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的世襲

eCounsel ER講堂


FB
Twitter
G+
Linkedin
Mail

衛服部統計,在2016年第一季,每十個窮人(低收入與中低收入者)中,就有兩個是未滿十二歲的兒童;若加計十八歲以下的青少年,更占了總貧窮人數近四成《貧窮在世襲 台灣窮二代變多了》

行政院主計總處2017818日公布的2016年每戶家庭收支狀況顯示,每戶五等分位可支配所得差距達6.08倍,收入前五分之一家庭的可支配所得為2,004,165元,後五分之一家庭僅有329,400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貧窮孩童的家庭生活環境、社區環境與學習機會皆不如正常家庭的小孩。貧窮孩童在長期承受這樣的壓力下,極可能會認為自己的努力是「無望的掙扎」,接著與環境妥協,對翻轉未來失去信心,結局就是階級複製與貧窮世襲。美國的經驗,也顯示「過去20年間美國高三學生的SAT分數已出現貧富差距,有錢學生與窮學生的大學入學率差異越來越大,導致窮孩子的經濟流動嚴重受限,成年後更難脫貧。這個落差將使國家陷入階級化,也更容易衍生複雜的社會問題」。1

我們相信,全社會對此應感憂心。貧窮的家庭不應自卑,反而應該積極向社會求助,努力脫貧。窮,並不可恥;但是長期貧窮所帶來的效果,若非餓死,就可能為了生存而鋌而走險。貧窮世襲之存在,是各個環節的失能與失職。教育,曾經被認為是脫貧之途徑;但依目前之高等教育之入學模式,台清交與建中北一女,貧戶子女幾無躋身之可能,更何況,學歷價值之稀釋,早係社會之共見。

復以我們親身的經歷而言,在兩年多前,曾擬略盡棉薄之力,由主持律師派遣特助走遍事務所附近的公立中小學,請校方提供名單, GROUP願意提供10個名額、每名每月6,000元至10,000元之助學金,不須審核成績單、只要求受助者努力跟上學校進度。另外,我們還會提供場地、聘請家教老師為其輔導課業。 但不料每所學校的回應若非「校內沒有這樣的統計資料」、即為「學校沒有人力協助貴公司處理此事」。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這是杜甫淑世之理想。我們沒有那麼大的願力,但仍誠心盼望能以涓涓點滴,試圖紓解貧窮世襲的困境。公立教育系統既然在這件事情上幫不上忙,我們將會自行成立公益法人,全力推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