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務律師 (viii):商業利益.政治選邊

劉立恩律師 法律與你


eCounsel Group成立迄今,對於全體同仁、伙伴、協力廠商,從不在上班時間或公餘,要求支持任何候選人或政黨。但在信仰上,我們認同一個中國,一個富強、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國。

理由有三:

於【情】,兩岸始終存在斷無可斷的血緣關係與共通之民族情感。以我年近90的父親為例,當年在重慶市一起長大的胞弟及堂兄弟還有多位健在,他們的子女與孫子女一共數十位,每次我們回去省親回來都會想,有哪一種政治上的道理,可以把像這樣遠近房血親的子孫間彼此兵戎相見給正當化?

於【理】,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國,是我們從未改變的主張,中國共產黨從18大以來,同樣揭櫫這樣的核心價值觀,類似之標語在大陸更是隨處可見。這,正是兩岸得以求同存異的最大公約數。雖然對這三項價值之理解、詮釋、與發展進程,兩岸未必一致,大陸現行的作法也未必能得到多數台灣民眾的支持;但是,我們的立憲史,從1912年的臨時約法、到國共兩黨在憲法草案上的協商與爭執、再到1947年公布施行的的憲法以及後續的動員勘亂時期臨時條款及七次的憲法增修,不也是在跌跌撞撞的摸索中前進?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於【法】,憲法及增修條文、與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明文規定中華民國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而毫無疑問地及於海峽兩岸,亦表示兩岸目前是處於「國家統一前」的狀態,再看1991年所頒行之國家統一綱領第一、二條亦揭示「中國的統一,在謀求國家的富強與民族長遠的發展,也是海內外中國人共同的願望」與「目標是建立民主、自由、均富的中國」。縱然國統綱領在2006年遭陳水扁片面宣布終止適用,但他在2000年的就職演說中,不也曾說到「海峽兩岸人民源自於相同的血緣、文化和歷史背景,我們相信雙方的領導人一定有足夠的智慧與創意,秉持民主對等的原則,在既有的基礎之上,以善意營造合作的條件,共同來處理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本人深切瞭解,身為民選的中華民國第十任總統,自當恪遵憲法,維護國家的主權、尊嚴與安全,確保全體國民的福祉。因此,只要中共無意對台動武,本人保證在任期之內,不會宣佈獨立,不會更改國號,不會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會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也沒有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的問題…」

在信仰之外,我們對任何政治人物都沒有期待。靠著選舉坐上位子的,一邊估量著政府資源之有限、一邊又得算計提出哪些政策能催出哪些票,因此總是不斷把以前講過的話吞回去、再把自己的臉給打腫;即便做到這樣,還隨時可能再因為選舉或罷免而被趕下台。這種「流水的官兒」做得了幾年,連自己都說不準,那何必把我們的信念和情緒寄託在那幫人身上?難道沒聽過資治通鑑「君輩倚楊右相如泰山,吾以為冰山耳!若皎日既出,君輩得無失所恃乎」(白話:你以為,那個攀著堂妹楊貴妃的裙帶關係當上宰相的楊國忠,是可靠的泰山;我看他和冰山沒兩樣,太陽出來就化成水啦,那你要怎麼辦)這個典故嗎?

因此,賴清德主張台獨是他自己的事,就像林志玲不跟言承旭復合不干我們的事,是一樣意思。雖有「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之說,但也有一說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萬般都是命,半點不由人」啊?!

往美國看,也一般無二。川普看似勇敢地點燃了中美間的貿易戰火,並且宣稱這種仗容易打,打了也一定贏;然而,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即將面臨期中選舉考驗的共和黨,人人自危,一步步走向被民主黨奪回參眾兩院多數的深淵。如果共和黨丟掉國會,老美現在的烽火式外交、半殘化健保、嚴打之移民、自我中心思想的經濟等引發廣泛爭議的政策又將何去何從,誰說得清楚?

我們認為,隨著這些跳樑小丑起舞,斷非大丈夫所當為。

作為商務律師的天職,是把法律分析發揮到極致,再深度觀察與其生意有關地區的政情與文化,力挺我們的客戶,即便外頭風雨飄搖,也得穩作「鐵打的老爺」。我們不是政治冷感,我們只是精於商業利益永續之計算。在當前世界各國的兩黨或多黨政治裡,展望未來,所看得見的,都是前仆後繼汲汲營營保位權的人;今天來,明天走,既不見風骨與格調,更乏為國為民俠之大者。冰山既然難靠,為客戶與我們自己策劃經營大局,自是eCounsel Group的唯一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