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技、老式詐欺,誰的錯?

陳俐婷律師 科技微思


本月中,日本警方逮捕7名年紀約在22到24歲間的男性,理由是以假交易騙取644.1枚比特幣。據警方說明,被告們佯稱要以2億日幣向被害人購買當時價值約1.9億的比特幣,被害人雖委託他人與嫌犯「面交」,嫌犯還用行李箱帶著現金以取信被害人,但被害人將比特幣轉到指定的帳戶後,嫌犯卻聲稱比特幣沒有進到戶頭,當場開車落跑,隨後將比特幣在其他交易所以1.74億日幣賣掉獲得現金。這個其他交易所,也在本月因洗錢防制建置不足,遭金融廳命令停業。(參考新聞)

 

虛擬貨幣因其無實體、去中心化的特性,本就被高度懷疑將成為洗錢與逃稅的溫床。在日本,自從去年四月修正資金支付法後,虛擬貨幣交易業者必須向金融廳登記,消費者開設帳戶時也必須確認其身分,但若是虛擬貨幣持有人間自行交易,就成了管制的漏網之魚。這次的詐欺案件,並不是針對虛擬貨幣才會用的手法,卻也彰顯出虛擬貨幣管制體制的重要性。

 

在美國已有部分州對交易業者採取發照式的管制、歐盟已經擬定要求交易業者進行洗錢防制的方向,臺灣的虛擬貨幣交易,則仍在法規真空但主管機關很想把這顆燙手山芋直接埋進地底了事的狀態。在這樣的法規環境下,業者縱使也想積極防制洗錢,把身分確認程序做的跟銀行一樣扎實,仍然被迫同時面對消費者的不滿跟主管機關的刁難。保留帳戶資料或請求確認身分被消費者控訴侵害其個資法權利、刪除帳戶資料又怕遭有心洗錢或逃稅人士利用甚至出了事被檢方起訴為幫助犯,平常想跟實體銀行建立密切的合作關係,願意主動提供資料,還要被金管會暗自打壓,三面不是人。

 

然而虛擬貨幣不會因為交易業者哪天終於被艱困的環境打倒就斷絕。政府機關的消極態度,只會讓虛擬貨幣交易遁入黑暗,更容易遭到惡用。中國豪爽的關閉了虛擬貨幣交易所,有人會相信虛擬貨幣在中國就不交易了嗎?另外,虛擬貨幣價格時有暴起暴落的狀況,以上種種特性,就是3月19、20在阿根廷舉辦的G20會議中,各國達成對交易業者課予登記或發照、確認消費者身分義務的共識的原因。這證明各國都在努力想辦法讓虛擬貨幣能以一個最適當的方式繼續存在。

 

除了本次詐欺案的交易所外,日本在去年四月的修法之後,近期已陸續對不少業者命令停業或採取改善措施。我們可以預估,這類措施在實施相當時間後,應可讓消費者養成在符合管制的平台交易的習慣,政府就能透過維持交易所的環境來打造一個安全的交易市場,這些都是政府可以為促進自由市場及消費者財產安全所做的措施。作為長久耕耘互聯網領域的科技律師,我們真的非常期待政府能有更積極的作為,否則最終倒楣的還是沒有安全交易所可使用的社會大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