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沒錢買藥的心酸

Ivan Liu 法律與你


對很多美國人來說,看病買藥,是會破產的。從以下華爾街日報文章,可以略窺美國人沒錢買藥的心酸。摘譯如下:

Patients Struggle With High Drug Prices

“even patients with insurance and comfortable incomes are sometimes forced to make hard choices – tapping savings, taking on new debt or even forgoing treatment.”
即便是那些擁有醫療保險和安逸收入的病人,(為了買藥)有時都會被迫作出痛苦的決定:動用積蓄、舉債、甚至放棄治療

“A quarter of U.S. prescription-drug users said was difficult to afford them”
美國拿處方箋的病人中,有四分之一表示很難買得起那些藥

“Drug prices are one of the main drivers of insurance-premium increases… Lowering patients’ share of expensive drugs’ cost would mean even higher premiums…”
藥價是使得保險費被調高的主要原因之一… 為了降低病人對高價藥之負擔,自然需要更高的保險費…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
1. 我們的醫藥已達先進國家水準
2. 我們的健保賠付項目包山包海
3. 台灣的人民隨時隨地都能看病
4. 台灣病人的拿藥比例世界最高
5. 病人之部分負擔額度全球最低

我們的健保當然需要改革。在這樣的制度滋養下,台灣病人的財務負擔之痛苦以全球觀點而言的確低到難以想像、而同時醫護人員在金錢誘因不足的健保賠付基礎上又承擔過高之道德與法律責任。永遠爭論不休的原廠藥(如果要討論,務必請區隔專利過期否)與同成分同劑量同劑型之學名藥的支付標準與健保局之緊箍咒(藥價調查),更是我未來會努力關切的課題。

(編按:第4, 5兩點是基於本所主持律師三年之前所作的研究,數據取自OECD國家之統計報告,如果有誤,歡迎賜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