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務律師 (iii):來自中國的危機

我愛錢、也與陸企往來,但我們絕不作中國鷹犬。

- 拜讀林荷西讓SEO領航員阿物拒絕為百度洗台灣搜尋引擎一文有感 -

我在十幾年前代表客戶公出深圳北京,那是我第一次見識到中國的崛起;不論是人、是物,都在在讓人驚嘆咋舌。之後,一年大概都得去個五六趟,和那兒的中央與地方政府的領導及企業談項目以及各種賺錢的可能性。

這樣,從第一次去開始,兩三年之後,我看懂了。如果不讓我小小事務所立刻開始作重大轉型,將來我將會像台灣每一個有能力的商務律師事務所一樣,甘為中國鷹犬。為什麼?

其實,律師業務,有一種較少對外人提起的特性,就是「Conflict of interests 利益衝突迴避原則」。這件事情在商務律師之間更形重要。舉例來說,A律師事務所裡的某位律師M,接受了X公司的委託辦一個交易,狹義解釋這個原則,凡是和X公司該交易有關的其他公司或個人,都絕對禁止就該交易向A律師事務所裡的「任何一位」律師或顧問或法務人員進行諮詢!這件事情一旦違反,在我們這個行業裡,將引發極鉅額的X公司求償。而這僅不過狹義解釋,真實社會裡,只要X公司夠大、每年給A事務所的錢夠多,此原則都會被放大作廣義解釋;易言之,凡是和X公司不對盤的公司、個人、政府、NPO… 的委託案,A事務所也全部不准接。

這檔事不是中國大陸的錯,凡是待過台灣的中大型律師事務所如理律、國際通商、常在、眾達、萬國、台灣國際專利… 等等較資深的律師,都一清二楚,這不過是商務律師界的國際慣例而已。然而這個原則,一旦適用到陸企或大陸政府(沒錯,世界各國中央及地方政府常常委託商務律師幫他們處理一些棘手的涉外事務),就肯定變調到離譜。他們,一定會用錢、用很多很多的錢,讓我們這些還算有點小小影響力的商務律師,(即便與他們委託的案件無關),不准講真正該講的話、幫真正該幫的企業或個人或政府處理事情。否則,你將和那些誘人的人民幣說拜拜。

在這塊土地土生土長土到掉渣的蔡衍明,他不就在中國暴富之後,回台砸錢蹂躪余老所創辦原來為人尊敬的中時,又用噁心的暴力踐踏我們知的權利嗎?連有錢如他都擺出這副死德性,律師事務所就更別提了,看到大錢時,風骨是給別人去講的。

服務貿易流通加速的挑戰,對台灣所有商務律師而言,會帶來相當重大的衝擊;畢竟,高端的商務律師在企業及政府而言是稀有財,中大型的事務所更沒幾家,搶完了(別忘了前面提到的利益衝突迴避原則的廣義解釋)就沒了。那些平常只會辦殺人放火強盜煙毒詐欺離婚家暴等原本就賺不到太多錢的民刑事訴訟律師(別誤會,沒有瞧不起他們的意思),型早就定了,人數又多,他們本來就碰不到大的商務事件的核心,反而沒差。馬英九這種連水母和鹿茸都搞不清楚的政府,對這個危機根本連想都沒想到。

所幸,我們轉型得早,布局還算巧,不必靠任何一個來自中國的委託案也能活得好。我們不反對與中國交往,但絕對反對馬匪版的服貿。

決策.不能以愚蠢的媒體報導為基礎

2013年1月,我曾用無法.無天.無新聞專業一文,痛批一篇新新聞的報導,在事件敘述上未經double confirmation程序、論理判斷上又毫無法律常識。

天下雜誌不讓其專美於前,用了2013年12月537期的封面故事「Google 愛他 怕他 利用他」來爭相胡說八道。

天下

我們事務所最重視的,就是偕同客戶作成商務決策。台灣政客用了20年,很努力地讓自己成為腐敗和愚蠢的代名詞;所幸雖然中國高新技術產業崛起,但台灣在言論與文化上的多元和我們在決策時所能享有的自由,至少從大中華地區來看,我們依舊在商業環境裡享有相對優勢。

因此,我們堅持新聞媒體必須尊重自己的職務與歷史定位。畢竟,港澳已劃隸中國、我們更不能冀望新加坡,華人要能夠在大陸的威權與和諧之外,藉著新聞報導來參透真相、據以作為決策參考,不靠台灣,還能靠誰。天下雜誌擁有豐厚的資源,理應在內容品質和呈現方式上不斷精進,讓世界驚艷,但它卻不知長進,愈趨下流,朝弱智化發展。王曉玟執筆在2013/12/11出刊的這則關於Google的報導,通篇已經不能僅用膚淺來形容;錯誤百出、罪無可赦。上附照片是該期p.134的部分文字;識者讀畢,想必無不火冒三丈,擬效秦皇,焚其書、坑其儒。

「任何開發Android的品牌、代工公司都必須獲得Google Apps的授權」… 根本是混話一句。請問天下,你說哪家是代工公司?Samsung, htc, Asus, Acer… 除了相較於Android機海而言極小量的Nexus以外,誰出的手機是在幫Google代工?進一步問,你憑什麼講未取得Google Apps授權之手機製造商即不得開發Android品牌?有多少品牌廠,自己開發了外殼、買了面板、裡頭塞進MTK的solutions,就直接去賣Android手機,你知道嗎?加入Google所主導的Open Handset Alliance的中國手機製造廠有華為、聯想、中興、OPPO,但至於魅族、小米、酷派、天語這些年出貨數百萬至千萬支Android的大品牌則照樣未加入,你知道嗎?沒加入OHA的由於無庸遵守相容性協議,因此依然可以利用Android作為OS、又能完全不理會Google Apps的授權問題,你知道嗎?商業上的關係都搞不清楚,拜託這位撰稿員別自稱是新聞記者,以免污辱了這個為知識份子所尊敬的職位。

再者,Android固然是開放原始碼的作業系統,但即便是open source的程式,也有多種授權模式,並不表示任何人想怎麼用就能怎麼用。王曉玟,這是IT業界的常識,您是懂還是不懂?

另外,Gmail, Google Maps, YouTube這些神器,是不是open source的應用程式,天下雜誌究竟瞭解不瞭解?倘非open source、或即便是但在授權上仍有相當之限制,Google自然有權決定授權或不授權,何錯之有?什麼叫「被掌控的危險關係」,這種無知的爛評論都能放進cover story裡,只能證明一件事:天下無大人。

「宏碁就是因為計劃採用阿里巴巴的阿里雲作業系統,而受到了懲罰。Google獲悉後,馬上威脅取消宏碁Google Apps的授權」… 要寫出這種東西,王曉玟若非不念書、就是念錯書。宏碁既然參加了OHA,那麼Android生態系裡相容性(特別是Gmail, Google Maps, YouTube等等)的遊戲規則自然要遵守。Google在解釋這件事情所作的聲明就已清楚表示,任何OHA的成員要參與其他競爭對手的生態系(筆者按:例如,htc和Samsung都參與製造銷售Window Phone的手機,Samsung更自己搞了Bada和Tizen),均不在限制之列。我們沒看到htc或Samsung因為採用了別的作業系統而被Google懲罰,什麼叫「跟Google一刀兩斷,對任何一家代工廠來說都很可怕」,實在聽不懂。

是否加入Google所創造的eco-system,僅不過是IT產業裡的參與者自由意志決定下的產物。同樣,也沒有哪個國家的法律要你非加入OHA不可。媒體報導,當然可以夾議夾敘,但起碼「敘」不能偏離事實,「議」要合乎論理邏輯。不理Google,會活不下去?那麼,拼命抱著Microsoft或Apple的大腿的人,身價十億台幣以上活得好好的比比皆是,天下雜誌不也都報導過?

偕同客戶作商務決策時,我們向來會精準搜尋相關新聞報導、法令規章、法院判例判決、以及主管機關的行政命令及函釋,並整合成executive summary,供企業進行判斷。我們衷心期待台灣的新聞媒體能自重身分,殫精竭慮認真調查,再提如椽大筆,撰寫擲地有聲的文章;否則,有識之士在進行重要判斷前,只能唾棄你們。

募資與Structuring – 也談租稅天堂

我們在接受客戶委託辦理募資案時,第一件和老闆討論的事情,通常不是他們的資產負債和損益、也不是預期的估值,而是structuring – 公司要用什麼架構去接受投資、去擔綱營運。這件事情之重要性與複雜度如果老闆當下不瞭解,將來如果企業做起來(沒做起來的話就不必講了,反正都得準備解散清算破產或是跑路…),要準備上市或被人收購時,還是得瞭解。否則,苦的時候,借高利貸去軋支票、典當家產來付薪水,全把淚水往肚裡吞。好不容易帶領公司走上康莊大道,居然還會被台灣國稅局、美國IRS… 巧立名目、攔路打劫,這種事情,若非原始性格已然溫良恭儉讓、而後天養成又有仁義禮智信,恐怕真的沒辦法接受。

作為真小人,職務上又是商務律師,我們始終都把各種利害算計講在前頭。什麼挺政府、該納的稅就要納的這種話,留給馬英九和其他偽君子去講就好。

投資人的錢,該投到(1)設立於境外(開曼群島Cayman Islands、英屬維京群島British Virgin Islands、薩摩亞Independent State of Samoa… etc.)的控股公司、再以這個外國公司台灣分公司或子公司的模式回台辦理營業登記、還是(2)設立於台灣的股份有限公司或有限公司、或是併行模式?這除了和節稅的考量有關之外,也和投資人的屬性有關係。投資人如果是公開發行公司、或是標到了文化部代管國發基金投資文創機制的VC,(2)會是比較簡單的思考,但也不排除另外置入強制轉換條款,最後換股到境外;而如果投資人不願意讓自己的身分曝光(聽過美國所祭出的全球追稅肥咖條款FATCA吧…),那就得一藏再藏,讓投資人能躲在和美國不簽訂租稅協定的租稅天堂控股公司後頭,你才可能拿得到他的錢。

只要不違法,這麼做有何不可?就算違法,那個政府也得有本事抓到確實之證據,還有很大一塊拼搏的空間。總而言之,我從來不相信哪個國家會在我孤苦無依時好好照顧我,因此你們這些狗官,也別想從我客戶的口袋裡無端搜括金銀財寶。你們拿到手的錢,貪污三成、浪費五成、剩下二成用在人民身上,那還不如我們自己成立基金,實打實搞公益活動。

言歸正傳,這個http://offshoreleaks.icij.org/search還挺有趣的,但準確度不高,參考價值更低。

ICIJ的確做了不少功課,搞出這個資料庫。但是,我用了好幾個百分之百確定的相關ID下去查過,裡面很多資料都已老舊不堪。有的股東早已換人、在原註冊國登記早已變更完成的,ICIJ裡看到的還是先前的資料(而且還有錯)。最近兩三年設立的,我查了六家(登記資料早就從Registrar送回來,連同公證和外館認證文件都在我手上),六家都沒被ICIJ收錄進去。

再講到財富移轉和控制,這個資料庫對於要瞭解相關人等的財富更是毫無裨助。境外公司除了沒有資本額和面額審查的概念(申請人愛怎麼寫,Registrar就怎麼登記)外,連登記本身都可以隱藏實際操盤者,只要在全世界各地的銀行包括台灣都能輕鬆開立的OBU(Overseas Banking Unit 海外金融業務分行)戶頭(只要是個咖,銀行甚至會派專員飛到你這兒來服務)上加註個POA(Power of Attorney 授權書),就能由被授權人(完全和公司股東或董事無關都可以)簽字,隨時把戶頭裡的錢轉匯到世界任何地方,沒有金額限制。再加上,任何一家境外公司存在其他地區OBU裡頭的錢,是US$100還是US$10B,別說台灣國稅局無從查起,就連IRS要查,還得確認該國和美國簽了有效的租稅以及資料交換協定。

最後,設立一家境外公司、以及後續每年要繳的維持費用,不論設立地是開曼群島還是其他… 分別都只需要US$1,000左右就全搞定,這種成本相較於它所能帶來的靈活度,對於我們在進行structuring時,鮮少會列入考慮。

租稅天堂並非一定必要,但也非必然之罪惡。ICIJ這次的力作,以及網民們見獵心喜的反應,在我們眼中… 嗯,也算蜀犬吠日吧…

繼續閱讀…