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律師 (vii):我用Amazon的這20年

劉立恩律師 科技微思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對於特定科技領域,從基本原理到應用發展以及各國適用之法令政策,具備理解與分析能力的律師,可以充任預備成為科技律師之見習生。

但是,這位見習生,若未能親自涉獵該領域、復長期與業內專家交流、且實際參與相關的企業之內部運營,那麼將註定只有在外頭搖旗吶喊的份兒。補習九個禮拜就變身為科技律師?這是笑話還是夢話?

1992年進法研所,那時Amazon還沒成立,要買本英美法學的新論述,無敵麻煩。學期一開始,就得向系辦公室借出台灣代理商提供總共區區幾本的catalogue,再仔細研究可能需要買哪些,勾選登記之後,系辦再統一送回代理商報價;如果報出來的價格是我們窮學生負擔得起的,得先繳費,等到學期過了大半,書才到得了手上。這個無效率的陋規行之多年,讓我苦不堪言。

1995年開始當律師,更驚覺在商務領域需要學習的事物太多、變化太快、如果要跟上國際趨勢,顯然比起純粹當個象牙塔裡的研究生還辛苦。同時,跨界法律論述的中文資料太少,當年微軟也不過剛剛首推初版Internet Explorer並與Windows在安裝時直接免費捆綁,來對槓當時已經火紅、但我們得付幾十塊美金才能合法安裝的Netscape Navigator,可以想見,網上自然查找不出太多有用的東西。

所幸,Amazon在成立後不久,就結合了國際物流;下單前使用者都能對書目、書評、選擇性章節詳加預覽,在覺得幸福之餘,我從1998年初就開始拼命在上頭買書,刷卡之後二至三周就能入手。後來,Amazon賣的品項愈來愈廣,如果有東西是台灣買不到的,總隨手上去逛逛,儘管仍有許多電子產品無法直接運出美國境外,反正自己每年總會去個幾趟,到那兒時再買也行。2005年它再推Prime membership,二話不說當然加入,陸續提供出來的各項影音之會員服務一直到晚近的生鮮物流,無不一一把玩體驗。等到國際免費3G漫遊版本Kindle推出時,我也在2009年買下第一台,不論出差去了哪兒,報紙雜誌書籍都能立刻同步。再來的Fire Phone,光看它的特色與訴求模式,就知道大體上很難有前途,但是為了完整測試Prime Video裡metadata的威力,所以還是買了兩台,一台自用一台給我們的product manager玩。自己投入軟體創業15年,第二年開始接觸VMware,但那時公司裡用的只是desktop的單機版,運算效能與資源都極其有限;等到AWS問世二年多之後,我的技術長問能不能用用看,自然毫無懸念,立馬照准,到現在,eCOUNSEL Group裡各個BU仍有續用AWS的,但也有視性價比與服務地區latency之需要而另用uCloud, GCP, Linode等不同雲服務商的。

除了單純作為使用者,對於Amazon的重要發展軌跡,包括早期與競爭對手像是邦諾書店的那個愚蠢的1-Click專利訴訟、以及讓人印象深刻的購併(IMDb, Alexa, CDNow, Kiva, Elemental…),我都儘可能在閱讀第一手報導之餘,再抽空研究其背後的意義,並嘗試探索貝佐斯的思惟。

悠悠20年,Amazon帶給我們在IT領域之啟迪極其鉅大。雖然,單靠這個絕對不足以讓我成為科技律師,但是如果少了這樣的深度接觸,我對於全球電商、雲端虛擬化、及影音串流的發展,勢必相較之下會略顯無感。為文誌之,謝謝Jeff Bezos,也將心得分享給年輕一輩有心嚮往科技領域發展的法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