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之疑慮與法制建立

陳俐婷律師 法律與你


在新科技帶來金融生態的革新之時,社會中不免產生無法應對之窘迫與疑慮;然而,從現代國家任務已擴及保護人民免於不必要之風險的角度觀之,如ICO這類的新產物,更不能置之不理。

向不特定的多數人公開募集資金,一直是各國高度管制的行為,在我國向來是證交法、銀行法規範的重中之重。但現在,由於虛擬貨幣的出現,透過虛擬貨幣的特殊規則募集資金的行為也隨之衍生,ICO正是現在各國趨之若鶩的新興募資方式。

所謂的ICO,就是創業者會從投資者處取得法幣、以太幣等之有價資產,並將其所發行之虛擬貨幣出售予投資者。這個方式可以免除許多傳統出賣股權方式的成本,同時也與傳統方式之規範對象有別。現在甚至有所謂的SAFT (simple agreement of future token),投資者不僅當下未取得token,其本質上亦非股票,這意味著投資者無法對公司獲利主張任何權利,也沒有投票權能影響這間公司。在美國已有許多公司聲稱他們採用這個方式,募集相當可觀的資金,其中也包括專營投資的基金。

當投資者買了token的權利,並且期待日後能用更高的價格賣掉這些token時,這些token有時還不僅是一種投資,因為此時token有「實際功能」,可以用來換得新創公司的服務,跟過去的token讓消費者可以搭地鐵跟巴士一樣。

但很明顯地,這是許多現代國家的「法制漏洞」,縱使在ICO最為興盛的美國亦然。主管機關明顯認為這是一個募集資金的方式,但同時也無法擺脫ICO充滿詐欺的疑慮。在這個環境下,ICO的合法性像走在鋼索上,隨時有可能被一陣政府的掃蕩風吹下鋼索。如果政府打壓虛擬貨幣市場或發行ICO之業者,這些虛擬貨幣及其衍生的token,價格亦可能一落千丈。

另外,縱使要加以管制,由於在虛擬的世界,同樣的技術只要進行不同的組合,就可以輕易地進行法律上認定為不同的行為。因此立法者再怎麼對法規範精雕細琢,業者都可以像「猜拳慢出」一樣輕易避開法規。同時,為了促進創新,管制門檻又不能設的太高,這時候,欲進行詐欺的人還是可能刻意進入政府的管制架構中,反過來利用體制作為一種「政府認證」

政府的管制強度與設計固然是一門大學問,但從已經實施管制一年的日本的發展觀察,我們可以非常確定的是,將虛擬貨幣及其衍生的投資方式法制化是無可避免的、且符合國家任務的。因為就在今年四月底,知名日本藝人Gackt所主持的ICO計畫「Spindle」,原本預計在5月1日在千葉大型展覽專用會館「幕張展覽館」邀請AppBank董事長、Roger Ver等人舉辦虛擬貨幣活動,卻因報名者達到會場容納人數的四倍,不得不取消。而這樣的熱潮,居然還是發生在1月虛擬幣交易所Coincheck遭盜當時價值約580億日幣之NEM幣事件之後。顯然虛擬貨幣的疑慮,同樣無法阻止人們投入其衍生的ICO。

身為科技律師的我們堅信,政府機關對虛擬貨幣及其衍生正反面議題,絕不應視而不見,或任由存心不良之業者乘虛而入。ICO之存在暨國際知名專業投資人的持續加碼、以及瑞士甚至以Crypto Nation作為自我期許,自有其不容否定之價值;但政府若未積極瞭解其實務,並建立必要之規範秩序,斷非金融科技之福、社會與產業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