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務律師 (i):菜英文篇

Ivan Liu 未分類(中文), 法律與你


2012.11.14

前陣子,就業情報網刊出一篇探討流浪律師的文章,引起法界迴響。大意是,現在每年律師錄取一千名,即使法律系學生在畢業之後用了二、三年光陰投下十幾萬元去補習,歷盡千辛萬苦考上律師,也可能:(1) 花很長時間求職,仍舊找不到指導律師、(2) 六個月實習完畢沒有好的工作機會、(3) 自己出來開事務所但抓不到案源,有一頓沒一頓。文中也提到,在大事務所裡承辦商務案件的律師,日進斗金,荷包滿滿,M型化社會也出現在律師界。

這篇文章,一看就知道不是圈內人寫的,連事實的描述也只對了一半;就算是對的那一半,充其量也只是隔靴搔癢。

首先,我們先講律師和錢。錢,是傷感情的東西,卻也是最容易拿來衡量成功與否的標準。

訴訟每一審(以我們律師的講法,簡單說,偵查中算一審、案子到了地方法院算一審、到高等法院或最高法院又都算另一審)的委任,在台北(外縣市會便宜一些),多數非以商務為專業的事務所大致上收取五萬至七萬元。然而,由於為數不少的律師一個月接不到幾件案子,因此就把自己的服務轉向法律扶助基金會(簡稱法扶)。法扶幫助弱勢者取得法律專業協助的初衷值得稱許,但也因而只能給律師相當低限的報酬。偵查中,給一萬五到二萬元;訴訟中每一審也最多不過三萬元。有案子辦有錢收,固然比坐吃山空來得好;但講老實話,要是常常接法扶的案子,律師是不可能向國際打開視野、也別作夢有一天能承接大型商務案件。說得更現實點,當律師,靠這種收入是能活得下去沒錯(只要你肯每天眼睛睜開就一直接案一直寫狀一直出庭…),但一輩子別想過有錢人的日子。

其次,我們來談談,商務律師和錢。

成為商務律師一定賺大錢?大事務所的律師一定過得好?才怪。當然,幾間大事務所,台大法律一定都占最高比例,但也未必台大畢業就進得去。英文好(或是你家世背景關係好),是絕對的加分關鍵。進去之後,會發現事務所多半對客戶「以時計費」而非「以案計費」。也就是說,律師投入在一個案子上總共幾小時,接著就乘以其費率(最低的每小時四千左右,最高的破萬)開帳單給客戶。會不會太好賺?未必。主要原因是客戶出走;即便是大事務所,案件量與整體營收都在下滑,中生代的律師,總是三不五時被合夥人叮嚀,要去外面多走動,想辦法生出業務來…

從李登輝陳水扁到馬英九這幾任總統,已經讓台灣的商業環境每下愈況。外資出走大陸、台資流浪東南亞。商務律師要賺大錢,同樣必須有案源。客戶用腿出走,律師能不能跟著走?很難。原因有二:(1) 英文不夠好:大事務所的律師要舞文弄墨撰寫翻譯英文合約還行,叫他們用流利的英文作商務談判、或演出各種柔軟或強硬的身段、用讓老外感覺不出隔閡的語氣幫客戶搞定比較複雜的生意,就多半沒輒。客戶如果在目的國需要律師,在當地找就好;他們和自己原本在台北的律師間彼此有信任關係固然沒錯,但除非這個律師能幫自己做成一椿又一椿的生意,否則他又不是台灣以外的法律專家,找去何用?(2) 業務能力不夠強:如果不是變成客戶的員工(通稱in-house counsel),那就是出去更大更活絡的新地方(例如北京、上海、洛杉磯…)當律師。首先要經過考試才能取得當地律師資格,這部分還好,畢竟要通過大陸或美國的律師考試,對於會念書的人來講很簡單;但是,就因為簡單,美國滿地都是律師、大陸要通過司法考試還不需要法律系畢業,律師人數亦如過江之鯽。業務能力不好,在台灣都抓不到案源,憑什麼跨過台灣海峽或太平洋就能翻身?大陸律師的英文能力普遍來講不高沒錯,但我一進台大法律系就聽到「大學四年,英文退回國中程度」的講法,因為在台灣念法律系,除非要寫碩博士論文,否則幾乎可以不碰英文書(因為律師考試不考)!這樣看,台灣的律師怎麼會有競爭力?

英文不好,可以當一般律師,但很難成為商務律師。英文讀寫很好、聽說不好,可以當商務律師,但不容易成為掌握好案源的商務律師(沒辦法和國內外客戶自由自在天南地北地聊生意聊他愛的高爾夫球或網球…怎麼有辦法做業務…)。有好案源的商務律師賺大錢、商務律師賺小錢、一般律師在忙得要死掙扎喘息之餘,賺不到太多錢。

我大學生多益平均557分 不具國際競爭力

【2012-10-21  聯合報╱記者陳智華/台北報導】

美國教育測驗服務社(ETS)台灣區最近公布台、日、韓一千大企業招募員工英語能力調查,南韓基本門檻為多益七百分,台灣和日本都是五百五十分;去年多益成績,南韓也遠高於台、日。

ETS指出,調查顯示南韓員工的英語即戰力策略奏效,讓南韓大企業在全球市場競爭中快速崛起。

ETS台灣區代表王星威指出,調查發現,台、日、韓一千大企業招募新進人員的多益成績要求,南韓百分之百都要求英文能力,且門檻為七百分,有的甚至要求八百分,台灣與日本都只要求五百五十分;但台灣只有近兩成八要求多益分數,日本則八成三企業要求英語能力。

ETS之前公布二○一一各國多益平均分數,台灣為五百四十二分,南韓六百廿六分,日本五百一十分,台灣輸給南韓,但贏過日本。

王星威表示,廿一世紀的各國實力,展現在企業國際營運競爭力上,而企業國際化基礎在於做好員工英語能力管理與培訓工作;南韓企業對員工英語要求的積極度高,讓英語能力近年普遍提升,為企業的國際化打下良好基礎。

他指出,台、日、韓企業對員工英語能力的重視程度差異很大,也反映在各國競爭力表現;如以近十年GD P成長率來看,南韓達百分之一百廿四,日本只有百分之四十,台灣則為百分之五十。

王星威表示,以目前台灣大學畢業生平均成績五百五十七分來看,只能勉強符合台灣企業的需求,但不具國際競爭力。

實踐大學講座教授陳超明表示,多益分數五百五十分只達基本英語能力,如果只須講簡單英文、當接待員還可以,但如果當業務人員,參展時要用英文介紹產品「可能就沒辦法」;聽、說、讀、寫都達一定門檻需要七百五十分,達九百分以上就可上談判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