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準國民待遇下走出國際

eCounsel 全球視野


FB
Twitter
G+
Linkedin
Mail

中國大陸對台實施各種優惠政策行之有年,從民進黨執政起,更集中火力直接經營與臺灣民眾的關係,習近平已在十九大工作報告提及,要給臺灣人在大陸學習、就業、創業、生活等同大陸民眾的「準國民待遇」。從中國政府的經營方向看來,看似臺灣人可以考慮離開令人絕望的臺灣,從學生時代就轉而西進,開始以中國國民的身分經營生計。然而,不管是日治時期的向日北進、過去風行的往美東進,或是近20年來逐年增加的朝中西進,不變的都是必須預測前進地點距現在起至少30年後的社會與經濟狀況,作為布局考量。

而中國雖然強勢拔地崛起、威逼美國,來自於相對貧窮內地的移工人口源源不絕的挹注內需與勞動力供給,但觀察歷史,人口紅利對經濟成長的助益終有用罄的一天。又假設兩岸最終和平統一,並且中國政府也向臺灣人民保證「回歸後馬照跑、舞照跳」,甚至更進一步的許下美好願景「打造臺灣成為祖國XX重鎮」,但看看光芒日衰的香港在想想經濟體質本身不如人的臺灣,又令人心懷不安。

究竟該不該早早離開曾是東亞經濟奇蹟、近二十餘年來卻遭國、民兩個爛黨輪流蹧踐的台灣?中國大陸對台灣從青年學子到有工作能力的一群的招安,又能否盡信?中國所給出的「國民待遇」,其真相底蘊又究竟是什麼?

從2010年入獄、最近提前出獄更一度貴為中國首富的國美電器黃光裕、到近年來脫中動作頻仍的李嘉誠、在十九大前夕賣掉大量資產的王健林,這些在中國已經爬到國民待遇以上的貴族,仍然免不了被中國政府出手翻弄。再回頭看看最底層的「低端人口」,一夜之間被逐出蝸居處、流落街頭,即使在北上廣深打拼數十年,仍然只是任人擺佈之螻蟻。從這些不同階層的國民待遇我們可以觀察出,在中國這樣的國家,因法制的不可預測性,對投資、移民而言,雖代表有鉅大的灰色地帶可經營,但同時也意味著用以預測風險的量尺相形模糊。

而我們臺灣人裡想去中國大陸淘金的,早就已經過去了,靠著中國低廉的勞動力、土地或廣大市場成為富豪者有之,散盡家產者亦有之;那些人無待於黨的鉅大宣傳,能去該去的早就過去了。目前作為中國現在懷柔讓利之對象的,都不是那票企業家;這些台灣同胞如果西進就學、就業或投資,是否可能面臨的僅不過是搭上了中國經濟騰飛的末班車,然後在中國式的、較其他國家更巨大的經濟衰退動亂中重重摔下,甚至因為法制保障的不足,在日後兩岸關係生變後遭到清算、成為穩定共產黨政權的犧牲品?我們不敢斷言;但是如何能在掌握機會、與權衡風險間找出自己的定位,就是像我們這樣一個島國,面對當下國民兩黨亂政下的艱難課題。
不論在什麼時代、在任何地區,從投資到營生,根本不變的法則都是趨吉避凶,不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中。對於充滿商機的大國提出的準國民待遇的邀請,我們仍然必須看清長遠時空下中國大陸的風險因子,在風浪變化中套利,但不將身家繫於其中,同時將其他籌碼布局在其他相對安定的地區保護根本,視野足夠寬闊,才能得出最佳的進出國際方案。

參考資料:

「遠見」中國祭出準國民待遇,你要不要

物流停擺、人畜受害:撤離低端人口的北京大清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