到遙遠的五月花號或愛爾蘭傳統了,DJT是不是忘了Ivana(捷克)和Melania(斯洛伐尼亞)是打哪兒來的啊?他是不是也忘了,這幾年來救活Uber和Microsoft的大頭目好像也不是土生土長的白種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