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達 (下篇)

劉立恩律師 法令遵循


【第壹章 – 國內案例三】
讀者若還是對於企業內文件的地位半信半疑,我們可以再來看看博達案的另一部分犯罪事實。在博達所假造的五大代理商應收帳款過高[1],已經逾期且無法用循環假交易收回的情況下,葉素菲與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澳洲聯邦銀行)高層互相串通,設計衍伸性金融商品來掩飾過多的逾期應收帳款。首先,博達先將五家假銷貨代理商的債權賣給CTB AUSTRALIA LTD(簡稱CTB)公司(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的子公司),而CTB所支付的帳款則必須存入博達公司在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的帳戶,之後呢,CTB公司再把這個買來的債權轉賣給一家葉素菲設立的空殼公司AIM GLOBAL FINANCE LTD(簡稱AIM),然後博達公司再用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的帳戶裡面的存款來認購AIM公司發行的應收帳款債券。除此之外,在AIM公司將買進應收帳款債權的款項付給CTB公司之前,博達公司都不得動用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帳戶中的存款[1],而且若是AIM公司或是博達公司發生信用問題時,澳洲聯邦銀行可以以交付AIM公司債券之方式來償還其對博達之存款債務。

總而言之,雖然用這個方法使博達的帳戶上多了一筆金額,卻是一筆受限制的存款,其意義目的在於把實際上不存在的應收帳款債權轉變成為不存在的銀行存款債權,就像說謊的人為了避免真相被發現,而只好「以謊圓謊」,說更多的謊話來掩飾之前的謊話。

這部分又會出現哪些文件?除了上述交易的契約書外,依據[2]公開發行公司取得或處分資產處理準則規定,公開發行公司必須訂定取得或處分資產處理程序,該程序內應該包括如價格決定方式及參考依據等評估程序,而針對公開發行公司的衍生性商品交易也規定必須在處理程序中納入定期評估之方式,所以在博達公司將其虛偽的應收帳款債權賣給銀行、或是後來認購AIM公司的債券都必須經過一定的評估程序,由相關專業人士來出具評估意見,這也是交易過程中會出現的文件。

博達所做的應收帳款契約以及購買衍生性商品契約的不合理之處從契約書就可以觀察出來,數量龐大的逾期應收帳款怎麼會有人以幾乎是原價的價格購買?銀行裡的存款為什麼無法動用?相關專業人士在評估博達處分其資產時應該要發現問題而出具相對應的評估意見書,稽核人員看到契約書也應該可以發現不合理的地方而依此作成稽核報告以便呈報董事會,契約、評估意見、稽核報告都是這裡面有助發現真實的極其重要文件,對於這些文件當然應該要妥善的管理與保存!

我們也必須強調,有鑑於文件的重要性,本書認為企業必須妥善管理其文件,但是並非意味著文件管理是萬能的,搞好文件管理仍有可能發生如博達案般的弊案。文件管理忠實保存文件的功能可以分為事前、事中與事後三個部份,事前嚇阻潛在犯罪者、事中有助於內部稽核單位或外部專業人士發現問題癥結、事後便利檢調單位釐清事實、追究責任。

文件管理之於企業正如同司法系統之於國家,並非有了犯罪訴追之機制就可以將犯罪完全消弭,其功能在於提高犯罪的成本以及其事後被追究責任之風險,文件管理也正就是秉持如此之精神!

參考資料:
1. 約美金5000萬,以九折4500美金萬的價格轉賣給澳洲聯邦銀行。
2. 轉賣應收帳款債權而取得之價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