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講堂:看郵報密戰.論台灣價值

劉立恩律師 ER講堂


上周五晚上在欣欣秀泰影城包場,帶eCOUNSEL Group全體同仁吃麥當勞套餐,看Steven Spielberg執導、Meryl Streep和Tom Hanks主演的The Post(郵報:密戰)。eR講堂向來的主軸是「讀新聞、讀法律、讀商業模式」,因此我們用這部談美國新聞重要史蹟的電影,作為這次講堂的教材。

晨讀The Washington Post、Wall Street Journal以及UDN聯合新聞網,原本就是我多年來的習慣。在貝佐斯2013年用美金2.5億買下華郵之前與後,報導之本質並沒有顯著的改變(除了在他入主後,凡是提到Amazon或Bezos時,常會接著 “Amazon chief executive Jeffrey P. Bezos owns The Washington Post” 這樣的括弧註記,似乎意在告知讀者 ”他的確是華郵老闆,但本文有無失真或偏頗請自行判斷”),依然隨處可見自由主義的批判語調。最常見的,就是從川普勝選前到執政後照三餐對其人格與政策進行夾議夾敘的負評,無怪乎他如此討厭老貝,沒事還順便酸一下Amazon占盡了US Postal Service的便宜。

同場加映:華郵大事記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apps/g/page/national/washington-post-co-timeline/374/

明知必將開罪於尼克森,卻鐵了心揭發美國政府為顧全顏面、無端蹧踐百姓生命與國防預算去打一場歷經四任總統都明知贏不了的越戰這件醜聞,固然是紐時和華郵的發行人及總編輯的新聞專業堅持;而聯邦最高法院以6-3的多數,駁回了行政部門所聲請之禁制令,對於事涉國家機密(Pentagon Papers)之出版,力挺憲法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新聞自由,也同樣令人動容。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srv/inatl/longterm/flash/july/pent71.htm

呃,那這和台灣價值扯得上什麼干係?

請先容我們跳出去看看功守道這部微電影,等等再拉回來正題。在這22分鐘望似幽默的短片裡,我看到馬雲想講的重點只有三個。

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
http://news.wenweipo.com/2017/11/12/IN1711120013.htm

3分40秒「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在技壓群雄之後,馬雲說這做啥?還記得慕容雪村「數百萬正規軍,數百萬武警,數百萬民兵預備役,數百萬公安,數百萬城管拆遷隊,三萬億外匯儲備,外加數不清的坦克大炮核彈頭,武功之高,當世罕見,卻怕菜刀,怕上訪,怕蠟燭,怕聽真話,怕風怕雨,怕花花草草,怕書生,怕盲人,怕老太太,見什麼怕什麼,所謂江湖越老,膽子越小,為之長嘆」。中國政府在治國手段裡,為了極大化安保措施,的確,有時會禁賣菜刀。招致民怨之餘,慕容雪村復以此為笑柄,但是馬雲就輕描淡寫地用這句話,煩請大家高抬貴手,相忍為國;畢竟治理一個十幾億人南腔北調還得時時提防疆獨藏獨造反的泱泱大國,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兒啊。

16分20秒「華山派『出所』」
馬雲踢爆天下英雄可以不當回事,然而萬一「華山派」這三個字後面還加上『出所』二字,就算穿上警察制服的是隻小狗,富可敵國的Jack Ma一樣得退讓三尺。在中國,公權力是不能被挑戰的,行政立法司法的三權分立更是不存在的,無不統攝在為人民服務的共產黨治下。朕不給的,倘若連馬雲都不能要,這樣大家就應該曉得分寸了吧?

16分53秒「文明執法」
在中國式的集權統治裡,馬雲即便這樣震動天庭,使上乾坤大挪移凌波微步,搞到警察同志腿瘸鼻青又臉腫,大家還是可以放一百二十萬個心,他們是不會尋仇報復的,因為共產黨是「文明執法」的;種種私怨譬如昨日死,全部都能擱在一邊。中國人民哪,這是多麼崇高的權力自制啊!

阿里巴巴東施效顰抄老貝,在2016年用美金二億多,買掉香港老字號的South China Morning Post;但是只要看懂馬雲的功守道,大家應該就知道他們那票人圖的是什麼了。紅色中國的偉大無雙,一旦披上了專業新聞英語的外衣加上南華早報之前苦心經營出的聲譽,總該能平衡掉一些西方人的錯誤認知,對吧。

蔡賴這種三流政客,在中國大陸提出一項項的惠台政策之際,黔驢技窮,只能噴出一句句的幹話頑抗。在被問到鴻海旗下的FII(工業互聯網)火速審議過關、即將在A股掛牌乙事,會否對台灣的其他公司產生磁吸效應時,賴清德的回答等同潑皮無賴「磁鐵的吸引力是有距離的,不必妄自菲薄… 並強調中國把利中政策包裝成惠台,但台灣也是有實力的,要對台灣有信心」。從陳水扁到蔡英文,民進黨在台灣早已被看破手腳,與國民黨全無二致,心之所向朝思暮想,永遠突破不了「保位權」這三個字。因此,蔡英文所謂的台灣價值,在這危機四伏的國際環境下應該如何被詮釋,想必連她自己也講不清楚。

不論是尖端科技、軍備戰力、國際關係、經濟前景、市場機會、個人職涯發展…,台灣基本上已經被大陸海放三千里,追無可追。在那些點上吹噓台灣價值,無異於自欺欺人。然而,在全球的華人世界裡,台灣確實擁有一種應該被堅持到底的獨特價值,那就是【言論自由、司法獨立】。中國不待多言,港澳也早已回歸,在新加坡連引證批判死透了的李光耀都得被判刑難怪人民只敢唯唯諾諾。可是瑞凡,即便是傲視當世文明之古希臘,依然二話不說就被強大的羅馬所吞併,台灣縱然天幸擁有這麼一丁點的價值,是否五年十年之後仍能平安保有,尚在未定之天。

回頭再看The Post裡所表彰的超越自身利害為人景慕的Journalism,其成立,以下二者缺一不可:一是華郵深度之新聞專業與道德勇氣、二是法官有權無畏無懼地狠打總統的臭臉。這,是美國曾經被世人稱羨,由其Founding Fathers銘刻在歷史上的立國精神之體現。

台灣的法院,儘管仍有諸多待改善之缺失,但在憲法所保障之獨立審判的實踐上,已非中港澳新加坡這樣的華人社會所能比。可惜的是,談到新聞,我們有的,是不知two-source rule為何物就看圖說故事的聯合天下商周,加上惟蔡老闆與大陸馬首是瞻的中時,與只能讓主播穿短裙露象腿、邀名嘴噴政治口水聊湘西趕屍與不明飛行物、再借行車紀錄器和爆料公社低解析影片和業配偽充新聞的電視台。

華郵的motto是“Democracy dies in Darkness”(民主在黑暗中凋零),誠哉斯言。台灣新聞業墮落至此,除了他們泯滅良心拋棄理想只圖苟延殘喘之外,全民耽溺於弱智化的娛樂也是推波助瀾的主力;另外還有社交媒體拔山倒樹而來的同溫層效應,自然也就更找不出幾位新聞人會執著於有價值之真相的發現和報導。在台灣,出版不必向國家拿特許的版號,新聞撰述不受監管也不必任由政府領導事前審批事後撤職再雙規,因此,這裡確定有的是憲法所捍衛的〔自由〕;可是,我們有〔新聞〕嗎?那這裡的民主,是什麼民主?

借慕容雪村的話作結,我們只能「為之長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