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我價值實現之崇尚:從美國”六四”的「一塊小蛋糕」說起

劉立恩律師 全球視野



眾所周知,大家常掛在嘴上的piece of cake(一塊小蛋糕),這文字背後代表的意思是「喵的,那也能算件事兒嗎」。

今天六月四日,在台灣和香港談的是「29年前的那個六四」;但同一天包括紐時華郵華爾街日報在內的大多數美國主流報紙頭版頭,卻真的全在報導「一塊蛋糕」的事。Colorado的一位糕餅師傅Jack Phillips,在2012年時,拒絕接受一對同性戀人(David Mullins and Charlie Craig)結婚蛋糕之訂製委託;拒絕的理由很簡單:他是基督徒。他主張,因為自己的宗教信仰不允許同性戀,他不願意以自己的雙手所製作的蛋糕對同性婚姻表示支持。

這塊蛋糕的爭議,居然一路打進聯邦最高法院,還受到全美熱切關注。在科羅拉多,由於州法要求居民不得基於任何人的性取向,對其作出岐視性的待遇,所以Jack Phillips屢戰屢敗(Gay rights groups argued that same-sex couples are entitled to equal treatment from businesses open to the public 同性平權團體的立論基礎是,同性伴侶有權要求任何開門做生意的商家給予平等之待遇),但是他誓死不服,官司就這樣上了聯邦最高法院,他也終於拿到了7票對2票的勝利。從此以後,這種爭訟之路大開,美國占人口多數的基督徒,更會以各種望之儼然的理由,悍拒同性戀者於門外,後者當然也不可能善罷干休;兩邊陣營戰火升高的煙硝味,就從六四這一天起傳開。

本文不打算評論誰對誰錯,我們的重點不在那兒。

不熟習美國文化的朋友,會很難理解這塊蛋糕有什麼了不起,哪值得Jack Phillips花那麼多的鈔票和時間來拼搏。大家可能也在想,David Mullins和Charlie Craig是不是太無聊,不幸遇到這死腦筋的傢伙不肯幫你們做蛋糕,最多罵兩句三字經,跳上車子開個五分鐘再找下一家店不就得了;結果官司一搞打了六年,平常難道都閒著沒事幹嗎。最絕最妙的,是美國各大報,就算覺得1989年的天安門事不關己吧,但怎麼不把一樣也挺重要還即將在一周後舉行的川金會、川普宣稱他有絕對的「自我赦免權」、或是美國政府所引發G7裡其他六國的公開幹譙以及白宮的態度,給放上頭版頭,卻不約而同地,就盯著那塊小蛋糕?!

這就是「」之極致崇尚啊。在多元發展的美國,我們一方面嗅得到遍地腐臭的金權、狡詐、對立、與貧富差距之無極限,但同時卻仍看得見他們民族性裡可愛的天真、與令人動容之堅持。

在大國角力、無情對撞之下的台灣,年輕的你如果想上位,偶爾,也該把頭探出同溫層與小確幸之外,仔細看看美、中是怎麼回事。如果自己一個人弄不明白,那就想辦法加入eCOUNSEL GROUP的團隊吧,我們手把手的教,幾年下來,你一定會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