詐欺罪,沒這麼好用!

Ivan Liu 未分類(中文), 法律與你


看到這則新聞,我們真的有點感傷。

1. 我們是古典音樂的忠實擁護者。音樂系主任召妓,男未婚女未嫁我們沒意見;但夙富名望的老師,居然會這麼宅、遇到女人三兩下就暈船還搞到死去活來,我們就真的不知該笑到捧腹還是哭到嘔吐。

2. 大學系主任還兼研究所所長,法律智能只到小學程度。盼盼出來拋頭露面,不盼男人的錢盼什麼?給她280萬還債,還完債之後她是否「官復原職、舊業重操」,哪兒和詐欺有關?要硬扯有關也行,要對人提告就該準備證據這也該是系主任要知道的常識,證據在哪裡?

刑法339條的詐欺罪,沒像一般人想的那麼好用。大家可能不知道,99%拿這條告人的都會敗訴,因為司法實務上對於「施行詐術」與「發生財物損失」這二者的因果關係要求得相當嚴格,再加上提告的人本身必須舉證,以免動輒就把一般的民事糾纷變成刑事爭訟。

最後我們陪鄭老師聽一首曲子好了,看能不能讓他清醒一點。孟德爾頌 (Felix Mendelssohn) 在西元1830年為了紀念300年前挺身而出、面對羅馬教廷之凌遲仍堅持宗教改革的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寫下他的第5號交響曲。這個樂段 Mendelssohn_Reformation Symphony,以馬丁路德所譜的聖詩 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 (德文,中譯「上帝是我堅固保壘」) 為主題,由長笛先帶出,3個小節之後就帶進了鄭老師最熟悉的單簧管。唉,想想馬丁路德、想想孟德爾頌,再看看鄭老師…

280萬贖身仍賣淫 教授告女模詐欺  兩人互告 罪證不足 均不起訴

【蘋果日報  2011-10-29  呂志明、張欽╱台北報導】

國立新竹教育大學音樂系主任鄭哲男,因為買春認識自稱是平面模特兒的梁姓應召女,多次性交易後對梁女產生好感,還借了280萬元,希望梁女還父債後從良,沒想到梁女卻依舊賣淫,鄭男提告詐欺,梁女反控對方出言「讓妳在平面拍攝業界消失」涉嫌恐嚇,但台北地檢署調查認為罪證不足,均不起訴。

現年46歲的鄭哲男,不僅在國立大學任教,吹奏單簧管(俗稱豎笛)的技術更一流,曾在國內參加過多場音樂會的演出,但因工作繁忙,目前仍未婚。32歲的梁姓應召女,藝名為「盼盼」,自稱是佳麗寶化妝品平面媒體模特兒。

稱為還父債下海

警方查出,去年11月間,鄭哲男因為接到交友電話,點了「盼盼」進行性交易後,開始對她產生好感,除了時常點她外出,還希望對方從良,梁女則告訴鄭男,父親欠地下錢莊300萬元才下海兼差應召。

鄭哲男為了讓梁女從良,去年12月13日匯了280萬元到梁女的帳戶,不料今年1月間,鄭男接到應召站的電話,問他要不要找「盼盼」性交易,鄭男認為這個「盼盼」應該不是梁女,就抱著好奇的心理,與對方相約在台北市安和路上的精品旅館碰面,沒想到出現的還是梁女。 

女反控遭男恐嚇

鄭哲男氣她騙他,要求梁女要為當初借的錢書立借據及本票,但梁女拒絕,鄭男因此提告詐欺,並提起民事訴訟,向梁女求償280萬元及100萬元精神慰撫金,總計380萬元。梁女則反控鄭男當天在旅館恐嚇她「要讓妳在平面拍攝業界消失,100年會有大災難發生。」 

女父確有欠賭債

本案開庭時,梁女避重就輕說自己是良家女,從事平面模特兒工作,經朋友介紹認識鄭哲男,無論法官問她如何接案?誰介紹認識?為何第一次見面就到旅館?她都堅稱是朋友介紹或自己接案,至於到旅館則說是去聊天。不過,鄭哲男出庭時,立刻戳破梁女謊言,直接表明是梁女打電話找他交易,交易幾次後才進而交往,目前2人的民事糾紛還在北院審理中。

刑事部分,檢察官昨以梁女父親真的欠地下錢莊賭債,且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梁女承諾拿了錢就不再從事賣淫工作,另外梁女也提不出證據,證明鄭男確有恐嚇言行,因此對2人都處分不起訴。 

鄭哲男小檔案

★年齡:46歲
★婚姻:未婚
★專長:單簧管、室內樂、管樂團
★現職:新竹教育大學音樂系系主任兼所長
★學經歷:
1983 就讀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曾任該校管樂團首席及指揮
1986 任職於高雄市立交響樂團
1991 考取德國柏林國立藝術大學音樂系,主修單簧管
1997 多次參與國家音樂廳交響樂團定期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